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小记。

 

Welcome to India!

 

今天是离开小岛、抵达印度的第七天,总算是比较进入状况。

电脑最后没有恢复意识,连所有装置的充电线都全部生锈故障。只能让朋友把电脑带回台湾维修。跟朋友在曼谷机场道别的时候,

我说:「我本来还想在印度写完阿育吠陀三阶的讲义咧!想说最后一阶的讲义在印度写完,多应景!」

他说:「老天应该是有一些别的事要让你做。」

我说:「对啊,还好Kindle没坏,把之前买的原文书读完好了。」

 

路上随处有牛羊。

 

到印度的第二天,Kindle就正式也陷入沈睡了。

见了比我先到印度的雅加达同学,聊起装备通通故障的事,她说:「妳去找我之前上《瑜珈经》的哲学老师上课好了,他在欧洲教吠陀哲学教很久,不知道最近在不在印度⋯⋯」

话还没讲完,她的哲学老师从街角转出来,我们就在街边问起老师最近有什么课,老师:「喔!后天就有《瑜珈经》和《薄伽梵歌》的新班。」

就那么刚好。

与哲学老师告别之后,友人说:「这比妳自己读Kindle好多了吧?」

后来才发现那位哲学老师是Mysore知名大儒。

去上《瑜珈经》和《薄伽梵歌》时,就顺便跟日本同学、泰国同学和乌克兰同学问到了烹饪学校和解剖学课的资讯。把旅费都拿去缴学费的代价就是其他地方东省西省。

在这里仿佛又回到十几二十岁的少年时代,生活很单纯,就是上课,下了课跟朋友喝椰子水、吃饭,聊刚刚上课的内容,聊各自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开始练习瑜珈,为什么来到印度。可是现在又比之前更单纯,年轻的时候好多烦恼,为那些烦恼受苦,现在知道生活从来都不容易,充满挑战,却因为更了解自己,于是能用单纯的心与力量,去面对不容易的日子。

如果电脑和Kindle没坏,我应该会宅在房间里工作吧?只能说耍废一年的计画被实践得相当彻底。

前两天在屋顶厨房跟义大利楼友聊天,发现他也会占星,就一边吃(他买的)西瓜一边聊。

 

***

前几天跟瑜珈同学们一起吃早餐。

我坐下的时候同学们已经聊起来了,一过去我听见他们说:「那个Eddie⋯⋯」

我问:「你们在说Eddie Stern吗?」(Eddie Stern是非常有名的瑜珈练习者。)

朋友说:「不是,我们在讲演〈怪兽与他们的产地〉的那个Eddie,他到底姓什么啊?」

然后我们四个抱头想了15分钟想不出来。

#瑜珈人的浪漫就是讲到Eddie只会想到EddieStern而不是EddieRedmayne

早餐吃不完,店家用报纸帮我打包,让我带回家继续吃,够我吃两餐的份量⋯⋯新台币拾壹圆整。

 

***

这里是个三不五时停电的地方。

下午哲学课前和朋友去吃午餐,我指著菜单说:「我点这个,综合果汁。」

店员:「No马蛋,现在停电果汁机不能用,综合果汁没办法做。」

我:「蛤,好吧⋯⋯」

正要开始看要喝香料奶茶还是姜黄牛奶的时候,店员忽然把菜单抽过去看了一下,

说:「想要果汁的话,橘子汁你可以点。」

我心想,该不会是铝箔纸盒包装的还原果汁吧?我才不要⋯⋯正想还是选香料奶茶的时候,店员笑出来说:

「因为橘子汁是人工手榨的,停电没问题喔!」

我:「⋯⋯好啊那来一杯。」

好喝❤️

 

***

哲学课刚下课的时候,旁边的法国同学Manu忽然指着我笔记上的「cross」说:

「我想老师说的应该是『across』,across the river。」

我才反应过来我写错字,笑着说:「对吼!cross是这个!」一边说用两手食指比了一个十字架。

Manu笑说:「对对对!」然后很不好意思的一直道歉,说他不是故意偷看我笔记,也不是故意要纠正我的英文,又赶快说:

「我喜欢你的笔记里,中文跟英文混杂在一起写,那些复杂的汉字像一颗一颗的宝石,散落镶嵌在线条构成的英文字中间,于是你的笔记,看起来就像一串又一串的珠宝。」

我大囧,因为我觉得中英混说很low,结果我自己的笔记中英混写。

我说:「呃,因为老师讲的英文我听得懂,却不见得能正确拼字,加上我自己的想法用中文写比较快,所以笔记才混合了两种语言⋯⋯」

他指着我写的梵文说:「事实上,你的笔记混合了中文、英文和梵文三种语言。」

大家来鉴定一下,看起来像一串又一串的珠宝吗?

 

当晚我自己读着笔记内容,忽然想着我来到印度两周了。

闯进全英文的哲学课、解剖学课、瑜珈课和烹饪课教室;

第一天搭公车进市区就被摸屁股;

摆脱诡异的印度楼友大叔;

喝椰子水进化到不用吸管,直接整颗捧著灌;

在甜点店里吃一轮各种甜死的南印点心;

钻进传统市集找蓝莲花精油,店老板送了茉莉精油混香粉手制的枝香,把香粉黏在竹枝上的不是胶水,是蜂蜜;

尝试了价格非常划算的家庭式按摩,印度妈妈用超多油按我,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油,只觉得被按完之后,我闻起来就像广式月饼的饼皮⋯⋯

好喜欢这样,一直向着未知迈进。一定有畏缩踌躇不前的时刻,也有加速奔跑的时刻。

可是「未知」总是这样闪着迷人的灼灼金光,吸引着我一直前进。

 

***

第一天去上课的时候,遇到一个73岁的日本阿姨,穿着短裤,练到二级的乌鸦,下课之后背着三公斤多的Manduka Pro邀我们去吃早餐,吃完早餐以非常享受的神情抽了一根烟。

她说:「这是我第10年来Mysore了!10年前我心想:『我要练瑜珈,就要练最正统的瑜珈』,所以我什么都不会,就一个人来这里找老师上课,一直到现在。」

我希望我63岁的时候,也还有像她这样的勇气,自在与优雅。

 

***

228这天,印度跟巴基斯坦的冲突升高。

友人:「欸欸欸,你去伦敦,伦敦就发生恐怖攻击;你去法国,法国就发生暴动;你现在在印度,印巴紧张到要发生战争了⋯⋯

你这名侦探体质是不是在升级?不会在印度破你个人纪录,从暴动上升到战争吧?」

我:「印巴只是关系紧张!没有打起来!我个人纪录荣辱事小,战争不是好事,拜托不要打起来!」

友人:「也是吼!你这体质再升级下去,我就要联合大家逼你一直流亡海外、不准回台湾了。要不然你回来,台海有任何状况,你要负1/3责任。」

现在主要是靠阿拉伯海的孟买和北部的德里比较紧张,按照新闻所说,应该是进入72小时较高规格警戒。我在南部,这里的外国人跟没事一样,目前我们也都很好,早上我也照样出门喝Masala Chia了。

听同一栋楼的中国练习者说,今天早上成都飞杜拜的班机,因为航线跨过巴基斯坦领空而被取消,我想被误击的机率很低,但是有几座机场关闭,航班停飞比较麻烦。

衷心希望这件事尽快有良好的解决方案。

 

***

20/MAR/2019。昨天跟朋友聊这次水逆跟满月的事,晚上读哲学笔记,看到老师讲了跟moon day 有关的建议,跟大家分享。

今天有理由开怀大吃了🌟

 

***

以前听别人说自己「闭关写书」、「闭关」干嘛的,没什么具体概念。这段时间就懂了,其实闭关就是没收入,回去当穷学生或者专心做一件很花力气的事。

全文用手机编辑完成,比电脑困难很多,噗!

小时候在学校唸书并不快乐,这段时间我真心觉得人家说「当学生很幸福」是真的!我这时候真的有很幸福的感觉。

非常幸福。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