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流(上):練習相信自己。

工作室被白蟻吃掉也五個禮拜了。這五週以來我的人生開turbo的程度前所未有,很多事在看不懂的時候,自己都腦袋跟裝水一樣一片混沌了,也講不出來,還外加經常馬景濤化,反應過度,情緒激烈,都還沒想清楚就亂採取行動。馬景濤化數天之後就會累到乾枯(廢話誰能像馬景濤那樣過日子不累的)。到今天終於比較明朗,整理在這裡算是一個紀錄,也與大家分享。

 

。情緒/感受體復健的過程。

時間軸大概是這樣:

8/01想說,瑜伽訓練結束,明天要回台灣,也要搬進工作室住了,就在網路上訂了IKEA的八格櫃跟沙發床。我舊家的房間幾乎清空,工作室那裡的房間,之前已經整理到只差一張床就能入住。

8/02晚上抵達台灣,8/03去工作室,挖到兩個白蟻窩。白蟻吃掉我一本頗大的書,還有一箱東西。我當夜一人奮戰,快手快腳的清掉了所有被污染的物品。

8/04-05很無助的考慮要搬家,還是要等房東處理。遺憾的是房東看到我有白蟻的留言,已讀兩日不回。

8/06律師友人幫我看契約,說要搬走的話,8/20之前就要搬走,才不會讓房東有理由扣我押金。我看白蟻有點嚴重+房東有點消極,聽完友人建議,1分鐘內下定決心搬走,速速退了IKEA的家具訂單。

一看行事曆,8/17-20要上四整天擴大療癒三階師資工作坊,這工作坊我等了兩年,於是變成最慢8/16要搬走。來幫忙打包的朋友說:「你17號就要上全天的課,16號還在搬家有風險吧!不如15號搬家,至少留一天緩衝,你休息一下,去上課也不會太累。」

最後定案8/15搬走。

8/06決定8/15搬家。

 

。接著,就被斷線了。

也沒空找新工作室,還好還可以回老家,課桌椅全都進了摩爾空間的倉庫,我人就先搬回家睡覺。本來想說租個新屋繼續工作就沒事了。偏偏這時候海外友人問我⋯⋯要不要跟他去海外工作?

這是非常大的轉變,還那麼剛好,就發生在我工作室沒了的時候。可是不管我怎麼問聖團、大我與上師的意見,他們都笑而不語。我還沒注意到,這時候我已經被斷線了。駑鈍困惑之餘,8/19請一個學佛的朋友替我起了一卦,就是問要不要接受海外工作的邀約。

卦象表示:「愈快離開台灣愈好,利西南不利東北(晴天霹靂!)。」然後看到最近日本的新聞,「利西南不利東北」神準。

後來有幾天的時間,就沒看台灣的公寓,都在看海外的公寓,查工作簽證該怎麼搞定。本來想說東西丟在倉儲裡,我行李收一收就去海外看看有什麼機會好了,但海外的狀況很不確定,各種不確定。

我的痛苦指數就開始升高⋯⋯在各種不確定中,我真的好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跟做些什麼,可以讓茫然未知的未來,有點什麼是我可以抓住的,我可以控制的。海外工作的事情,我花了幾天確定自己能做的都做完了,那就乾脆來弄台灣的部分吧!

8/23想著,不管以後要不要去海外,我還是在台灣需要有個基地,就開始各種看屋。現在邊寫邊回想起來,我當時就是在透過瞎忙,企圖消滅自己不喜歡的感受啊!情緒混亂、內在狀態混沌的時候,做什麼決定,都只會讓自己陷入更混亂的情況中,然後頭腦還在那邊逞強,自欺欺人說:「我很好啊沒事我超喜歡現在的情境一切都在我掌控中喔」!

 

才、不、是。

 

。沒有病識感的時候,會連自己內在已經混亂到突破天際了,也還是以為自己沒問題。

於是我對內在一團混亂毫無所覺的情況下,8/25中元節看了兩間鬼屋,電梯還在我們要離開的時候不肯關門,就是不放我們走,一起去看屋的友人還被電梯門夾。事後我們說,這就是阿飄跟你打招呼:「歡迎光臨寒舍(夾)!」

 

***

很快的,看到一間我滿喜歡的房子,非常適合當工作室。早上才下了訂金,當天下午被做個案的時候,聖團就透過治療師直言了:

「我們不贊成你租那間房子。那間房子很適合工作,但是不適合生活。在那個房子裡,你會不能休息。你去年許了願望,經過一整年反覆確認你的意願,我們決定受理,並協助你朝那個方向前進。既然你已下定決心要進入下一個階段,我們希望你多靜心,少工作。你的『自制』的實踐是『不要操自己操過頭』。

可是啊,新房子連裝潢格局都跟我的舊工作室很像⋯⋯我想,大約是滿足了我對停留在舒適圈的需求;還有,這讓我有種「我總算能掌控些什麼了」的安全感。於是我直接忽視聖團的反對,依舊興致勃勃地等著簽約入住。

最後在簽約前夕翻盤。負責物業管理的房仲隨便找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訂金退我就把我打發了,我大概低迷+生氣了一天,所有的不確定、不能控制與不安全感,又回來襲擊我⋯⋯隔天我才想起來聖團明白講過他們不贊成。

想通的那一刻,我真的立刻放鬆笑出來,不是因為找到代罪羔羊喔(哈哈可惡原來是你們害的不是我有問題喔),而是一種:

「即使是看似失落的意外事件,也是因為我被照顧得好好的啊⋯⋯」

然後隔天又馬景濤化,心慌慌匆匆忙忙的瞎看一堆房子,不意外的看了一堆鬼屋(註一),有夠賭爛。但是再賭爛也只能怪自己無知+缺乏覺察,還有,對於自己不想聽的一切就裝聾。

 

馬景濤化示意圖。

 

***

說到這裡要岔出去,我裝聾歷史悠久,久到聖團得用斷線來警告我(註二)。

在擴大療癒三階師資的工作坊中,有一個閱讀「靈魂團體訊息」的練習,同學們會互相為彼此接收靈魂團體的訊息。三人一組的練習中,與我同組的另外兩個同學都很快收到訊息,輪到我的時候,靈魂團體說:

「我們沒有話想跟Teen講,因為我們講什麼,她也沒有在聽,那我們幹嘛講?」

根據同學表示,她們兩個聽到的時候都驚呆了(對,兩個人在靜默中各自冥想喔,明確接收到一樣的訊息),又不死心地追問,好不容易才問到一些訊息。

課後隔天,我立刻中耳炎跟扁桃腺炎一起發作,吞口水之前都要做好幾秒的心理準備,因為吞口水跟割一刀一樣痛,友人說:「就清你耳朵啊!」

結果清完還是沒在聽。大我都沒有放棄我,我真的覺得他對我很好。

 

***

往正面的方向想,眼前的處境雖然混亂,卻充滿生機與各種可能,選項很多,可能性很多,幾乎是我想要往哪去,我就能做那個選擇(話說回來,誰不是?)。偏偏愈是這樣,才愈是看見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的地方。

你們不要看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帶過,前文一句:

「後來有幾天的時間,就沒看台灣的公寓,都在看海外的公寓,查工作簽證該怎麼搞定。」=

「研究了該城各區治安+交通+租屋房價+都知道人還在亞洲要去哪裡遠距遙控訂公寓了+計算生活費+跟光課學生討論之後光課遠距的話可以怎麼上+該國工作簽證要怎麼申請+行李清單開出來+在台灣要收拾掉的一些事情要怎麼安排」都想好了。

想那麼多,有很大一部分是怕東怕西,友人說:

「妳是不是怕錢不夠用,還有捨不得目前看得到的成就與認同?台灣的工作環境對妳來說,確實是相對健全而友善的,可是改變就是這樣,妳又想進入下個階段,又想帶著這個階段累積的一切去到下一個階段,當然覺得動彈不得,因為妳想要的選項,就是不存在啊!」

人往生後卡在三次元不能走,是否也是一樣的道理?因為還想帶著這個階段累積的一切去下一個階段?(註三)

 

***

註一:鬼屋不一定有鬼,那種屋況太差的也被我歸類為鬼屋。

註二:斷線其實是訓練我們要相信自己的感受。就好像工讀生什麼都不會的時候,可以樣樣問老鳥,久了有些事就要自己拿主意。

註三:結果這時候看到自己2016年張貼的舊文章

「生活中有什麼似乎要離開,而你不確定你希望它走的事情嗎?深吸一口氣,閉上你的眼睛,在心裡允許它離開。依戀不捨的態度會排斥你想要的事物;一旦你放手,它可能會自己回來,或有更好的事物會取代它。

若非有更好的事物要來,沒有任何事物會離開你的生活。」《靈性成長》,第20章,放下執著。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