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流(中):拙火,神聖藍圖,禮物與責任。

。謹以本文感謝每一位在我最顛沛流離的時候,陪伴與支持我撐過難關的友人。

 

***

週末跟一個懂花精的朋友聊天(註一),聊著聊著我真的有點崩潰,差點在餐桌上哭。那時候才發現,從挖到白蟻窩那天(8/03)開始到今天(9/09),我一直都沒有放鬆,直到此刻終於投降。我生命力真的很強,真的很抗拒。

友人:「來,喝這個。」(遞來橡樹花精)。

 

***

我生平最不能忍的就是無能為力,覺得自己沒用,卡住的感覺。每次這種感覺一上來,我就很容易起駕,馬景濤上身這樣,易怒又會在身心不穩定的狀況下瞎搞。七月完成瑜珈訓練時覺得好興奮,回來有好多新的東西可以教,有好多事情想做,有好多點子想要玩。

然後,整個工作室的裝備就都鎖進倉儲空間裡了。

瑜珈課也不能開,什麼都被剝奪。大多數時候,我可以自娛娛人的想著這就跟〈不可能的任務4:鬼影行動〉一樣啊,那一集裡面,所有神奇的道具一直故障,大家只好硬著頭皮發揮各種潛能,把任務完成。(註二)

狀況不好的時候,就覺得自己被關在很小的籠子裡動彈不得,因為手邊缺乏(曾經有過的)資源而施展不開,很憋。友人觀察了我一個月,說:「其實沒了工作室,你的人生也沒有出現大問題。你真正想解決的,是你不喜歡的感受。

所以,以前我就不感受了。不是喝酒,喝很多酒,就是狂吃一頓,用食物把橘色之光壓回去。

這次我表現得不錯,每天都想喝酒,但是每天都沒喝。

 

。沒打算去實踐的事,不要問大我。

把工作室鑰匙還給房東的那天,感覺有點複雜,不完全是失落,還感覺到一陣輕鬆,覺得從此沒有工作室的羈絆,好像也少了一個負擔。沒了工作室之後,生活中忽然多了很多自由時間,才深深覺得「原來有工作室的時候,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在管理和照顧工作室啊!」

跟許久未見的朋友去喝茶時,朋友聽完我工作室被掀了,找房子又一直不順的事,笑笑的說了一句:「既然車一直發不動,妳就停下來休息吧!反正大家都知道妳最會逼自己逼過頭。」

然後笑得更神秘的,又問了我一句:「妳要不要問問看妳的大我,妳要耍廢多久?」

我說:「什麼耍廢?什麼耍廢多久?」

她說:「心安理得的休息啊!放假啊!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啊!我一月辭職的時候,想說二月休息,三月來找工作。結果大我叫我休息到七月。我算算存款夠,就一路玩到七月,八月找工作,九月上工。」

事實證明,她找到超好的工作和超好的房子。

這時候我還是沒有注意到自己被斷線(是有多愛裝聾),因為跟自己有關,所以請朋友幫我問大我。

友人靈擺搖一搖,笑出來說:「你的大我說,你可以耍廢一年。但我看你應該會受不了。」

我當然是不能接受,就這樣,聽一聽又沒放在心上了(再度裝聾)。

上禮拜朋友推薦我看超級旅行者的影片,我覺得滿有趣的,她的笑聲很有感染力,看了滿愉快的。其中一支影片提到「和高我培養默契的過程中,剛開始不要問太重要的決定,因為你徵求了高我的意見,卻沒有尊重高我的意見,聽了沒做的話,會破壞你跟高我之間的信任。」

於是她問高我的其中一個問題是:「高我,你喜歡吃麵嘛?」然後反應過來:「喔對,第五次元沒有麵。」她的影片我沒全看,觀點也不是完全同意,但是在我很低迷的時候,她的影片跟笑聲,真的有讓我振作一點。

 

***

會占星的朋友這幾天看了一下我的行運,忽然說:「誒,你現在行運木星天蠍在你12宮」。他回想了一下,說:

「當年我的木星十二宮是真的搭船在海上漂流喔!因為是外交役,所以就去了一堆根本一輩子不會再去的台灣邦交國。木星十二宮的感覺,就是漂在海上,也不能硬推什麼事情,你就放手吧!而且不只是人在海上,心也是一個漂流無定向的感覺。可是,就是人漂躺在海上,退潮,就自然上岸了。

 

我心想,那不就是禪卡的「順著流走」嗎?

 

我說:「我被提醒過:『妳一旦有個目標,就會為了愈快愈好的達成目標,而過度耗竭自己,又很容易在那個過程中過度檢討自己。』」

友人:「所以這時候就讓你沒目標一下,順著流走一下。一旦你想掙扎、想逆流而上,你就溺水,還是馬景濤式溺水,邊溺水邊咆哮:『天~你為什麼讓我溺水!!!』。」

我真的笑到眼淚流出來,然後是哭,之前在餐廳沒哭的這時候才哭,然後又笑(靠腰真的很馬景濤化)。

他說:「之前上師就在提醒你了吧!上課用的錄音筆故障,平板電腦故障,手機玻璃摔碎,筆電他們暫時幫你留著好好的,看你要不要再逼自己爆衝下去。」

誰叫我要開口問要耍廢多久,一問就成真了。(註三)

 

。願望被實現,得到能力與禮物,最終這些都會變成責任。

有一天起床,我心想:「去南傳佛教的土地上,內觀一段時間,之後看看會去哪裡好了。」前一天替我看行運的友人說:「海外+內觀,超級木星天蠍12宮啊!」

命運不可擋。

 

***

有時候覺得上師真的很煩,剛從聖雅各之路回來的時候,我每天都想再去放假,上師一句「給我回來上班」,我就回來了。

等我現在天天想上班,上師一句「靜心,不准再用以前的方式工作」,你他X的白蟻幫我把工作室吃光,幫我保管工作室裝備(但是我付帳單)之後就聯手一堆人傳訊,不讓我再把舒適圈建立起來。

都叫別人來講,就是因為我終於察覺,我被大斷線。

聖團只有在我教課跟做個案的時候來一下,我想問自己私人的事都連不到,秒斷網路,就是在訓練我要聆聽自己的情緒與感受。

教光的課程教到行星九,我把拙火升起理解為神聖藍圖在生命中運作,這時候真的覺得命運的威力比小我的意志強大太多了,每天晚上睡覺都覺得拙火能量在脊椎裡面鑽,非常不舒服;神聖藍圖降臨的時候,應該也很挑戰小我。

在神聖藍圖之中,企圖以小我侷限的眼光去預測未來,規劃未來時,未來就一直被翻盤。

所以我現在都沒節操了,上面的時間表排下來,我就是「好好好我接受」立刻投降。

 

***

拙火是非常強大而純淨的力量,會大幅增加我們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力。若無足夠的智慧與愛相伴,力量往往帶來災難。於是力量要提升,前提是我們內在要先有符合至高善的紀律,與小我願意臣服於神聖藍圖導引的意願。

力量與禮物,最終都會變成責任。

 

***

拙火上升的感覺就像這樣:

我:「喔喔這房子超讚,非常適合工作,我整理個角落出來,從此過著睡公司的生活,讚耶~」(小我舒適圈)

上師(不耐煩):「不是叫你不准這樣給人找麻煩了嗎?!」(send tree pay聲不絕於耳)

 

***

註一:Ishta,她有花精課,快跟她報名,或者2018年10月來當我同班同學。

我跟她說我被大斷線,她透露了一個開外掛配方:

「水厥+野燕麥+胡桃」。

水厥讓你更能聆聽自己的感受。
野燕麥讓你不用去問別人的意見,自己可以做決定。
胡桃是平靜面對改變。

另外依據我個人病態壞習慣,新增橡樹一味。(以上內容是憑我印象寫的,Ishta講的更好。)

 

註二:道具一直壞掉,是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中,我最喜歡的橋段。這才接近真實生活,每天都有意料之外的考驗發生XDDD

 

註三:我不死心還問了「那去海外可以做遠距個案嗎?」,朋友替被斷線的我問了一下,説:

「你繼續工作,就是延續之前的生活方式,以及『自以為沒有你不行』的心態而已。可是全部停下來,小我才能大脫皮,你才有機會以更高的視野觀照,並領悟。」

我、壓、力、好、大⋯⋯

***

整理文章時我才看懂,這五個禮拜就是個去除抗拒順流那部份的執著、去除舊的依賴習慣,練習交託與信任自己的感受與命運的歷程。最恨的是,這些都是我自己許過的願望,我希望我能更獨立,更不執著,更有安全感,更交託。

真的是小我死一次。

我所執著,依賴,並感到心安的一切,都被剝奪走。工作室整個被白蟻吃掉,課也不能開。過往有許多東西讓一切運作得更容易,例如舒服的工作室,好多隨時可以動用的裝備,神諭卡,書,都上鎖了。

然而,外在的工具要與內在的一切取得平衡,不迷失在工具中,記得是累積在我內在的經驗及實力,讓我得以順暢的駕馭這些工具;也尊重並愛惜這些來協助我完成一切的工具。

。只留下最必要的裝備,我得以重新認識自己,相信自己。

 

 

友曰:「這個就是受困的你。以後你一激動,就看馬景濤圖提醒自己。」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