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20110415小啟

「我有一個朋友,他是北京人,他個工作位高權重,充滿鬥爭,但是在爾虞我詐中,他還保有些純真之心。有一次,我跟他聊天,他說前一陣子單位裡人事變動,吹起大搬風,很多紛擾和不愉快,流言蜚語,各種中傷與暗箭,有回他覺得簡直活不下去了,他心一橫,就開了車往北方走。
他開了很長的時間,開到了內蒙古,秋天的草長過人。他躺在大草原上,看著天空,開始哭。哭了一下子,也沒多少滴眼淚,因為他發現,天空好大,躺在這麼高的草叢裡,如果死了,應該也沒人會發現他,世界原來是這樣的,你以為你很重要,其實你只對你身邊的人很重要。
我們,很渺小。
於是他回到北京,盡力的作個好人,對誰都盡量的秉持善意的對待,每回發生了過去感到會苦的事情,他就會想:『算了吧,好事讓人家佔去吧,至少確定有人是會開心的。』當然,這並不表示他會助紂為虐,而是在道德的判斷下合理的讓步與寬容。他說:『就這樣,也沒甚麼感覺苦了,大家好像覺得我變成更好的人,我發現,吃苦常樂。』
……
多年前在北京,我認識一個西藏朋友,叫才讓,他娶了個北京太太,開了一間小店,賣些西藏的小東西。有一天,我聽說才讓的店被搶了,我去看他,他的太太氣呼呼的見人就罵搶匪沒良心,直喊命苦,活不下去了,大家忙著安撫她。
我看見才讓一個人坐在旁邊,看起來很平靜的樣子,我過去問他:『你還好嗎?損失嚴重嗎?』他笑咪咪的回答我:『沒關係,不嚴重,搶走的都是值錢的,重要的都沒有搶走。』我聽了,一陣暈眩,這是甚麼意思?
對才讓來說,從家鄉帶來的破經書、家人的照片,是最重要的,最珍貴的。至於值錢的,沒關係,那只是值錢的而已。
原來,更多時候,『苦』是一種價值判斷。」
--《i love yoga》vol.8-p.12-1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