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走了那麼遠,我們也沒辦法在這裡相遇。

在main shala拍的。

 

於我,瑜珈練習是個讓自己被精煉、被煉金的過程(所以我是賢者之石?)。練習帶來的熱不只軟化僵硬的身心,那個熱還火燒似的把雜質都燒光,只留下真正禁得起考驗、真正重要且具有意義的一切。

這個「一切」其實很少。

值得做的事情很少,所以能集中精力好好做,做到此刻最好。能量也因為焦點單純專一而集中起來。想要用隨便做一做的態度去做的事,如今我都乾脆不做。

 

***

我曾經見過在各方面上都被我認同是「祭司」的人。

他們的雜念好少,好專注的給予眼前正在做的事全部的注意力。用全部的注意力回應與聆聽,尊重自己與別人的界線、權利與責任,很好的與自己連結、與外在世界互動。

他們因為長時間的專注在真正值得的事情上,穩定而乾淨的強大精神力,形成了充滿治癒力的氣場。光是待在那樣的人身邊,我就被治癒了。

這不正是一個祭司真正的力量嗎?

 

***

和義大利同學聊起練習的狀況。

同學 :「剛開始練習的時候,當然都是一直想著技術和技巧的部分啊!可是對現在的我來說,練習就像一場朝聖之旅,而我是用自己的整個身心,在體位法練習中祈禱。

面對最喜歡、最在意的對象時,我們都會想表現出最好的自己、給出精心準備的禮物。

而祭司一心傾慕的,是神。

祈禱不是為了跟神要什麼。祈禱是把自己煉成最美好純淨的精華,然後將這麼好的自己送給神當禮物,這才是活人獻祭真正的內涵。

按照《瑜珈經》所說,神無所不在。那麼,把最好的自己送給這個世界,是否即是最有力量的祈禱?

 

***

總有人以為單純就是好騙。

真正被冶煉過後留下來的單純,比水晶更透明,比天地更遼闊,沒有什麼在單純中,是能夠被隱藏的。

 

***

我覺得我在試圖說明不可被言說的經驗。

 

***

今年有個同學叫Raphael,跟他互加好友之後發現他有個兄弟叫Gabriel。

趕快看父母的名字,發現爸爸不叫耶和華,媽媽不叫蓋亞。

好哩加在,不然還以為遇到神一家人了。

 

***

早上練習前和葡萄牙同學聊起天來。

我對葡萄牙的認識很少,只好跟他聊我第一個想到的⋯⋯

葡式蛋撻。

我:「你們有個甜點,在台灣曾經大流行過喔!到現在也還是很受歡迎!」

他:「蛤?什麼甜點?」

我(不會講蛋撻的英文,就找了圖片給他看):「這個。」

葡萄牙同學一看立刻撇開頭:「嗚嗚!快拿走!不要讓我看到!我超懷念這個的!我不能再看到這個了!」

因為他真的太戲劇化了,法國同學和以色列同學就靠過來看。

以色列同學:「喔喔這個我知道!我在香港也吃過!真的很好吃耶!這是葡萄牙點心嗎?怎麼在亞洲這麼流行啊?」

我們就說應該是澳門被葡萄牙租借過的緣故。

然後葡萄牙同學忽然跟我招招手,示意我把手機遞給他。

他:「那個圖片再給我看一下。」

然後他看著葡式蛋撻的照片,愛憐的輕撫著手機,轉頭用非常深情的表情對我說:

「這個再配咖啡,就是天堂。」

他那深情的雙眼根本沒在看我,是穿過我看到幾千里外家鄉的葡式蛋撻跟咖啡了。

 

***

要不是走了那麼遠,我們也沒辦法在這裡相遇。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