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青旅小插曲。

 

在柏林的时候,我住多人房的青年旅馆。

 

其中一个室友是俄罗斯人,出生在乌克兰,童年搬去俄罗斯并且在莫斯科长大,现在在布鲁塞尔念书,到柏林是为了要通过学校要求的英文检定考试(是否觉得听到很多地名)。

 

他是虔诚的东正教教徒,在布鲁塞尔唸宗教学的学位。我在柏林有点感冒,他很善良的问我需不需要感冒药。

 

我说,我有带干姜,”I can cure myself.” (我会自己治好自己)

结果他惊讶的转过头来说:”You pure yourself?”(你要净化你自己?!)

 

我想他可能以为我要搞什么信仰疗法,透过净化自己来治好自己的感冒吧⋯⋯(等等我还真的就是搞这些的啊!!!)

 

主图是柏林的圣尼古拉教堂(Nikolaikirche),从二楼走廊拍的。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