亢达里尼的梦

 

光的课程的行星九这个级次,就是在开启亢达里尼能量。连很难记得梦的我,都因为能量上升,而做了栩栩如生的梦:

 

梦里,我们原本同属一个社群,却因为意见不同而互相杀戮。梦里没有太多细节,动人的是那真实而细腻的情感(并不是强烈的情感喔!)。在梦里,看着原本认识的人追上来,把另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杀掉;我拉着一个瑜珈课的学生没命地跑上火车,跟学生小声商量着要怎样能摆脱追兵;追上来要杀人的是我的光课学生跟灵气学生,却在最后一刻说倒戈要跟我们一起跑。

 

我印象最深刻的感受,是每一个决定都来不及思考,一踌躇,在梦里就丧命了;一想回头等落在后面的朋友,立刻就连自己的命都不保了。那个时候,没时间说再见,没办法好好告别,立刻就要判断你的朋友能救起来的机率有多高,判断错误就结束了。

 

梦很短,感觉却很长。追赶躲藏逃命中,似乎整个社群、整个文明就在自相残杀中灭亡了。而我们在死去的那一边,进行了一个盛大的谢幕——我们一起完成了一出史诗般的演出,主轴故事就是进行了一整个世代的战乱与灭绝。在死后的世界,我们都是好朋友,并相约下次要在其他的时空中再见面(所以我们这辈子在光课、瑜珈课跟灵气课中重聚吗?)。

 

醒来之后,只觉得在梦里逃难了一生,每天都没有明天,就这样逃难逃难著,逃完了一辈子(一直被我的学生追杀?!),相较于那一生,这辈子根本就跟奖品或度假一样,一醒来觉得好轻松,觉得被追杀一辈子我都能活了,这辈子还有什么难得倒我的(为什么不是我追杀我的学生?!)!

 

有趣的是,梦里的大家,我真的全都认识喔!我们一定认识彼此好久了⋯⋯

 

注:晚上忽然想起来,这梦境超级《薄伽梵歌》的,整个《薄伽梵歌》的剧情差不多就是这样!

 

***

亢达里尼能量上升的另一个特征是「身体是发号施令的大王。」

 

以前超爱吃的麻辣泡面,上回吃完最后一口,身体表示:「我、不、喜、欢。」我就在街边全都呕吐出来了。

 

以前都会撑著熬夜工作,上回又想瞎搞,身体表示:「我、要、睡、觉、了。」于是我立刻昏迷。

 

以前情绪沮丧低迷就会去喝杯啤酒,有点茫的感觉总能让我舒缓过来,上次喝了一瓶黑啤,身体没特别说什么⋯⋯

 

他直接送我一个肺炎。

 

我现在归我的身体统治,他喜欢怎样就怎样,他说了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