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Atha。

972037_4895578791680_1991923079_n

瑜珈經以一個很美的字作為整部經典的第一個字--「atha」,atha的意思是「現在」。所以瑜珈經的第一句經文「Atha Yoganusasanam」,意即「現在,開始瑜珈的修行」。
我後來部落格文章愈寫愈少,生活變忙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隨著內在的領悟與轉變發生得愈是精微細緻,那些體會就愈無法言喻。語言是粗糙而平淺的媒介,我也沒有陳雪那樣細膩而老練的文字運用能力,於是再怎麼生動的經驗與凜然的清醒,往往都會在我試圖以文字敘述時,失真到蒼白。
留意到這件事情之後沒多久,我開始注意到另一個更重要的、造成溝通失真到蒼白的原因--語言文字天生的限制與這一個原因比起來,相對影響力小得多,也比較容易被發現。
很早以前,我就開始以老師的身份為業,從教國文、教瑜珈,到現在教工作坊跟做個案,不知不覺的,我經常是被人徵詢意見的對象。然而長久下來,我發現當我回答問題,不管回答的內容為何,很多人往往在我的回答中,只撈出他想聽的隻字片語。
人對原本就理解、熟悉的東西會有安全感,自然而然這類的資訊一出現,親切感油然而生。可是我們不就是為了要聽到新的知識、新的意見,所以才向其他人徵詢的嗎?如果徵詢只是為了聽自己已經知道的事情,又為何需要徵詢?
每個人、每天、每一句話,可能都發生類似的狀況,只是我們習以為常,以致於沒注意到我們所有的表達與溝通,都在傳遞的過程中,被這種「選擇性的接收原本就熟悉的部分」的習慣,扭曲的不成模樣。
上週某一日傍晚,我趕著在政府公家機關下班前要把一件事情辦好。搭車前往該單位的路上,我上網確認該公家單位的服務時間到平日的18:00之前。為求保險,我決定事先打個電話過去確認一下。
於是17:35左右,我打了好幾通電話,每次都在總機那邊漫長的等待之後,莫名其妙的被掛掉;好不容易再打通,居然是「現在是下班時間」的電話錄音。這時候我心裡開始焦躁起來,從前看過的笑話又很不湊巧的浮上心頭:
有三個小孩在比誰的爸爸動作比較快。第一個小孩說:「我爸爸最快了,桌上的咖啡杯掉下來,他可以在杯子跌到地面之前把杯子接住。、第二個小孩說:「我爸爸才快呢,他去打獵,在 200呎外射中一頭鹿,在鹿摔倒地面之前他可以衝上去把鹿扶住。」第三個小孩說:「我爸爸是公務員,每天下午五點下班,他四點半就到家了。」
我心想,該不會公務員們已經都在家了,總機才一直把我掛掉吧……打著打著好不容易有人接了,我在電話裡有點不耐煩的說:「你們是6點下班對吧?我會盡快過去辦個手續。」
對方在電話裡有點愣住,但還是答應下來,請我盡快在下班前抵達。
這時候,我心中對公務員的成見已經浮現上來了。等我滿頭大汗的衝到櫃臺前面,表明要辦理的手續時,辦事人員對我說:「小姐,今天只能幫你先登記,沒辦法完成全部的手續。」
一聽到這句話,我的心情簡直可以用「正中下懷」來形容,不知不覺的音量就提高起來,這時候櫃臺人員又說:「今天只能幫你填寫申請單,因為銀行已經休息了,我們沒辦法完成繳費手續的部分。」
後來總算是順利但氣氛有點僵的完成初步登記作業。但出了建築物大門之後,我才發現,我在「過去的經驗」裡曾經體驗過公務員會因為接近下班而嘻笑憊懶,於是我也就預期「等一下」公務員會因為我的出現而對我感到不滿。銀行3點半就休息是事實,並不是我被有意刁難,我卻在「過去」的陰影下,為了還沒發生的「未來」防衛、發怒……
說穿了,我不過就是先想好了最糟的情況,然後不知不覺的開始預期最糟的情況發生。一旦發生,我就能把我預先準備好的防衛跟攻擊秀出來,跟那個最糟的情況搏鬥。
可是這一些都不需要,真正讓我發怒的並不是外面的世界,而是我心中的影子。在沒有倒空的情況底下,看什麼、看誰,其實都只是看見自己心中的殘影。就像禪卡的Fighting--
img318

這個人把拳頭握得那麼緊,對抗的是什麼呢?他對抗的是圖面右上角,他心中的幻影--那些過去的陰影、未來的憂慮。離開了「現在」,一切的言行都變得無用,因為我們正在對並不存在的一切起反應。「現在」這個珍貴於難以言喻的神奇存有,就在我們的分心之下,被忽視、被棄置。
這麼說起來,瑜珈經的第一句經文:「現在,開始瑜珈的修行」,似乎就不再只是一句開頭語,更深奧一點,該是這樣解釋的:「瑜珈的修行開始於活在當下。」
我們唯有將自己內在的過去與未來倒空,全新的現在才有辦法進入我們。
幾個月前,我開始玩一個叫做「懂裝不懂」的遊戲--聽朋友在說話時,不去預期「吼他這個人還能講什麼新東西出來,不都那些」,假裝我正在聽一個全部都不懂的東西,甚至,當成我第一天認識這個人;做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時,不去想著「很煩耶我根本就作膩了」,假裝我正在做一件第一次做的新鮮事。
不知道為什麼,玩久了,耐心自然而然被培養出來。
我想,「懂裝不懂」的遊戲,是否也小幅度的讓我練習倒空自己?讓所有的事物在我眼中,都多了新意?我不太確定。
唯一在遊戲中很確定的事情是--什麼都知道的生活,真的很無聊。

1 Comment

  • ijoy
    Posted 2013-05-29 01:31:15 0Likes

    親愛的Teen:
    我是這星期一讓妳做SRT的日光裕
    在這一章牌卡中,我好像看見我父親的影子
    好想幫他 卸甲
    不過看來我要先學著倒空我自己,是不是?
    版主回覆:(03/17/2014 02:47:06 AM)
    是的,你親身經驗過「逐漸的放下對防衛的需求」的過程,才有能力協助你最愛的人:)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