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繭內斂的醞釀。

 

這次走聖雅各之路,我差不多天天都哭,有時候是快樂的眼淚,有時候不是,比起上次,這次更常常經驗到情緒高漲。走完聖雅各之路,又持續遷徙移動了兩週,最後在水星逆行巨蟹期間在巴黎落腳。

 

。這大約也是我過得最平靜安適的一段時間了。

一個人住在安靜的公寓裡,好好的煮飯,好好的吃,好好的睡覺,好好的作夢與哭泣,安心地讓公寓如同堡壘一般的庇護著我。每天替公寓裡的植物澆水,熱浪來襲的那幾天,在陰涼處的植物看起來還是殆欲斃然,就持續幾天替所有的盆栽做靈氣。

自然而然地失去了對咖啡、酒、牛奶、糖的癮頭,不再像從前一樣,不喝就渾身不舒服。也開始了無麩質飲食,上週吃完最後一盒雞蛋和燻鮭魚,發現再也嚐不到從前的好味道,決定不再吃了。偶爾還是去花神咖啡館喝Espresso或維也納巧克力,但是真正讓我享受的,是坐在街邊的座位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

重新規律的練起了瑜珈。前幾次練習,簡直是把筋骨深處走聖雅各之路累積的緊跟累,又再釋放出來一次,那種痠痛深深的埋在筋骨肌肉裡,按摩也救不了,只能靠持續的瑜珈練習,讓瑜珈一層一層浸進去,讓痠痛一層一層滲出來。

Findhorn開啟了更多靈視力,跟朋友戲稱說腦內換了5G零件。巴黎是個讓我直覺力天然增幅的地區,加上飲食和之前大不相同,練瑜珈的狀態也變得很好,從南西班牙飛回巴黎時,甚至可以感覺到城市的上空有能量場的邊界,飛機飛著飛著,能量感明顯相異,如同一頭撞進另一種完全不同的介質裡,像是撞進一堵水牆,像是穿過一層防護罩。

 

白天就在窗邊聽著街上的人聲工作。

 

巴黎的晚霞正美。

日落後就開窗坐在窗台上,看街道上昏黃的路燈,看蒙帕納斯大樓,看艾菲爾鐵塔,看龐貝度文化中心,看尖塔被燒毀的聖母院,看著一家一家的燈火亮起。有時候喝柳橙汁,有時候喝紅酒,還有一扇窗能看到18區的聖心堂。

某天忽然想著,我現在就是貓,坐在高處,望著人,望著天空,望著建築物,不幹什麼。

 

 

。在聖團上班,沒有提前退休這回事。

好一段時間接訊息時,默基瑟德聖團都沒來,於是自己跟Toni奶奶訂了一節線上解讀個案。德州Dallas和巴黎時差7小時,我們在約好的時間一起在Skype上線時,打開鏡頭,我驚喜的對Toni奶奶說:

「妳看起來超好的!我們前陣子都聽說了妳待在醫院一小段時間的事,很開心默基瑟德聖團還沒有要讓妳退休啊哈哈~」講完才覺得自己好像講了很不恰當的話。

Toni奶奶跟著笑起來說:

「我很喜歡我現在正在做的事啊!還好我還不用退休哈哈哈~」

我說:「我老覺得默基瑟德聖團好像把我塞給別人了,最近都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Toni奶奶說:「默基瑟德聖團對妳有其他的計畫,妳已經完美的參與在其中,他們沒有把妳塞給別人,但是確實會有其他上師加入這個計畫,下個階段既有趣又令人興奮,妳下定決心,一切會發生得很快。

完成Toni奶奶的解讀個案後,我自己觀察了幾天,加上天天跟朋友做交換個案問更多的細節,懂了「默基瑟德聖團對妳有其他的計畫,下個階段既有趣又令人興奮」,真正實踐起來比前幾年有挑戰多了,我會超忙,在那之前聖團要趕快跟我一起建立健康而規律的生活,免得肉身不堪使用,在聖團上班沒有提前退休這回事。

最近不用開鬧鐘,都會準時被叫起來去練瑜珈,作息飲食被管理得很好。而這還只是預備而已,連新計畫的開頭都還沒摸到。

 

。熬煮。

這段時間內在像是被靜靜地熬煮著。之前經驗的一切,在吃飽睡睡飽吃/練瑜珈/呵護植物/被房子呵護/發呆/天天跟朋友玩個案的過程中,無論是創傷或是喜悅都靜靜地被熬出了濃縮精華,再也想不起來的細節如同無用的渣滓被棄去。身後的門一扇一扇的關上,回頭再也看不見曾經耽溺的風景。

外在生活則反映了內在熬煮的狀態,我住在安靜的堡壘裡像住在繭裡。昨天獅子座新月的同時,水星也順行了,熬煮著我的火力小了一點,生命卻仍然如繭般內斂的醞釀著。有時候在繭內也會困惑,到底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想了幾次之後就放棄了。我想,所有的毛毛蟲住進自己的繭裡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吧⋯⋯

 

***

這次在巴黎的煮飯技術比上次進步多了,感謝都柏林生活的訓練。

 

 

 

紅藜飯跟玉米濃湯。

飯煮好之後灑一點珠蔥,玉米濃湯是自己用攪拌棒做的。

 

 

 

 

 

 

 

鮭魚紅藜炒飯配醬油醃小黃瓜。

熱浪來的那幾天,氣溫高達46度,那時候什麼都吃不下,只有前幾天醃的小黃瓜開胃。

於是當天一口氣做了兩種新口味的醃小黃瓜,導致接下來連續十天餐餐都有小黃瓜。

紅藜飯是前天剩下來的,煎了一塊鮭魚剁碎拌進去炒一下,就變成炒飯了。

 

 

 

 

 

 

 

 

看到沒?煮太多的紅藜飯跟做太多的小黃瓜。

 

旁邊是胡蘿蔔炒蛋,煎了兩條豆腐做的素的不知道什麼的腸,紙盒上都寫法文,反正切一切丟進鍋子裡煎來吃吃看。

 

 

 

 

 

 

 

 

有一天下午嘴饞,拿馬鈴薯來先蒸再煎,做成了帶皮手切薯條,旁邊是美乃滋跟芥末醬,雙醬薯條。

 

但是單吃芥末醬太辣了,只好雙醬混合成一份,味道剛好。

 

 

 

 

 

 

 

 

 

第二次煎蛋捲的時候,我放了一比一的蛋液跟椰奶,裡面的料是苜蓿芽、酪梨醬、蒸花椰菜和前一天晚餐吃剩的櫛瓜炒蘑菇。

 

結果蛋皮太軟捲不起來,最後只好連鍋子都端上桌吃,自以為鐵鍋料理。

另外配一杯早餐茶醒腦。

 

 

 

 

 

 

 

 

 

 

 

 

義大利麵先煮過再加蘑菇下去炒,另外炒一份菠菜,外加一碗馬鈴薯濃湯。

義大利麵炒太久過軟了,其他的都中規中矩。

 

 

 

 

 

 

 

 

 

 

 

 

 

味增湯底的蕎麥麵。這天配菜配得不好,櫛瓜配黃瓜,一餐吃兩種瓜實在是滿無聊的。

 

 

 

 

 

 

 

 

 

 

決定把冰箱裡的雞蛋和燻鮭魚清空。早上就炒了嫩雞蛋,蛋液裡拌了豆漿。

沙拉上灑了燻鮭魚,湯是前一天晚餐剩的麻油青菜豆腐湯,配一杯鮮榨柳橙汁和一杯早餐茶。

 

 

 

 

 

 

 

 

 

 

應該是某一天的早餐,非常速成的經典款,袋裝沙拉配酪梨配燻鮭魚,灑一點橄欖油、鹽和黑胡椒。

然後一杯鮮搾柳橙汁。

 

 

 

 

 

 

 

 

 

 

 

 

有一天做了超成功的整顆蕃茄炊飯,那天超級愉快的,豪好ㄘ啊~~(開心到出現注音文)。

 

 

 

 

 

 

 

 

 

 

 

 

 

 

當晚的炊飯配了蘋果跟辛香料醃的小黃瓜,炒菠菜,青菜豆腐湯,甜點是早上吃剩的兩小塊兩塊甜麵包。

 

吃不完的炊飯隔天再隨便加一點什麼炒一炒,就又一餐了。

 

 

 

 

 

 

 

 

 

某一天的早餐,小黃瓜是味增醃的,沙拉上放了煎過的天貝和甜菜根,旁邊粉紅色的醬料是鷹嘴豆和甜菜根泥,配早餐茶。

這時候已經蛋奶都不吃了。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