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全部都要斷捨離(三)

治喪期間,不知道是壓力太大、過度勞累,還是真的發生了退化,爸爸的記憶力變得很糟,糟到一些比較常一起處理後事事宜的親戚都發現了。他們說,我爸一天之內兩次忘記帶鑰匙、講過的話總是一再重複……被人點出來或好心問他時,又十分的易怒。
親戚半好心半抱怨的要我媽多留意,說那是失智症的前兆。我媽立刻示意要我先幫我爸看看狀況。於是我決定先幫我爸做一次SRT看看。然而困難的地方是--我爸才不信這些東西。
做個案之前,一定要取得對方的同意。在未取得對方同意的情況下,就替對方做個案,這是違反自由意志的。SRT可以不用當面為對方做,但是一定要取得對方的應允。有一天我就打電話給我爸--
我:「你在哪啊?在幹嘛?」
我爸:「在家裡啊,處理些雜七雜八的。」
我:「是歐!~要多休息啊!不要太累……我等一下幫你清一清喔!」
我爸:「好好、OK、OK……」
聽到我爸說好,我就奸笑著掛電話了。我媽表示:「你爸搞不好以為你要幫他打掃家裡。」我打電話前心想,如果我爸在靈魂意願上願意被清理的話,那他就會答應我;如果他不要的話,他會不回答我的問句,讓我得不到他的應允。
既然應允,那我就當作他心裡願意。事實上,在整個做個案的過程中,清理出來好多沈重的能量。如果不是在靈魂的層面上願意接受個案的進行,我想,這些應該清不出來。
為我爸做個案的過程中,隨著高我的眼光打開他的靈魂記錄,我才發現,那些曾經在我爸成長的過程中累積的傷害,讓他對於「愛」充滿了矛盾的情緒……
到底愛的內涵是什麼呢?如果愛是唯一的解答,為什麼我們總在名為「愛」的行為及關係中受傷?我不被愛,是因為我不夠好嗎?如果我內在有愛,為什麼我感到如此的受傷、無法寬恕?如果我內在無愛,那我究竟為了些什麼生存?……
好多好多的問句,好多好多沈重的情緒,好多他對自己的疑惑與矛盾,好多他對我們的困惑與不解。這些矛盾,隨著奶奶的往生而升高,爸爸的兄弟姊妹間因為奶奶的遺產分配,衝突也開始浮上檯面。這些,都是沒有解答的。因為愛無法被估計、愛無法被量化,到底誰該分多、誰又該分少?標準在哪裡?不是愛的話,那能憑依的是什麼?
於是在某一個層面上,爸爸想躲進健忘的世界裡、躲進失智的世界裡,這樣,就不用再想,也不用再矛盾了。
因為他什麼都忘記了。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