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周刊专访分享。

2013年7月承蒙《国际商情双周刊》诸多同仁的爱护,邀请我进行一个下午的采访,让我有幸为这一期的周刊封面,贡献了一部份的专栏内容。

 

出刊以后,我与采访记者一致认为当日聊到的内容,很多碍于版面及周刊走向,没有办法与所有读者更完整的分享。以下是征求到照片与访纲版权之后,将当日的访问内容整理如下--

 

图片由国际商情双周刊提供。
 

。请简介一下Teen的服务项目有哪些?。

 

我会分成三类--瑜珈课个案咨询工作坊教学。我的历程是先从做个案开始,灵性咨询的一对一个案大约工作了2、3年之后,才鼓起勇气开第一次工作坊。

 

从咨询的角度来说,「做个案」是一个比较独特和个人化的过程。即使面对着同样的焦虑(例如都一样烦恼没有对象/没有钱/生活没有目标),焦虑的成因也会因为是不一样的人而有不同。咨询的过程是一对一的,于是可以专注在个案本身的独特性上面,在一对一的讨论过程中,找出有效率的解决方法。

 

工作坊进行方式是一对多的团体课,课堂中会讲到的是一些大的概念与原则,以及自我疗愈的技巧。参与工作坊的学友们得到这些概念、原则、技巧之后,回家自己应用跟练习,咨询的、独一无二的部分,相较之下是少很多的。

 

不过团体课往往会有个案咨询过程中营造不出来的「团体疗愈」效果。会凑成刚好一班,往往其中的参与学员们会有共同的特性,上起课来共时性的感受也很强烈。

 

瑜珈则是另一个取径。

 

627234_408445879218817_1954150533_o
 

 

我还蛮庆幸最初决定成为身心灵工作者的同时,也开始了我的瑜珈练习,如今也有能力教瑜珈。在教与学的过程中,我体验到身体跟心灵并没有界线;看似坚实的身体,其实是一个不停变化的承载平台--

 

我们的身体里,承载着不可捉摸的生命能,我们的感知也不受身体的侷限,心智的引导与训练、感知力与觉知的培养,都说明了身心灵三者并不是分开的。这三者在同一条轴上,从粗糙的一端,到细微的另一端;从具体的一端,到抽象的另一端。

 

在身体、心智、灵魂的完整与清晰度,都要齐头并进,生命的品质才能提升。我对自我成长的认识是「不光是肢体的练习,也并非只注重灵性的提升」,真实自我原本就是中立的,于是少任何一个都不行。

 

。为什么会想要做这么抽象的灵性服务?契机为何?。

大约在我20-24岁左右,精神上遭遇了比较长时间的困境。当我实践成长过程中接收到的价值观时,我发现自己当时唯一能依靠的信念系统,会导致我在生活中失去快乐的能力。这问题累积到我24岁左右,已经变成生存的障碍。当时生活其实并不颠沛流离,甚至是安定而富裕的,但是心里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我曾经求助于大医院的精神科,但是医生诊断谈话约20秒之后,只开了抗忧郁的药给我。领了药回家吃,也只是昏昏沈沈的不太能感觉到自己的忧郁。我当时不愿意浑浑噩噩的接受这种治标的方式,就开始自己找方法疗愈与求生,后来柳暗花明的在自我觉察与向内观照的途径上找到解答。

我想,认清并学会把人生活得更自由快乐的哲学,是重要的。

随着我们愈是认识自己,我们愈能脱离普世的价值观、重视自己的独特性,于是我们不会汲汲营营于世人普遍认为的成功,并期待到达普世的成功后能够快乐;相反的,因为我们重视自己的独特性,接纳自己的独特性,我们便能对自己内在那条独一无二的、通往快乐的大道有信仰。

内在的价值观改变了,这一生追求的目标会改变,重视的事情会改变,生活中的优先顺序会改变,于是过日子会真的像活着,而非只是挣扎着生存。

。自己认为的自己的服务特色为何?。

以幽默的方式将有用的东西分享给有兴趣的朋友,大概是我渴望在每一次的课程或个案过程中表达的。无论做个案或教课,我都不正经也不严肃。另外,教的东西有用、真的能够达到我所坚持传递的目标,我才教。

在长出特色来的过程中,我也经验了一些突破。我以前的其中一个人生信条是「要严肃认真才会成功」,严肃带来的压力让我很有安全感。

我22岁开始在补教业教课大概4、5年,教书过程虽然培养出某一种程度的谐星风格,但那时候讲笑话、掌握课程气氛,也是在「严肃的认为要把课教好」的信条之下,衍生出来的表演形象。

换言之,笑话都是经过安排跟计算的,目的是把一堂课教得有趣、让学生对我的接受度比较高--那时候教课就是表演,把要教给学生的东西融合在表演中。

后来在身心灵领域工作以后渐渐出现的「幽默」的风格,就跟当年刻意的讲笑话、掌握课堂节奏与气氛不一样了,幽默比较像是我原本就具有的特质。我想,「能够幽默」或许也代表我的真实自我的特质,逐步的被我自己允许浮现出来。

 

。可否大概介绍一下会来寻求协助/服务的客群的特色?。


女生远多过男生,男女比例我没有仔细算过,但感觉起来可能有1:20的差距。最年轻的我遇过高二生,年纪最大的超过60岁。各种职业、各种类型的人都有。不过整体上来说,有能力、有管道求助于灵性咨询或能量疗法的人,一些物质生活的条件必然都在水准之上。

 

。Teen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样的市场变迁?
(以前和现在大家对于比较形而上、抽象、着重在心和灵的服务的态度与接受度的变迁?)。

 

我年轻的时候没有宗教信仰,对这类神秘的事物或者心灵哲学等等的东西也没有深究,实在是无从发表意见。不过这个阶段的身心灵产业,我想我主观察觉到的几个点是这样的--

 

1,宿命论吹熄灯号,一般人更愿意在乎造命论的部份。
认命的说服自己接受现状的人们愈来愈少,有愈来愈多人相信自己的命运及生命方向掌握在自己手里,也很愿意朝这个方向努力和迈进。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当人们能够为自己的生活负起100%的责任时,改变生命的力量就回到自己手里。

 

2,心想事成与企业鼓舞训练,逐渐被向内探索/自我成长/自我实现取代。
2007年《秘密》在台湾出版之后,陆陆续续的就有更多的类似心灵书籍被大众接受。这本书在当时掀起一阵「心想事成」的热潮,也因此衍生出了不少相关的心灵课程,一些企业也在当时引近了类似的鼓舞、训练课程。

 

然而这个趋势现在已经逐渐的被自我成长、自我实现的需求取代,因为有更多人相信透过内在信念的扩展,自己的生活可以自己创造,人们也愿意重视、接纳自己的独特性,与其心想事成,不如享受创造的过程。

 

。苹果日报统计出,目前台湾的单身人口逼近950万,而也有越来越多现象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单身人口真的越来越多,请问在执业过程有感受到这样的趋势吗?。

 

有。其实我觉得这不用透过灵性工作,每个人观察自己身边的朋友,大概都可以感觉得到。

 

。来寻求各种工作坊的服务的人里,因为单身衍伸出的寂寞焦虑的个案数目多吗?有没有什么样的趋势可寻?。

 

因为单身衍伸出的寂寞焦虑的个案并不特别多。我会觉得这个议题势必会讨论到「关系」的部分。寂寞焦虑跟单身无关,寂寞焦虑来自于对「关系」的无能为力--与自己的关系、与自己的亲人/有人/爱人的关系、与世界的关系、与神的关系。这些关系没有搞定的话,寂寞焦虑是必然的,单不单身都一样。

 

如果为了不要寂寞、不要焦虑而投入一段关系的话,那是很不健康的一种作法,这等于是把另一个人视为自己内在寂寞焦虑的解药。在亲密关系中,一开始或许能够缓解单身的寂寞焦虑,可是内在若是有着尚未被平衡的部分、尚且不能接纳自己的部分,这些,往往都只会在亲密关系长时间、零距离的相处过程中,被更强烈的突显出来。

 

仔细看前面几项:与自己、与自己生活里的人们、与神、与世界的关系,这些归纳起来,其实只有一个:与自己的关系。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别人?如何看待神?我们的世界观是什么?最终都只与我们自己有关。

 

循着「单身不舒服、单身很寂寞焦虑」的线索去寻找,往往会顺藤摸瓜的摸出造成生命困境的信念阻碍。这些阻碍不知不觉的影响了一个人所有的人生刻面(facet),只是单身这个征兆比较容易被观察出来。所以这个问题我的理解是「某些错误的信念或尚未痊愈的内在创伤,造成了寂寞与焦虑,单身只是一个外显的征兆」,而非「因为单身所以寂寞焦虑」。

 

我常常会和个案一起发现自己的寂寞焦虑根本跟单身无关,却因为误以为自己是单身才寂寞焦虑,循着这个理由投入一段关系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吃错解药。我们和别的人事物的关系,不可能好过我们和自己的关系。

 

。就找寻伴侣和两性关系这件事,每个时代可能都有自己的困境,以您的看法,妳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的困境和阻碍在哪里?。

 

 

我觉得比较像是人的迷失。

 

渴望透过外界的成就肯定及认识自己,这个过程很容易迷失,在达到成就之前,我们无法喜爱自己,也无法直接的认识自己。试图透过外在的成就肯定自己必然是一个辛苦的过程,因为我们正在那个过程中,将自己塞进一个极可能不合身的价值观与信仰中。

 

。您对于这个时代因为单身所衍伸出的焦虑的看法?您会建议如何去面对这样的焦虑?。

 

 

学习自处,跟勇敢的对自己诚实。

 

这个时代的人比之前的人更容易独身到老。如果人生是一个必然会渐渐变冷、变黑、变孤单的过程,那么有能力跟自己好好相处,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诚实、不自欺,可以省下很多不必要的、浪费精力的逃避过程。能解决烦恼的解药都很简单,甚至说起来都是老生常谈,只是每个人心中不愿意接受解药的理由,成千上万

 

。请问目前台湾类似的灵性工作坊多吗?您认为必须要经历的训练为何才能胜任这样的工作?。

 

跟其他国家比起来的话,台湾这类的课程和工作坊算是蛮多的。我认为成为身心灵工作者只是一个选择,就像选择成为建筑师、选择成为自由业者、或选择创业一样。

 

只要愿意将这份工作做好,自然就会愿意把时间、精力、热忱会投进来;投入之后,相应的挑战会来、上天会给我们机会看见自己在喜爱的工作中尚有力有未逮的地方,这时候我们可以选择克服这些,或是放弃。说到底,能否胜任工作,还是人自己的选择。

 

就好像教瑜珈一样,要合法教瑜珈的执照或认证很容易就可以取得,但教瑜珈的能力从来就不来自于那些执照跟认证,而是来自长期坚定而诚实的自我练习与自我观照。不然这跟考了驾照却从不开车一样,有合法驾驶执照但没有能力上路。

 

我想,做个案或主持工作坊的能力来自对生命的热情、对自己的喜欢,以及对「让自己和所有有情众生都好好活着」这个信念的决心。

 

。为何定名为「自然醒工作室」?。

 

有一次我在光的课程课堂上坦承:「我不是个好的八肢瑜伽练习者,因为我爬不起来,可是八肢就是要早起练习的派别;如果可以,我要睡到自然醒才起来练瑜伽。」学生说:「那你要当『自然醒瑜伽』的宗师,自创!工作室也要改叫『自然醒工作室』。」

 

当下觉得好好喔!睡到自然醒真的太棒了~~

 

然后仔细一想,这根本就是神来一笔的好名字耶!毕竟领悟或觉醒这种事,本来就只能等它自然发生,不能强求,一日一日的好好过,自自然然就醒了。

 

所以等于是众人智慧取的名字。

 

。Teen的资历。

 

2000年就读于国立中正大学中国文学系, 2004年进入中正大学中文研究所,于2008年年初完成硕士学位,毕业论文:《广韵》及《经典释文》又音所反映的复声母痕迹。

2005年起,开始对心灵领域的疗愈感兴趣,也确实受惠于这些与人生有关的哲学及思考。2007年开始练习瑜伽后,生活品质和方向加速转变,因此更专注于身心灵整合相关的疗愈与研究。

2009年4月取得YogaFit第一级教师认证,2009年5月正式独挑教学大梁,2009年10月接触八肢瑜伽。2009年11月取得YogaFit第二级教师认证,2011年3月开始Ashtanga的Mysore形式的练习,2016年取得RYS200教师资格。

2009年2月完成臼井灵气初阶工作坊,尔后陆续取得臼井灵气教师资格/亢达里尼灵气教师资格/阿育吠陀灵气教师资格/雪白治疗系统教师资格/扩大疗愈法初阶工作坊教学资格/扩大疗愈法二阶庆典指导员资格/扩大疗愈法三阶疗愈师资格。2012年开始能量疗愈工作坊教学,至今仍然持续教学。

2010年开始参与光的课程共修,2013年开始光的课程教学。2016年11月完成光的课程全系列习修。

2010年完成SRT灵魂回应疗法正式课程训练,至今都还持续进行SRT个案咨询服务。

关于我,可以点这里,或写信直接与我联络:serenityteen@gmail.com

3 Comments

  • erica
    Posted 2013-07-03 07:33:07 0Likes

    喜欢这篇~^^
    版主回复:(07/06/2013 08:32:09 AM)
    谢谢诸多善缘一起来共襄盛举,才有这篇专访可以分享给大家~

  • Kinme
    Posted 2013-07-04 06:37:14 0Likes

    请问这周刊7-11买得到吗?
    版主回复:(07/06/2013 08:31:19 AM)
    这个周刊在书店买会比较好买,我之前问过7-11和全家,都没有铺货,最后是在何嘉仁书店买到的。你就请店员帮你找《国际商情双周刊》370期,或者点这里就可以了:http://www.trademag.org.tw/magazine.asp?v=1

  • 访客
    Posted 2013-07-09 06:47:12 0Likes

    好妙, 这本刊物是大学做论文时, 跑去图书馆翻来做参考资料的, 一般有在做进出口贸易的人比较会看. 这也挺好的, 说不定这类族群的人也很需要这个资讯 : D
    版主回复:(09/21/2013 05:45:09 AM)
    心灵的提升与追求,会让人类的整体意识有不一样的表达方式,很感谢国际商情双周刊的邀约,真的是很棒的经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