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SRT回饋分享-29.平衡內在男女的能量。

這是Angela的分享,原文網址在這裡
高我挑了個很適合的日子,請假沒問題(後來翻月曆才發現4/23是地球日耶),上課前我其實沒認真想問題,我以為高我會全自動列出要清理的項目,Teen問我想清理什麼時,還想說能不能直接問高我有什麼要清的,菜單上的我全都要清!最後是沒這麼問啦,有幾個最近常思及的項目我想拿來清,一是自信問題,二是敏銳度,三是事隔太久我竟然忘了!
今天花最多時間處理的是敏銳度。小時候我對身邊人的言行舉止較敏感,但我覺得這種個性真不好,大喇喇粗線條的人開朗快樂多了,希望我的神經也能粗一點鈍一點,不要這麼敏銳,然後不知不覺我變成有時候真的鈍到幾乎無感的境界,我知道敏感不會真的就消失(靈擺也搖頭),但它有時還真不知跑到哪去了,今天想把被我不當壓抑埋沒的她找回來,但我其實不想太敏感,所以適度就好。
看靈擺搖呀搖,搖出一個個前世挺有趣的,關於敏銳度這個女性能量受傷的前世:我是大修女(年紀跟職位都大),跟底下的小修女小修士三角戀,我喜歡小修士,小修士愛小修女(Teen:桃色糾紛修道院…),雖然我也清楚小修士不喜歡我而沒有受傷慘重,但被拒絕總是受傷,因此關閉了部份女性能量。
Teen說刻意壓抑女性能量太可惜了,讓男性女性能量平衡發展多好,「讓男性女性能量平衡發展」是很好的提醒,除了敏銳度,有些特質在某些時候我會刻意不表現出來,為了奇奇怪怪的理由,為了不想跟大家不一樣,這幾年漸漸明白,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誰說我一定要跟別人一樣呢?自由自在做自己最好。
處理今生小時候的事件,當靈擺從千位數開始一個個數字拼出西元年份時,我都跟著緊張起來,一開始點出18歲,但我想不出18歲有什麼大事件,這裡好像有受到干擾,所以再問一次,是9歲,我傷了一位朋友的心,當下也想不出什麼事件,這兩個年紀都跟我心裡預測的12歲不同,還好奇怎麼沒提到12歲,後來才想到,催眠課跟我自己都處理過了嘛。
過了1.2天,我想起9歲發生了什麼事,我確實傷了小學同學的心,以前還嘴硬不肯認錯,現在我真心誠意想跟她說對不起,只是她早已失聯,除了冥想跟她道歉外,我希望能當面跟她say sorry,這就要麻煩宇宙跟天使幫忙,請讓她再度出現在我面前吧!
忘記是處理哪個主題的前世,我是大天使,跟另一個大天使和守護天使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好像跟正義之類的主題有關,內容我都忘光光了,滿腹心思都在「我當過大天使?!」上面,(係金A嗎?甘嘸扣零?)Teen倒是很阿沙力說真的啊,為什麼不相信,加減還是有點懷疑啦,同時又開心暗爽的飄飄然。
噢,忘記的那個我想起來了,還是第一個列出來要清的項目哩,是「恍神」這件事。我有時會不自覺出神,例如明明在看很喜歡的書,津津有味的看,看到後來會突然發現,奇怪我剛剛怎麼有看沒有進去,呼吸課也常「不在」,是飄到哪去了?Teen說她SRT的同學也有這個症狀,後來才知道她是別人的守護天使,出神去服務了,說不定我也是?不是哩,但是恍神這件事似乎沒啥大礙,沒太多要清理的,清理完感覺有比較回神了。
我以為會是大項目的自信問題也沒什麼問題,也許是我自己設限,在眼前放了一層薄紗吧(拿掉拿掉)。今天聽聞自己當過大天使,靈性數值也蠻高的,脈輪也不錯,自信確實提高不少啊。
清理的過程有遇到一點阻礙,原來我前世的親兄弟替我上戰場卻因此腦部受重傷,對我有所埋怨,Teen把他送回愛與光的國度後,清理過程就順暢起來了,其實我感覺不出有受阻礙,一直盯著轉哪轉的靈擺看,太有趣了,但Teen手應該很酸口很渴吧。
SRT可以清掉沾附的靈體,關於靈體沾附這點我很疑惑,從小到大聽過不少靈異故事,《靈魂的命運》卻說在地球逗留的靈魂不多也無意傷人,其實我比較喜歡也希望後者是真,畢竟地球人跟無形的靈體在起跑點上就不一樣,井水跟河水相犯是為什麼呢?慈愛的宇宙為何如此安排?
Teen說她原本也不相信這些,但現在她相信。不過人有數千個單位,靈體才數百個,就像身體健康的人,雖然生活週遭充滿細菌病毒依然安然無恙百毒不侵一樣,靈體對人無傷大雅,就送他們回到愛與光的國度。
今天還有清理靈魂分體,高我建議留下舊的。半夜睡覺時,有種靈魂要離開身體感覺,不太舒服,半睡半醒間不知是好或壞遲疑了一下,心想如果這麼做是好的就繼續,我也不確定有繼續嗎?然後我做了些醒來就不記得的夢,最後夢到靈魂輕快的說:「我回來了」一溜煙回到身體裡。醒來想說這跟做SRT有關嗎?還是剛搬家睡新床不習慣的酸痛?(我以前作過幾次類似的夢,醒來都以為是睡姿不良造成的酸痛),但我想大概也不是巧合吧。
看靈擺搖呀搖真的很有趣,我的好奇心都被挑起來了,好想去學~(滾來滾去)
Teen’s小語-
最後一段的夢很有趣~總覺得大家都在SRT當中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