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

我身上有兩個有點大的刺青,每次我媽問我:

「兩個刺青!永久的!你都沒想過你會後悔嗎?!」

我都說:

「兩個小孩!永久的!你都沒想過你會後悔嗎?!」

週末整理房間,意外挖到20年前跟好友之間的信件和紙條,在溫暖跟感謝中,我愉快地將一切都丟進碎紙機裡。彎腰碎紙時看到自己的刺青,有種「真的走了好遠啊,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在茫然中受苦的人了⋯⋯」

每個刺青,都標記了我走了那麼遠,遠遠地離開了起點,遠遠地離開了那樣匆匆而單薄的歲月。

***

友曰:「什麼啊!居然扔進碎紙機!」

我說:「當然啊!我是不太留東西的人,銷毀了才好,省得保管。」

摸摸刺青,又開始期待下一個階段,我會到更遠的地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