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超渡

我一直持續的超渡我自己。
超渡,教育部國語辭典是這麼解釋的:「佛教或道教指藉由誦經或作法事,來幫助死者的鬼魂脫離苦難」。我想,意思就是以慈悲的心,把早該離去的那部分送走吧!
以前不快樂的時候,總是莫名的想哭,莫名的發怒,莫名的想傷害自己、傷害別人。現在才懂,其實哭的、發怒的、渴望傷害或被傷害的,並不是我,而是在我心裡那個情緒沒有平復的,小時候的我。
在這一兩年中,我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從來沒有忘記,只有想不起來」。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被我們忘記,我們只是想不起來。一件事情要讓我們真正的忘記,都需要特別去釋放。
「忘記」和「想不起來」的差別是什麼?打個比方來說好了,就像你有一包垃圾,隨手往屋裡角落一塞,時間一久,你再也找不到那包垃圾,但那包垃圾並不是真的消失了,你只是找不到。
「忘記」是指你真的把那包垃圾丟了,「想不起來」則是垃圾還在,只是找不到。就像垃圾放久了會發臭一樣,沒有被真正送走的情緒也會在你的生命裡發臭,我們抱怨生命、覺得生命令我們痛苦時,卻忘了把那包作怪的垃圾掃地出門。
這兩年來,我的內在力量一直成長,成長到某個程度時,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在最脆弱的時候呼求的神佛,其實都是未來的自己。靜坐的時候,偶爾會跳出一些我忘記很久很久的往事,那些悲傷的往事,其實就是藏在我心裡,一直沒被諒解的,以前的自己。
於是我開始回去超渡自己,拍拍那個國小六年級時哇哇大哭的自己,釋放掉委屈;擁抱國中三年級時執拗的自己,釋放掉受傷;安撫高中二年級時憤恨卻脆弱的自己,釋放了執著;原諒大學三年級時魯莽的自己,釋放了懊悔……一點一點的,垃圾真的開始被清除。先是大的,再來是愈來愈小的事件,就像鋪路一樣,危險的大洞先補,然後開始修葺小的凹洞。
今天我想起的事情,規模之小令我驚訝不已。國中作文課時,前座的同學回過頭來問我某個字的寫法,我大筆一揮,得意洋洋的寫上,順手丟了兩句:哈哈,崇拜我吧!同學接過紙條一看,微微一笑沒說什麼,課後我才知道我聽錯了,寫給他的,並不是他需要的字。隨著這個回憶而來的,是羞愧,對於自己得意忘形的羞愧。
這個回憶出現時,我立刻用EFT(會在義診教給大家的情緒釋放技巧)化解掉那小小的羞愧感,一邊驚訝「這什麼小不拉機的事,我居然沒有忘記……」小小的羞愧感,就這樣埋在我的大腦某個角落,靜靜的發酵,也靜靜的等我真正把它掃出門。
每個人現在的模樣,都是過去所有時刻的累積,在這個超渡自己的過程中,我修復了過去,我也知道我的現在、我的未來會因此更完整、更光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