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青旅小插曲。

 

在柏林的時候,我住多人房的青年旅館。

 

其中一個室友是俄羅斯人,出生在烏克蘭,童年搬去俄羅斯並且在莫斯科長大,現在在布魯塞爾念書,到柏林是為了要通過學校要求的英文檢定考試(是否覺得聽到很多地名)。

 

他是虔誠的東正教教徒,在布魯塞爾唸宗教學的學位。我在柏林有點感冒,他很善良的問我需不需要感冒藥。

 

我說,我有帶乾薑,”I can cure myself.” (我會自己治好自己)

結果他驚訝的轉過頭來說:”You pure yourself?”(你要淨化你自己?!)

 

我想他可能以為我要搞什麼信仰療法,透過淨化自己來治好自己的感冒吧⋯⋯(等等我還真的就是搞這些的啊!!!)

 

主圖是柏林的聖尼古拉教堂(Nikolaikirche),從二樓走廊拍的。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