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Come out of the closet.

無論現在的妳說些什麼,做些什麼,我都能從其中感覺到妳對我的愛與關心,能夠在這一生不停的叫妳「媽」,是我以前幾十年的幸福,也是我往後幾十年的幸福。對我來說,妳跟老爸過得好,永遠是我最誠摯的願望(雖然我有時候會忘記這個願望)。我第一次有那種「不求什麼,就是希望對方過得好」的強烈感覺,就是對妳跟老爸而發的。
我知道,有時候妳講的話,是妳的小我用恐懼領著妳說的。妳一直怕我全職投入「不是公立學校老師或公務員」的任何職業,所以妳總是潑我冷水,說遠距能量療法沒有用、說我不是這塊料。
我不會用我的小我跟妳針鋒相對,因為我知道妳只是怕我以後過得不好,妳正在用妳熟知的方式保護我。但是,妳也看見我這幾年的改變了,妳喜歡我的改變,不是嗎?我變得比以前成熟穩重、比以前優雅大方,最重要的,我比以前慈悲、寧靜、更有愛。
如果現在的我比以前的我有智慧,妳為何總希望我能完成高中時許下的願望(當個老師),而不願意相信現在的我,新找出來的生命目標呢?現在的我做的決定,只會比以前做的決定更好。
改變就像骨牌一樣,我不可能脫胎換骨的成長之後,獨獨留下了10幾年前的人生願望沒變。骨牌批哩啪啦的倒下時,我們都只是順流其中、接受,並且臣服,希望跳過某一張特定的骨牌不倒,還要其他的骨牌倒成妳想要的樣子,這不是很不自然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