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

image

昨晚和好友去看了电影版的悲惨世界。剧情就不多说了,有兴趣的话很多资讯可以google。
看完电影,我想,整出剧确实是由Jean Valjean的歌词:「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来贯穿剧中所有光明面的。Jean Valjean原本对世界那样的愤恨,却在允许自己接受来自主教的宽恕,以及接受来自Cosette的信任与爱之后,变成了有能力给予别人无条件的爱与宽恕的人。
看完电影之后,我心里想着:希望我也成为能够给出无条件的爱与宽恕的人。隔天我换了手机,通讯录里的联络人全部不见了,就跟主图一样,我的联络人一、片、空、白……
妙的是,我看着空白的通讯录,第一个想到的是「要把常联络的朋友和家人一笔一笔加回来」,第二个想到的居然是「要把之前封锁过的号码也加回来,免得我又接到他们的电话」。
我并不是一个很擅长处理冲突场面的人,若是遇到让我非常不想继续有交情的人物,通常我会选择无声的淡出,友善但冷漠的退场--先是不主动联络,再来就是直接封锁对方的电话号码,这退场,既是由对方的生活中退场,也没有余地的让对方从我的生活中退场。
我的淡出不爱掀起战火或波涛,却决绝的没话讲,不联络就是不联络,无论对方寿夭穷通,我不会留下任何让自己再看一眼的余地。能让我做到这种地步的人也不多,当我选择来这套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对对方是很多意见的--我觉得自己正确到了极点,对方又错误到了极点,才要这样一点余地不留的恩断义绝。
结果,通讯录就这样不见了。
我立刻能想起来的联络人,都是最常联络也最重要的,屈指不过数个(所以之前那上百个联络人是怎么一回事?);我从电话簿封锁过的联络人,他们也在Whatsapp、Line跟一堆有的没的社交软体上被我封锁,也没了。前者对我来说还没那么让我困扰,后者对我来说,跟苦心搭建已久的城墙被拆了没两样。
但我想,那就是我的愿望正在实现吧?「希望我也成为能够给出无条件的爱与宽恕的人」。
那些被我封锁过的人,从来不知道他们被我封锁了。他们的日子依旧过下去,只有我一个人心里过不去,凭着我心中那把尺,判定对方出格。若是兴冲冲的告诉他们「我宽恕了你们云云」,我想对方只会觉得我优越得莫名其妙。
我只是观察了自己对空白通讯录的反应,发现了我仍然筑了一道心墙,挣扎了一下,看见自己没有城墙时的不安全感,再挣扎一下之后,决定不再重新筑起之前的墙。就这样。
关于爱与宽恕,我仍然不是一个有智慧的给予者,也不是一个有智慧的接收者。在爱与宽恕交流的分寸与方式上面,我仍然有许多的盲点与创伤。但我想,下定决心学,并接纳自己学习过程中的每一次失败或任何状况,日子总是会愈来愈不一样的。
后来和朋友聊天时,我想起电影里有一幕Jean Valjean接纳了主教对他的宽恕后,把注记了他是罪人身份的身份证撕了扔掉。虽然那表示他从此用假身份逃亡,但我觉得那更是代表了「宽恕,足以让一个人对自己的认知归零,并重新开始一个更能自我实现的起点」。
我想,空白通讯录告诉我的「一笔勾销」,或许也有些这样的意味?能给爱的人,也能接受爱。在练习的过程中,放下对别人的评断,也放下围绕在自己的身边的墙。

1 Comment

  • Sabrina
    Posted 2013-03-08 03:29:25 0Likes

    Teen:谢谢妳。再次看妳这篇文章,打开了一个我心里纠结好久的结。
    能够给予无条件的爱与宽恕的人,才能接受爱。
    真的谢谢妳;)
    版主回复:(03/21/2013 02:07:21 PM)
    我看完电影之后,就决定把这也当成我的目标,结果内在那些尚且没有爱的部分,就陆续被激发出来。过程并不舒服,但是也因此重新认识自己尚且无爱、和已经很有爱的部分。
    这样的过程与结果,是我很喜欢的。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