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小記。

 

Welcome to India!

 

今天是離開小島、抵達印度的第七天,總算是比較進入狀況。

電腦最後沒有恢復意識,連所有裝置的充電線都全部生鏽故障。只能讓朋友把電腦帶回台灣維修。跟朋友在曼谷機場道別的時候,

我說:「我本來還想在印度寫完阿育吠陀三階的講義咧!想說最後一階的講義在印度寫完,多應景!」

他說:「老天應該是有一些別的事要讓你做。」

我說:「對啊,還好Kindle沒壞,把之前買的原文書讀完好了。」

 

路上隨處有牛羊。

 

到印度的第二天,Kindle就正式也陷入沈睡了。

見了比我先到印度的雅加達同學,聊起裝備通通故障的事,她說:「妳去找我之前上《瑜珈經》的哲學老師上課好了,他在歐洲教吠陀哲學教很久,不知道最近在不在印度⋯⋯」

話還沒講完,她的哲學老師從街角轉出來,我們就在街邊問起老師最近有什麼課,老師:「喔!後天就有《瑜珈經》和《薄伽梵歌》的新班。」

就那麼剛好。

與哲學老師告別之後,友人說:「這比妳自己讀Kindle好多了吧?」

後來才發現那位哲學老師是Mysore知名大儒。

去上《瑜珈經》和《薄伽梵歌》時,就順便跟日本同學、泰國同學和烏克蘭同學問到了烹飪學校和解剖學課的資訊。把旅費都拿去繳學費的代價就是其他地方東省西省。

在這裡彷彿又回到十幾二十歲的少年時代,生活很單純,就是上課,下了課跟朋友喝椰子水、吃飯,聊剛剛上課的內容,聊各自從什麼地方來,為什麼開始練習瑜珈,為什麼來到印度。可是現在又比之前更單純,年輕的時候好多煩惱,為那些煩惱受苦,現在知道生活從來都不容易,充滿挑戰,卻因為更瞭解自己,於是能用單純的心與力量,去面對不容易的日子。

如果電腦和Kindle沒壞,我應該會宅在房間裡工作吧?只能說耍廢一年的計畫被實踐得相當徹底。

前兩天在屋頂廚房跟義大利樓友聊天,發現他也會占星,就一邊吃(他買的)西瓜一邊聊。

 

***

前幾天跟瑜珈同學們一起吃早餐。

我坐下的時候同學們已經聊起來了,一過去我聽見他們說:「那個Eddie⋯⋯」

我問:「你們在說Eddie Stern嗎?」(Eddie Stern是非常有名的瑜珈練習者。)

朋友說:「不是,我們在講演〈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的那個Eddie,他到底姓什麼啊?」

然後我們四個抱頭想了15分鐘想不出來。

#瑜珈人的浪漫就是講到Eddie只會想到EddieStern而不是EddieRedmayne

早餐吃不完,店家用報紙幫我打包,讓我帶回家繼續吃,夠我吃兩餐的份量⋯⋯

新台幣拾壹圓整。

 

***

這裡是個三不五時停電的地方。

下午哲學課前和朋友去吃午餐,我指著菜單說:「我點這個,綜合果汁。」

店員:「No馬蛋,現在停電果汁機不能用,綜合果汁沒辦法做。」

我:「蛤,好吧⋯⋯」

正要開始看要喝香料奶茶還是薑黃牛奶的時候,店員忽然把菜單抽過去看了一下,

說:「想要果汁的話,橘子汁你可以點。」

我心想,該不會是鋁箔紙盒包裝的還原果汁吧?我才不要⋯⋯正想還是選香料奶茶的時候,店員笑出來說:

「因為橘子汁是人工手榨的,停電沒問題喔!」

我:「⋯⋯好啊那來一杯。」

好喝❤️

 

***

哲學課剛下課的時候,旁邊的法國同學Manu忽然指著我筆記上的「cross」說:

「我想老師說的應該是『across』,across the river。」

我才反應過來我寫錯字,笑著說:「對吼!cross是這個!」一邊說用兩手食指比了一個十字架。

Manu笑說:「對對對!」然後很不好意思的一直道歉,說他不是故意偷看我筆記,也不是故意要糾正我的英文,又趕快說:

「我喜歡你的筆記裡,中文跟英文混雜在一起寫,那些複雜的漢字像一顆一顆的寶石,散落鑲嵌在線條構成的英文字中間,於是你的筆記,看起來就像一串又一串的珠寶。」

我大囧,因為我覺得中英混說很low,結果我自己的筆記中英混寫。

我說:「呃,因為老師講的英文我聽得懂,卻不見得能正確拼字,加上我自己的想法用中文寫比較快,所以筆記才混合了兩種語言⋯⋯」

他指著我寫的梵文說:「事實上,你的筆記混合了中文、英文和梵文三種語言。」

大家來鑑定一下,看起來像一串又一串的珠寶嗎?

 

當晚我自己讀著筆記內容,忽然想著我來到印度兩週了。

闖進全英文的哲學課、解剖學課、瑜珈課和烹飪課教室;

第一天搭公車進市區就被摸屁股;

擺脫詭異的印度樓友大叔;

喝椰子水進化到不用吸管,直接整顆捧著灌;

在甜點店裡吃一輪各種甜死的南印點心;

鑽進傳統市集找藍蓮花精油,店老闆送了茉莉精油混香粉手製的枝香,把香粉黏在竹枝上的不是膠水,是蜂蜜;

嘗試了價格非常划算的家庭式按摩,印度媽媽用超多油按我,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油,只覺得被按完之後,我聞起來就像廣式月餅的餅皮⋯⋯

好喜歡這樣,一直向著未知邁進。一定有畏縮躊躇不前的時刻,也有加速奔跑的時刻。

可是「未知」總是這樣閃著迷人的灼灼金光,吸引著我一直前進。

 

***

第一天去上課的時候,遇到一個73歲的日本阿姨,穿著短褲,練到二級的烏鴉,下課之後背著三公斤多的Manduka Pro邀我們去吃早餐,吃完早餐以非常享受的神情抽了一根煙。

她說:「這是我第10年來Mysore了!10年前我心想:『我要練瑜珈,就要練最正統的瑜珈』,所以我什麼都不會,就一個人來這裡找老師上課,一直到現在。」

我希望我63歲的時候,也還有像她這樣的勇氣,自在與優雅。

 

***

228這天,印度跟巴基斯坦的衝突升高。

友人:「欸欸欸,你去倫敦,倫敦就發生恐怖攻擊;你去法國,法國就發生暴動;你現在在印度,印巴緊張到要發生戰爭了⋯⋯

你這名偵探體質是不是在升級?不會在印度破你個人紀錄,從暴動上升到戰爭吧?」

我:「印巴只是關係緊張!沒有打起來!我個人紀錄榮辱事小,戰爭不是好事,拜託不要打起來!」

友人:「也是吼!你這體質再升級下去,我就要聯合大家逼你一直流亡海外、不准回台灣了。要不然你回來,台海有任何狀況,你要負1/3責任。」

現在主要是靠阿拉伯海的孟買和北部的德里比較緊張,按照新聞所說,應該是進入72小時較高規格警戒。我在南部,這裡的外國人跟沒事一樣,目前我們也都很好,早上我也照樣出門喝Masala Chia了。

聽同一棟樓的中國練習者說,今天早上成都飛杜拜的班機,因為航線跨過巴基斯坦領空而被取消,我想被誤擊的機率很低,但是有幾座機場關閉,航班停飛比較麻煩。

衷心希望這件事盡快有良好的解決方案。

 

***

20/MAR/2019。昨天跟朋友聊這次水逆跟滿月的事,晚上讀哲學筆記,看到老師講了跟moon day 有關的建議,跟大家分享。

今天有理由開懷大吃了🌟

 

***

以前聽別人說自己「閉關寫書」、「閉關」幹嘛的,沒什麼具體概念。這段時間就懂了,其實閉關就是沒收入,回去當窮學生或者專心做一件很花力氣的事。

全文用手機編輯完成,比電腦困難很多,噗!

小時候在學校唸書並不快樂,這段時間我真心覺得人家說「當學生很幸福」是真的!我這時候真的有很幸福的感覺。

非常幸福。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