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看得見河水和陽光的窗台

上週沒課的日子,一個人背著背包跑去紅毛城附近,在看得見河水跟陽光的窗台邊,寫信給以前教過的學生。
學生在暑假的時候寫了信給我,大意是學校的老師因為成績而大小眼,讓他上學的日子倍感受挫。那些寫在信裡的情緒,像是在發洩、又像是在求救。
我因此想起了國三那年,英文課堂上老師的一句話,讓我10多年不敢開口說英文。一直到上週的瑜珈營,我不知為何的大起膽子,當著全班的面用英文問老師問題,人很好的老師不但仔細講解,還稱讚我英文說得好,10多年不敢開口說英文的魔咒才就此破除。
我在信裡跟學生分享了這件往事,要他「不要做下對自己有所損失的決定」就好。10多年的恐懼及對於說英文的沒有信心,因為機會來了,所以得到療癒、得到釋放。
但是我學習英文的時機就這樣慢了10幾年。如果是在感情上受到傷害呢?如果是在金錢上受到傷害呢?還要停滯多久,那些卡住的舊能量才會重新流動起來,變成活水?
並不是我們所受過的每一個傷害都能運氣這麼好,千等萬等的等到了某個人來,按下那個復原的開關,稱讚我們、讓我們能輕盈的邁步走出從舊有的枷鎖。
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世界需要光行者。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