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力與吸引力法則

 

Teen您好

我們今生做的每一份工作都是生命藍圖中已經計畫安排好的嗎,還是由當時自身的頻率吸引來的呢?

***

不只是工作,甚至是生命中的每一刻,都適合這個問句:「究竟是安排好的,還是當時自身頻率創造的?

 

我是這樣理解生命中的各種境遇的:

 

某些非常重要的轉折或時刻,確實是業力和生命藍圖無可改變的設定,當這種“unstoppable”(即,不可抗拒)的時刻降臨時,我們無法選擇外在的情境,只能選擇以何種內在的心境去面對。於是我這樣對自己承諾過:

 

無論外在的境遇是快樂或是艱難,我都會用熱情去擁抱每一個當下。

「活在當下」和「及時行樂」的差別,就在這裡。有些「當下」無聊、堪忍的,甚至是令人心碎與亟欲逃開的。我對活在當下的理解是「以開放的心與態度,不期待也不預設的擁抱每一個情境。若是這一刻若是很快樂,我就張開所有的毛細孔去體驗那快樂;當下很痛苦,我也張開每一個毛細孔,進入那痛苦之中,體驗那痛苦。」

 

「當下」一轉眼就變成「過去」了,而「未來」一直都沒有來(所以才叫未來啊!未是「還沒/尚未」之意。未來,就是「還沒來的」)。若是我們一直用過去的經驗來預期當下、一直把過去的舊經驗投射到當下,那……我們也不過就是一直活在過去的迴圈裡,既沒有抵達當下,未來,也真的從‧來‧沒‧有‧來……

 

這就是為什麼「以開放的心與態度,不期待也不預設」是必要的前提。只有做到這一點,未來才真的來得了。

 

及時行樂一點也不活在當下,還正好相反,是逃離每個我們不喜歡、不享受、不接受的當下,無論是透過外在物質的刺激與轉移注意力(喝酒/嗑藥/性愛,或者,滑手機?),還是陷入自我欺騙的幻想中,就在我們誤以為自己無能為力與逆境共處時,當下已經悄悄的溜走無數次。

 

我的瑜珈老師有一段時間很常說這句話:「Everything is temporary.」我總覺得這句話就是《金剛經》的最後四句: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痛苦的,快樂的,都只是暫時,都會過去

至於那些使我們無法敞開心、無法控制的投射和預期未來的習慣是從哪裡來的,就是基因跟模因。

 

我在想,第一類無可改變的事件,試著改變的,會不會是我們被「基因」與「模因」不自覺限制著的無覺知之處呢?靈魂想要自由,於是創造某些事件,鍛鍊我們的力量,讓我們能有力量放自己自由?

 

我想,目前我可以提出的結論是這樣:

 

不管是你的每一份工作或是任何人生中的時刻,無論是災難或疾病,都是為了治癒、平衡與學習而來,別無其他。這樣,這份工作是不是業力吸引而來,好像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