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蜿蜒的療癒幽徑(六)

然而,真正的療癒往往在課程或療程結束之後,隨著每個人的意志力與決心,持續的在日常生活中發酵著。
自從把跑掉的脊椎橋回正確的位置之後,又經過了幾堂瑜珈課(不論是練習,或是教學),我很確定自己拿回了身體長期訓練以來,所累積的力量。
以往我練習對牆倒立,一雙腳都在空中踢啊踢的,就是沾不到教室裡的鏡牆。脊椎橋好之後的某一堂課,我不太專心的對著鏡子一跳,先是「砰」的一聲,然後又是「砰」的一聲。
第一聲「砰」,是我整個人往鏡子大力撞上去,第二聲「砰」,是我摔在木頭地板上。兩聲大響之後,老師轉過頭來說了一句:「你是在幹嘛啊?……」
當晚我和朋友討論之後一致認為,我的力氣用來完成倒立是綽綽有餘的,之前一直做不起來,要不就是巧勁不對,要不就是「害怕」在作怪。
後來在家多練習了幾次,又誤踹耶穌上師一腳之後,我練成了靠牆手倒立。
然而,一口氣順利完成好幾個難度比較高的體位法之後,我開始變得有些魯莽。以前是很多動作不敢做,現在卻經常大著膽子,練習一些略帶風險的動作,有時候會成功,有時候會失敗,撞到和摔倒的機會變得比以前多。
直到有一天,阿斯坦加老師忽然對我說,他練倒立的時候,只摔倒過兩次。我才驚覺,我好像顯得太耐摔了一點?!~
以前是太害怕,現在是太不害怕,不害怕到有點隨意的嘗試著各種以前不敢挑戰的體位法。過程中有所收穫,但也因此真的吃了某些原本可以不用的皮肉痛。
我知道,接下來我要練習的是-力量接上了,我該怎麼做才能夠將能量和力量的應用,抓到一個平衡的點?
巧合的是,我以前能夠完成的站姿平衡,卻在中脈通了以後,做不起來了。原則上,只要是做到平衡的體位法,對於力道使用的拿捏,又比其他的更細膩,不是光靠強而有力的肌肉就行的。
我向醫師形容這個狀況時,順口舉了一個例子:「你看過金庸的倚天屠龍記嗎?」
醫師忽然眉頭皺起來,滿臉疑惑的回答:「嗯……呃……沒有,書裡有什麼奇怪的招數嗎?」(莫非以為我練成了奇怪的神功?)
其實我想說的只是倚天屠龍記裡的某個橋段:
張無忌在乾坤布袋裡,因為機緣打通了體內的任督二脈,一開始他不曉得自己的真氣流動已經比以前更順暢,當他看見成坤要逃走的時候,按照平常的習慣大步一跨,距離和力量都比他所預期的大得多,於是他一頭就撞上門框。
那天我們簡短的討論了一下這個狀況,我決定回家再多觀察一下自己。

1 Comment

  • ally
    Posted 2010-08-24 06:53:19 0Likes

    Dear Teen,
    昨天去給鄭醫生治療。真的是很專業的醫生啊~ 治療過程很有趣,讓我忍不住想寫個小小心得貼到我的blog上~~呵! 待會來動筆~
    Love,
    ally
    版主回覆:(08/25/2010 08:29:01 AM)
    好啊,我要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