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生命的流(下)

偶有朋友或部落格讀者會寫信來,問我生命的轉折處該怎麼選擇。我覺得,我會抵達今日所在的位置,好像也不完全是自己選擇來的,有一部份,生命也幫我作了選擇。
回首看2007年寫的計畫,再看看2012年的自己(哇!15年進度表已經用掉1/3了耶!),我現在選擇的工作、正在作的事情,都是2007年沒聽過也沒想過的--當年的我,根本不知道有所謂的「身心靈」這樣的產業。
拿當時與今日成為對照組一比,真的會覺得對生命的規劃其實不見得有用處。
2007年我剛從中文研究所畢業,我並不打算在學校裡教書,有一段時間很認真的準備成為華語文教師,也真的考到教育部的認證,算是可以通行於國內外的合格華文教學師資。
然而,我現在的理解是,如果我們在某一條路上面一直走不通、一直走不下去,或者一直努力卻一直受挫,也許我們就不要那麼抗壓、也不要那麼努力了。
放下我們原有的時間表,信任這一切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有更重要的另一個方向要我們去走,或者有些更隱蔽的禮物,要我們從不停的受挫中找出來,所以我們的努力和抗壓,才顯得如此的徒勞無功。
另一個參考點是--坦承面對自己在努力的過程中,快樂嗎?甘願嗎?不快樂不甘願的話,我們到底在努力忍耐什麼?我們這麼努力之後,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呢?對我們來說,最有價值的究竟是什麼呢?
當生命的流把我們沖刷到某個點上的時候,那代表我們要在那個點上,把當下的事情做好,唯有完成那個地方的一切,生命的流才會把我們沖到下一個點去。
我2006年夏天剛搬回家的時候,跟家人一直處不來。想想也是,我2000年跑到離家三百公里的地方念大學,不就是因為跟家人相處不好?一溜煙跑去外地躲了6、7年,怎可能搬回家後,問題就自動被解決?
於是剛搬回家的時候,真的超痛苦的,成天又想要搬出去。當時也很奇妙,就這樣一直搬不走,找不到適合的理由,也沒有適合的條件讓我搬離家裡。2006年開始,頭一年真的是天天跟家人吵架,我一個人跟其他所有人都處不來,當時也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後來好像是被我弟感化,再加上開始接觸到靈性成長的訊息,慢慢的,我才定下心來好好處理自己跟家人之間的事情,很多適合成為一個身心靈工作者的特質,也在這幾年「願意面對自己的生命課題」的心態中,逐漸的長出來。
把家人的課題都處理得差不多之後,忽然間,可以搬離家的機會就出現在我面前,讓我有權利選擇是否要搬出去住。
我想,生命的流的幽默之處就在這裡--
祂要我去的地方,我死扳著石頭還是死抱著柱子不放,終究還是會以各種方式被沖過去;
祂要我停下來的地方,我想離開也沒用,跟被流沙吸住腳一樣;
祂要我學會去面對的課題,我溜去哪裡也沒用,繞了大半圈還是會被捲回漩渦的中心點;
祂說完成的,我想繼續呆在舒適圈裡,下場當然是又被沖走……
在這個被沖來沖去的過程中,我想我們的自由意志就在於「那我們可以對這樣的流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與態度呢」?以前的我會想要透過具體的規劃與計畫,以求鞏固自己的安全感。現在,我知道生命的流是不能控制的無常,是我們最初基於恆常累積的「業」,為自己規劃好的神聖藍圖。
在宿命的基礎上,我的自由意志就用在盡可能讓自己的造命發揮到最多,盡可能保有清晰的較高視野,並且一直對自己的選擇保持清醒。
我認為人的造命力量和選擇的自由度還是很高的,只是我們能夠選擇的,一直都是自己的內境,而非外境。知道自己在作什麼、知道自己為什麼而作,我想,我們就不會把如此幽默的生命的流,誤看成猙獰而殘忍的面孔。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