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

image

昨晚和好友去看了電影版的悲慘世界。劇情就不多說了,有興趣的話很多資訊可以google。
看完電影,我想,整齣劇確實是由Jean Valjean的歌詞:「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來貫穿劇中所有光明面的。Jean Valjean原本對世界那樣的憤恨,卻在允許自己接受來自主教的寬恕,以及接受來自Cosette的信任與愛之後,變成了有能力給予別人無條件的愛與寬恕的人。
看完電影之後,我心裡想著:希望我也成為能夠給出無條件的愛與寬恕的人。隔天我換了手機,通訊錄裡的聯絡人全部不見了,就跟主圖一樣,我的聯絡人一、片、空、白……
妙的是,我看著空白的通訊錄,第一個想到的是「要把常聯絡的朋友和家人一筆一筆加回來」,第二個想到的居然是「要把之前封鎖過的號碼也加回來,免得我又接到他們的電話」。
我並不是一個很擅長處理衝突場面的人,若是遇到讓我非常不想繼續有交情的人物,通常我會選擇無聲的淡出,友善但冷漠的退場--先是不主動聯絡,再來就是直接封鎖對方的電話號碼,這退場,既是由對方的生活中退場,也沒有餘地的讓對方從我的生活中退場。
我的淡出不愛掀起戰火或波濤,卻決絕的沒話講,不聯絡就是不聯絡,無論對方壽夭窮通,我不會留下任何讓自己再看一眼的餘地。能讓我做到這種地步的人也不多,當我選擇來這套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對對方是很多意見的--我覺得自己正確到了極點,對方又錯誤到了極點,才要這樣一點餘地不留的恩斷義絕。
結果,通訊錄就這樣不見了。
我立刻能想起來的聯絡人,都是最常聯絡也最重要的,屈指不過數個(所以之前那上百個聯絡人是怎麼一回事?);我從電話簿封鎖過的聯絡人,他們也在Whatsapp、Line跟一堆有的沒的社交軟體上被我封鎖,也沒了。前者對我來說還沒那麼讓我困擾,後者對我來說,跟苦心搭建已久的城牆被拆了沒兩樣。
但我想,那就是我的願望正在實現吧?「希望我也成為能夠給出無條件的愛與寬恕的人」。
那些被我封鎖過的人,從來不知道他們被我封鎖了。他們的日子依舊過下去,只有我一個人心裡過不去,憑著我心中那把尺,判定對方出格。若是興沖沖的告訴他們「我寬恕了你們云云」,我想對方只會覺得我優越得莫名其妙。
我只是觀察了自己對空白通訊錄的反應,發現了我仍然築了一道心牆,掙扎了一下,看見自己沒有城牆時的不安全感,再掙扎一下之後,決定不再重新築起之前的牆。就這樣。
關於愛與寬恕,我仍然不是一個有智慧的給予者,也不是一個有智慧的接收者。在愛與寬恕交流的分寸與方式上面,我仍然有許多的盲點與創傷。但我想,下定決心學,並接納自己學習過程中的每一次失敗或任何狀況,日子總是會愈來愈不一樣的。
後來和朋友聊天時,我想起電影裡有一幕Jean Valjean接納了主教對他的寬恕後,把註記了他是罪人身份的身份證撕了扔掉。雖然那表示他從此用假身份逃亡,但我覺得那更是代表了「寬恕,足以讓一個人對自己的認知歸零,並重新開始一個更能自我實現的起點」。
我想,空白通訊錄告訴我的「一筆勾銷」,或許也有些這樣的意味?能給愛的人,也能接受愛。在練習的過程中,放下對別人的評斷,也放下圍繞在自己的身邊的牆。

1 Comment

  • Sabrina
    Posted 2013-03-08 03:29:25 0Likes

    Teen:謝謝妳。再次看妳這篇文章,打開了一個我心裡糾結好久的結。
    能夠給予無條件的愛與寬恕的人,才能接受愛。
    真的謝謝妳;)
    版主回覆:(03/21/2013 02:07:21 PM)
    我看完電影之後,就決定把這也當成我的目標,結果內在那些尚且沒有愛的部分,就陸續被激發出來。過程並不舒服,但是也因此重新認識自己尚且無愛、和已經很有愛的部分。
    這樣的過程與結果,是我很喜歡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