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SRT回饋分享-21.Dancing in the Light

本文從我舞,以我如是的樣子部落格中全文引用-
上午還算早起,九點不到就出門。
早在回巴黎前,便預約了今天要做「另類療法」。
呵,我現在的成長已進行到只有非體制外的療癒才能給我幫助的境地了!
關於這次的「另類療法」,其實我根本搞不清這是啥東東,又知這不是我需要去理解的專業知識,交給祂就對了。
準時抵達,在諮商室內坐了一會兒,諮商治療師才抵達。
門一開,一見那清秀潔美女孩,竟覺眼熟,好像曾在哪兒見過!
治療開始,她先幫我潔淨身體並潔淨空間,也稍微解釋整個療癒方式。
坐下來以後,先是一段禱告。
隨著她的聲音,我腦中浮起一張臉,天使的臉,祥和柔美而沉靜細緻,低垂著眼,不言不語,溫柔慈悲看著世間,極美極美。而我知,這張天使的臉,不曾出現在任何我曾看過的教堂壁畫上,卻又是所有天使共同臉龐。
她問起我為什麼要來做療癒?
嗯……,這問題我可得好好想一想,總覺那答案就只有一個,但一時之間,好像可以衍生出千萬個理由。
我先說了自己腹底那塊沉重而疼痛的鉛,說到希望今生靈魂可以快速成長,最後提到在創作方面,能靈感順暢。
她問:「為什麼希望靈魂可以快速成長?」
我無奈地笑著說:「因為希望可以早點離開地球。」
她問:「為什麼希望可以早點離開地球?妳當初可是搶著來呢!」
聳聳肩,我說:「我不確定。」
療癒過程中,她幫我清理了許多負面思維與能量,但這東西,被打散後,依舊在我周遭氣場裡,還會再回來找,只是此時我將有更清明的意識,可以辨識,可以不使之沾附。
清理的工作,尋找答案的歷程,她做得自然、順手、仔細而徹底。
我問了她一些問題,藉由她的回答,其實是幫我確認自己之前心裡的聲音與想法,尤其是內在蛻變後的一些思維與感受。
她說,我很容易沾染吸收他人負面情緒與能量。
我說,其實就在不久之前,我才終於發現,許多能量與想法,根本不是我的,我不過是穿戴上他人能量或是對我的期望地在行動,有時候,我根本是個「清道夫」,在幫別人進行清理工作!
她說,能理解到這點,已經很不容易了!
而她幫我清理掉這點。
隨後發現,我的靈魂可能以為藉由艱難挑戰與挫折可以學一些事,所以常給自己招惹來一些困境與造成困擾的人事物。
我聽到這,真的是挑眉毛、翻白眼。
對呀,這真的是我向來典型的做事風格,就喜歡往難的地方鑽!還喜歡把事情搞得很戲劇性,充滿挑戰,很困難!如果眼前明明遇到一堵山,我的回應從來不是放棄、往回走或是繞道而行,而是搖旗吶喊,開著戰車,火力十足地向前衝!
關於這信念,我也已不再需要,就清掉吧!
療癒邊進行著,我也稍微講了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況。
整理過後,發現我與舞蹈的志業其實與生命成長及靈魂進化緊緊扣連。
她需要理解我為何那麼想離開地球?
探索之後,發現我可能是某種常見的典型例子。
每個靈魂都是帶著自己設計的生命藍圖來到地球上學習,降生前,全與高我議會討論過,有些靈魂給自己設計了過難的議題,高我未必認同,但靈魂執意不改藍圖地來到世界上。在這情況下,靈魂容易覺得無助,覺得自己「為神所遺棄」。然而事實上,每個靈魂都是自願來到地球上。
呵,說到無助與「為神所遺棄」,這不正是我之前常哭哭啼啼的事嗎?
終於,我問:「出生前,我究竟在哪裡?」
一時之間,她也無法以三言兩語解釋靈魂學的事情,大抵上,若我沒誤解,我那時是在一個無肉身狀態的次元,可以通稱為「天堂」的地方吧。
哼!就說嘛!我從小就有感覺呀!就知道在出生前,我不在這裡的嘛!有可能真的好一陣子沒來地球了,害我老適應不良!
讓我感動的,是我的守護天使吧!
我一直都知道我有守護天使,而且把我守得很緊,把我照顧得非常好,至少有兩位勇猛健壯的天使,翅膀很大很大很大那種,一直守在我身邊。我覺得自己至少有兩到三位守護天使。
她說,我有七位守護天使哩!
我說,我的守護天使真的非常強,認真而負責。那時還在巴黎唸書時,有一回,我自己心裡又過不去,半夜喝了酒,一股衝動想往窗下跳!那時我人已經衝到窗台了,忽然感覺一股力氣將我向後拉,讓我不至墜樓。那時我就知道,是我的守護天使拉著我。
她問了一下,發現當時是那七位守護天使同時拉住我,還說:「妳一定力大無窮!」
我聳聳肩,說:「當時就一股衝動!」
最好玩的,是我的指導靈啦!
我的指導靈竟然羨慕我咧!羨慕我有肉身,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不像祂,只能跟著我跑。
我說:「啊不然下次換祂來當人,我來當指導靈!」
我的指導靈竟然說:「好!」
哈!敢讓我當指導靈喔?我這麼皮又這麼愛玩,不怕被我耍得團團轉嗎?!
還有呀,我的指導靈跟我有同個弱點,就叫:以自我為中心!
很好笑吼……!
她說,就圖來看,我其實發展得很完美,沒有太大問題,而且身心合一。
我說:「身體跟心靈合一,這很正常吧?!」
她說未必,有很多人其實是靈肉分開的!
至於我選擇了舞蹈,這是一條正確道路,而且我的創作能量並未淤塞,基本上是暢通無阻的。我現在可能就只是累了,兩年的台灣現實摧殘,真的讓我很累了。
我說,當人選擇朝自己要的方向走,有時便覺一整個「逆向行駛」,違逆市場潮流,很難不傷痕累累。
她說,順著自己的生命之流,原本就容易違逆市場潮流,而我早已根本是不可能不順著自己生命之流的人了。
我問:「那我這輩子該做的事情,是才剛開始,還是已經進行得差不多了?」
她說:「才剛開始!」
我激動地說:「那我之前都在幹啥?」
「準備呀!」
「可是我從小就聽到一股呼喚,就一直很認真地聽那個聲音,很努力地朝某個方向走,在眾人的聲音與內心呼喚之間,我永遠選擇了後者,努力到現在,一切都才剛開始喔!」
「妳之前累積很多,包括人類學跟舞蹈等等,現在才剛要開始發揮,所以妳可能會活很久。」
「可是我不想活很久!」
算了算之後,她說:「妳該做的事情已經完成百分之四十了,還剩一半!」
呃,一半?
這時心情突然有點複雜,一來很高興已經完成一半,好像也沒剩多少了;二來又覺得,啊我其實也還沒做出啥了不起的作品,就已經完成了一半,那這樣即使全部做完,全部加一加,好像也沒什麼嘛!
聊著聊著,她突然說:「妳真的有藝術家的靈魂咧!」
我問:「真的喔?妳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
「那我有學者的靈魂嗎?」
「不知道……。」
清理了許多東西之後,她發現我必須學著原諒寬恕一個在關係中帶給我傷害的人,必須讓這件事過去。
呵,這事不是我提的,是她自己發現的!
我說,事情發生以來,我非常非常認真努力地學著要寬恕這個背信叛離的夥伴,然而幾個月過去了,我都還在努力,努力將自己撐成更大格局,好學會原諒寬恕,而我好希望可以原諒寬恕對方。
她問:「那麼妳原諒關係中的自己了嗎?」
我說我連這都還在努力!對方的叛離,讓我花了好多時間在自省,一直檢討自己究竟是哪裡做錯?尤其當對方連自己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都說不清,一走了之,簡直就是留了一大張空白黑板,任我填上自己各式各樣的錯!
說著說著,她要我寬恕關係中的自己,也寬恕尚未能寬恕對方的我。
最後,高我要給我些忠顧與接下來的功課:關心、包容、關懷、顧及別人、溫熟對待自己等等。
她說我有雙銳利的眼,所以更要學著寬容包容。
最後抽到三張天使牌:Twin Flame 、Heal Away Addiction 與You are profoundly clairvoyant。
到了這裡,她跟小四跟我說的話,突然開始近乎如出一轍。
她們都說我的直覺很強,要我相信直覺。
她說,抽到Twin Flame,表示我接下來將遇到與我生命及靈魂非常契合的人、事或物,而她覺得比較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舞蹈,不過應該是人。
我說我早覺得情感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她說答案應該是人,還說:「妳總不可能離群索居吧?」
我說:「舞蹈逼使我必須走向人群哪!」
我問:「那個人是我認識的嗎?」
她說我還不認識,未來會遇到。
我說我很難想像自己還會談戀愛。
她說:「妳在跳舞前,也無法想像自己會當舞者呀!」
呵,也是啦!
昨天小四也是抽到一張明顯就是愛情的牌,還說我是可以擁有愛情的。
呵,最好是啦!更何況,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愛情。
然後呀,我的高我要我在精神上多休息,找點娛樂。
娛樂?啥叫娛樂?
舞蹈嗎?
不,舞蹈是我的生命!
音樂嗎?
不,音樂與舞蹈緊扣在一起!
電影嗎?
也不是!因我會在電影中鑽研!
最後,我隨口亂講:「那煮飯呢?」
她說:「勉強算是!」
我無奈地說:「可是我不喜歡煮飯柳……。」
呵,怎麼辦?我竟是個無娛樂之人!
可她說,我將在娛樂活動中,才能遇見那個人。
離開諮商室時,抬頭再看治療師,忽覺那是張男孩的臉。
在心裡問著:「妳我是否將有偶遇的一天?」
整個療癒過程進行了兩個小時左右,她幫我清掉的,其實都是我自己長期以來都知道的一些「性格黑暗面」吧,包括自毀自傷等等。有趣的是,我的根本問題幾乎只有一個:無助與覺得自己被神遺棄。
這療程發生的時間點,恰巧是在內在蛻變完成與剛從法國回來後,好像就只是更強化之前所有內省與轉變的成果。
我知道祂呼應了我先前的呼喚。
痛得不得了時,我跟祂說:「祢知道我是一個很願意成長的靈魂,但,不要再給我折磨苦痛了,我知道我這輩子要完成的天命是什麼了,我會好好地去做,就讓我在喜悅中成長,也讓我有足夠資源去做事吧!」
隨後,我徹底享受了一場愉悅自在的巴黎之旅,找回了自己與舞者身分。
我愈來愈堅信靈魂對自身命運的掌控權,當我不再想藉由痛苦挫折來成長,便召喚來另種成長方式。而我也相信,做完今天療程後,接下來在一些個方面,我便開始開快車了,也將更喜悅穩定。
今天與治療師的對談,其實只是更加確認我自己之前心裡的聲音。
我的直覺向來很準,只是我曾不太聽直覺的聲音,也讓蒙昧遮蔽了原本清明的雙眼。從小反覆出現的夢境、不知該向誰解釋的感觸與呼喚,以及此時對生命的價值觀與未來方向,突然之間,都得到合理解答。
我終於覺得已把內在處理到一個段落,面對自己,有種坦然穩定;面對生命,我知重要價值之於我何在;面對未來,我知自己渴望的創作何在。
若不去看存款簿金額,我深覺自己是個自由富足且不虞匱乏的人,哈哈!
治療師交代要多喝水且不能喝酒。
回到家,喝了不少水,下午倒頭就睡。
晚上還有點拉肚子。
2010年以來,我為自己清理掉好多東西,不斷不斷不斷去面對與成長。我知道問題向來就只在我的內在,如果不去面對處理,永遠跨不過這關。做足功課後,終於慢慢知道自己是誰,要的是什麼,也才終於清楚什麼根本不是自己的。
昨晚從小四家離開,搭捷運時,忽覺血液流進湛藍心底,心開始抽緊疼痛,這是被巴黎的風與教堂給換了顆心以後,心第一次有個感覺,而那在心裡流動的血液,是暗紅色的。
今天從諮商室走出來,我又感覺到心的存在。
心變輕盈了,細緻,初萌,生嫩。
終於再度聽見心跳。
嶄新的自己,自然開展新階段。
帶著一顆新的心,昂首闊步向前走吧!
而我也將繼續保持覺知,一但舊有慣習意念又回來找,便是輕輕揮走,不使之沾染或逗留。
只願感謝,感謝所有所有所有……。
與治療師談話時,我自然提到自己在台灣的不適應。
她說我認為台灣是塊文化貧瘠的土壤。
我承認了。
她說台灣在文化發展上,還是個小孩,當然不比歐洲。也要我學著寬容地去發掘台灣美麗之處。
呵,這道理我自己其實都知道!只是當人的好惡極強,對「美」的標準又如此精準嚴苛,真的是讓自己受苦了!
晚上,欣儒來家裡拿電腦,我聊到今天的另類療法給自己一個想法,想出去旅行,就在台灣流浪,算是給自己一個機會,用我自己的眼睛,去發現台灣美麗之處吧!
我想看海,原本想沿著東北角隨意走走,可我怕曬。
聊了聊,欣儒要我去蘭嶼。
呵,這也可行!那我就去環島,環蘭嶼島,呵呵!
我想要「移動」與「行走」,我可以從台北「移動」到蘭嶼,在那兒住個幾天,並在島上四處「行走」。我想要「走」,用自己的腳,帶著身體,到處走走看看地發現。
嗯,這計劃似乎蠻不錯的唷!
Teen’s小語-
另外推薦兩篇也有聊到SRT的文章:
http://jaladanse.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6.html
http://jaladanse.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7.html
適任的文字很美,照片也很美,舞者的靈魂躍然其中,連我都好著迷……適任已有自己的著作:《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公視「獨立特派員」也有她的專訪(點這裡)。

5 Comments

  • Posted 2010-06-06 06:44:22 0Likes

    請問~是不是做一次srt可能還有很多過往的東西(包括歷世)沒有被清掉,需要做很多次呢??清除掉的東西還有可能再回來嗎?謝謝
    版主回覆:(06/10/2010 01:34:21 AM)
    1.SRT算是一種可以一直使用的療法,因為我們每天無時不刻的,都一直無意識的接受別人的信念,或這個世界的集體能量流。所以我們會直接問你的高我,看看你的高我覺得你需要清理多少&清理的次數等等。
    2.清掉的東西就清掉了,你不要去撿回來,就不會回來。(撿回來=一直去想或一直探討)

  • Leya
    Posted 2010-06-06 15:03:57 0Likes

    若不去看存款簿,我也覺得自己是個超級自由富足的人哪!!
    這點跟我一樣耶:D (而且現在的我已經對存款簿的金額不再感到恐懼了)
    Teen,
    如果完全不相信靈性的這一切(也就是極鐵齒之人),去做SRT會有效果嗎?
    如果一個人的黑暗面很強大,是否要先進行「清理」,才有辦法進而感受到愛呢?
    版主回覆:(06/10/2010 01:32:38 AM)
    呃,完全不相信靈性應該算是腦的部分(也就是小我),他的靈魂會知道,我想,如果靈魂可以同意進行SRT的話,大概就會有效果。
    再來……你會怎麼定義黑暗面?

  • 小羽
    Posted 2010-06-07 12:59:16 0Likes

    我第一次做完SRT時,治療師告訴我,來自高我的判斷,如果我希望能在生活上有顯著的正面改善,至少還要再作八次(我聽到快昏倒了),不過,第二次做的時候,他告訴我,來自高我的判斷,居然只需要再兩次(所以情況也是動態的XD)。
    還有,治療師告訴我,已經清掉的東西不要一直去想,或是希望去找原因,如果一直去翻垃圾桶裡丟掉的東西,負能是會回來的唷~ 而如果自己的內在不改變,想法和習慣不改變,負能清掉又會累積了(這個Teen用「請人來幫忙打掃房子」的例子說明了好多次XD)。
    版主回覆:(06/10/2010 01:31:38 AM)
    沒錯,情況是會隨著靈魂的選擇而改變的。
    你和你的治療師都很棒捏~

  • mo
    Posted 2010-06-12 14:49:34 0Likes

    請問
    「清掉的東西就清掉了,你不要去撿回來,就不會回來。(撿回來=一直去想或一直探討)」
    如果不是用SRT清理那要怎麼知道已經完全清掉了呢?
    版主回覆:(06/16/2010 02:37:23 PM)
    當你看待那件事情的時候,心中的情緒只有感恩跟寬恕,沒有其他的波瀾,那就是了。

  • MIKAKA
    Posted 2010-06-14 08:34:39 0Likes

    很喜歡看你的部落格喔
    很多文字寫得很優美
    另外要說的是,台灣其實很美
    沒有你想像中的貧乏(我也出國到過許多國家…)
    尤其是台灣的山(阿里山,玉山,合歡山,苗栗,新竹觀霧,清境農場,武陵農場)
    建議你可以往山上走走
    在山裡面,人很少,但是你會感受到"充沛的生命能量"
    白天看的藍天,跟夜晚看的繁星跟銀河群
    都不是在都市中可以想像的…
    如果想要體驗另一種生命的奇妙力量
    可以試試看~
    版主回覆:(06/14/2010 04:21:01 PM)
    謝謝你~這篇文章我只寫了開頭和結尾各幾行,中間的全文是適任的文字。
    適任的部落格也很棒,推薦給大家!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