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流(上):练习相信自己。

工作室被白蚁吃掉也五个礼拜了。这五周以来我的人生开turbo的程度前所未有,很多事在看不懂的时候,自己都脑袋跟装水一样一片混沌了,也讲不出来,还外加经常马景涛化,反应过度,情绪激烈,都还没想清楚就乱采取行动。马景涛化数天之后就会累到干枯(废话谁能像马景涛那样过日子不累的)。到今天终于比较明朗,整理在这里算是一个纪录,也与大家分享。

 

。情绪/感受体复健的过程。

时间轴大概是这样:

8/01想说,瑜伽训练结束,明天要回台湾,也要搬进工作室住了,就在网路上订了IKEA的八格柜跟沙发床。我旧家的房间几乎清空,工作室那里的房间,之前已经整理到只差一张床就能入住。

8/02晚上抵达台湾,8/03去工作室,挖到两个白蚁窝。白蚁吃掉我一本颇大的书,还有一箱东西。我当夜一人奋战,快手快脚的清掉了所有被污染的物品。

8/04-05很无助的考虑要搬家,还是要等房东处理。遗憾的是房东看到我有白蚁的留言,已读两日不回。

8/06律师友人帮我看契约,说要搬走的话,8/20之前就要搬走,才不会让房东有理由扣我押金。我看白蚁有点严重+房东有点消极,听完友人建议,1分钟内下定决心搬走,速速退了IKEA的家具订单。

一看行事历,8/17-20要上四整天扩大疗愈三阶师资工作坊,这工作坊我等了两年,于是变成最慢8/16要搬走。来帮忙打包的朋友说:「你17号就要上全天的课,16号还在搬家有风险吧!不如15号搬家,至少留一天缓冲,你休息一下,去上课也不会太累。」

最后定案8/15搬走。

8/06决定8/15搬家。

 

。接着,就被断线了。

也没空找新工作室,还好还可以回老家,课桌椅全都进了摩尔空间的仓库,我人就先搬回家睡觉。本来想说租个新屋继续工作就没事了。偏偏这时候海外友人问我⋯⋯要不要跟他去海外工作?

这是非常大的转变,还那么刚好,就发生在我工作室没了的时候。可是不管我怎么问圣团、大我与上师的意见,他们都笑而不语。我还没注意到,这时候我已经被断线了。驽钝困惑之余,8/19请一个学佛的朋友替我起了一卦,就是问要不要接受海外工作的邀约。

卦象表示:「愈快离开台湾愈好,利西南不利东北(晴天霹雳!)。」然后看到最近日本的新闻,「利西南不利东北」神准。

后来有几天的时间,就没看台湾的公寓,都在看海外的公寓,查工作签证该怎么搞定。本来想说东西丢在仓储里,我行李收一收就去海外看看有什么机会好了,但海外的状况很不确定,各种不确定。

我的痛苦指数就开始升高⋯⋯在各种不确定中,我真的好希望透过自己的努力,跟做些什么,可以让茫然未知的未来,有点什么是我可以抓住的,我可以控制的。海外工作的事情,我花了几天确定自己能做的都做完了,那就干脆来弄台湾的部分吧!

8/23想着,不管以后要不要去海外,我还是在台湾需要有个基地,就开始各种看屋。现在边写边回想起来,我当时就是在透过瞎忙,企图消灭自己不喜欢的感受啊!情绪混乱、内在状态混沌的时候,做什么决定,都只会让自己陷入更混乱的情况中,然后头脑还在那边逞强,自欺欺人说:「我很好啊没事我超喜欢现在的情境一切都在我掌控中喔」!

 

才、不、是。

 

。没有病识感的时候,会连自己内在已经混乱到突破天际了,也还是以为自己没问题。

于是我对内在一团混乱毫无所觉的情况下,8/25中元节看了两间鬼屋,电梯还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不肯关门,就是不放我们走,一起去看屋的友人还被电梯门夹。事后我们说,这就是阿飘跟你打招呼:「欢迎光临寒舍(夹)!」

 

***

很快的,看到一间我满喜欢的房子,非常适合当工作室。早上才下了订金,当天下午被做个案的时候,圣团就透过治疗师直言了:

「我们不赞成你租那间房子。那间房子很适合工作,但是不适合生活。在那个房子里,你会不能休息。你去年许了愿望,经过一整年反复确认你的意愿,我们决定受理,并协助你朝那个方向前进。既然你已下定决心要进入下一个阶段,我们希望你多静心,少工作。你的『自制』的实践是『不要操自己操过头』。

可是啊,新房子连装潢格局都跟我的旧工作室很像⋯⋯我想,大约是满足了我对停留在舒适圈的需求;还有,这让我有种「我总算能掌控些什么了」的安全感。于是我直接忽视圣团的反对,依旧兴致勃勃地等著签约入住。

最后在签约前夕翻盘。负责物业管理的房仲随便找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订金退我就把我打发了,我大概低迷+生气了一天,所有的不确定、不能控制与不安全感,又回来袭击我⋯⋯隔天我才想起来圣团明白讲过他们不赞成。

想通的那一刻,我真的立刻放松笑出来,不是因为找到代罪羔羊喔(哈哈可恶原来是你们害的不是我有问题喔),而是一种:

「即使是看似失落的意外事件,也是因为我被照顾得好好的啊⋯⋯」

然后隔天又马景涛化,心慌慌匆匆忙忙的瞎看一堆房子,不意外的看了一堆鬼屋(注一),有够赌烂。但是再赌烂也只能怪自己无知+缺乏觉察,还有,对于自己不想听的一切就装聋。

 

马景涛化示意图。

 

***

说到这里要岔出去,我装聋历史悠久,久到圣团得用断线来警告我(注二)。

在扩大疗愈三阶师资的工作坊中,有一个阅读「灵魂团体讯息」的练习,同学们会互相为彼此接收灵魂团体的讯息。三人一组的练习中,与我同组的另外两个同学都很快收到讯息,轮到我的时候,灵魂团体说:

「我们没有话想跟Teen讲,因为我们讲什么,她也没有在听,那我们干嘛讲?」

根据同学表示,她们两个听到的时候都惊呆了(对,两个人在静默中各自冥想喔,明确接收到一样的讯息),又不死心地追问,好不容易才问到一些讯息。

课后隔天,我立刻中耳炎跟扁桃腺炎一起发作,吞口水之前都要做好几秒的心理准备,因为吞口水跟割一刀一样痛,友人说:「就清你耳朵啊!」

结果清完还是没在听。大我都没有放弃我,我真的觉得他对我很好。

 

***

往正面的方向想,眼前的处境虽然混乱,却充满生机与各种可能,选项很多,可能性很多,几乎是我想要往哪去,我就能做那个选择(话说回来,谁不是?)。偏偏愈是这样,才愈是看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地方。

你们不要看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前文一句:

「后来有几天的时间,就没看台湾的公寓,都在看海外的公寓,查工作签证该怎么搞定。」=

「研究了该城各区治安+交通+租屋房价+都知道人还在亚洲要去哪里远距遥控订公寓了+计算生活费+跟光课学生讨论之后光课远距的话可以怎么上+该国工作签证要怎么申请+行李清单开出来+在台湾要收拾掉的一些事情要怎么安排」都想好了。

想那么多,有很大一部分是怕东怕西,友人说:

「妳是不是怕钱不够用,还有舍不得目前看得到的成就与认同?台湾的工作环境对妳来说,确实是相对健全而友善的,可是改变就是这样,妳又想进入下个阶段,又想带着这个阶段累积的一切去到下一个阶段,当然觉得动弹不得,因为妳想要的选项,就是不存在啊!」

人往生后卡在三次元不能走,是否也是一样的道理?因为还想带着这个阶段累积的一切去下一个阶段?(注三)

 

***

注一:鬼屋不一定有鬼,那种屋况太差的也被我归类为鬼屋。

注二:断线其实是训练我们要相信自己的感受。就好像工读生什么都不会的时候,可以样样问老鸟,久了有些事就要自己拿主意。

注三:结果这时候看到自己2016年张贴的旧文章

「生活中有什么似乎要离开,而你不确定你希望它走的事情吗?深吸一口气,闭上你的眼睛,在心里允许它离开。依恋不舍的态度会排斥你想要的事物;一旦你放手,它可能会自己回来,或有更好的事物会取代它。

若非有更好的事物要来,没有任何事物会离开你的生活。」《灵性成长》,第20章,放下执著。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