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師的小故事

 

Kyle有一天問我:「一節靈氣個案開始之前,你都怎麼讓案主放鬆下來?」

我說:「通常環境就是要弄乾淨啊,溫度要舒服,點個蠟燭,放個嗡嗡嗡的音樂啊,然後跟個案聊一下天,給他喝個開水,有時候還要抽個牌什麼的,大概20分鐘左右,就可以開始做靈氣個案了吧!」

他低頭不語,好像在思考什麼。

我說:「那你咧?你怎麼弄?」

他說:「就⋯⋯讓個案抽兩口大麻,我也抽兩口大麻,那節靈氣個案就超級完美了。」

我激動得當場握著他雙手:

「你的工作室缺靈氣治療師嗎?可以發工作簽證給我嗎?拜託雇用我!(求職ing)」

 

***

我們從靈氣開始玩,靈氣個案做著做著,就用英文教起靈氣。從靈氣玩到抽牌解牌,再從牌一路玩到靈擺和圖表,就用英文做了好幾節SRT個案。然後玩到占星骰子,再從骰子進展到用英文解星盤(平日痛苦地啃原文占星書,全部在這時候派上用場,謝天謝地),所有的項目都從做個案進展到教課。

每天都在想今天要玩什麼,每天都覺得一直英文個不停,我腦力不夠用。

出門旅行我通常會帶薑片,感冒就可以自救(去年在柏林住青旅的時候,就派上用場了)。

有一天Kyle看到我放在桌上的片,興奮地指著薑片問我:

「那是迷幻蘑菇嗎?!」

我(冷靜):「那是薑。」

他(把整罐薑抓起來細細端詳):「可是看起來超像蘑菇的!」

我(冷靜again):「那是薑。」

當場超想大叫「你不要再意淫我的薑以為那是蘑菇了」但是我英文真的不夠好,可恨。

 

***

第一次拿占星骰子出來玩,Kyle就喜歡得不得了。當時覺得多一個同修一起玩,好像也不錯,骰子也就只是塑膠射出的製品而已,成本沒幾塊錢,隨手就把包包裡備用的一組占星骰子送給他。

他也不負所望的每天搖著骰子玩,一開始什麼都看不懂,多虧我有長居海外的友人,願意做中英文雙語的占星簡要講義分享給他,加上後來聊多了,他自己也漸漸能解讀。

有一天早餐時間,他滑完手機,憂心忡忡的對我說:「昨晚我姐跟我爸吵架了,我超了解我爸的,他超可怕,一定講一堆很傷人的話,我好想立刻打電話給我姐,但是現在是歐洲的半夜,不知道我姐狀況怎樣了⋯⋯」

然後他伸手一撈,從隨身包裡撈出了占星骰子,自己在桌上一扔:「喔喔喔太陽雙子五宮,好了看起來應該沒事了哈哈」

我從頭到尾都只負責在旁邊吃早餐,就看他一個人滑手機、自言自語、擲骰子。

最後我忍不住說:

「你是把骰子當成CCTV在用,是嗎?」

他用的超順手的,超!順!手!

我有時候都懷疑,他是不是也會用占星骰子監看我的近況(沒關係我還有比他更多外掛,哼哼)。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