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我的少女時代」

本文最早更新於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ightwalkerSerenityYoga-170681989636268/

11220054_923563691014757_5895034352393538046_n.jpg

11872218_923563694348090_6845696624145050823_o.jpg

 

清理東西已經進展到扔了所有的畢業紀念冊,現在開始扔掉以前的照片。挖出櫃子底下積滿灰塵的相簿時,忽然間對10幾年前的自己又多了好多的體諒,跟理解。

***

 

11873424_923563697681423_466639894947977753_n.jpg

這本包著絨布的相冊,是我真正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個獨立個體的起點。

一直到國中畢業之前,我都意識不到自己跟父母之間的界線。我意識不到自己的願望,意識不到自己的選擇,意識不到自己想要什麼。

我無法清晰的感知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我也從來不知道有一種事情叫做「自我探索」,而這是生而為人,在自我圓滿之前一個重要的起點。

若說生物的繁衍是一種「需要讓自己被延續、複製」的渴望的話,那我真是誠實的拿我所有的生命力跟時間,去延續和實現我的父母的選擇及意志。

所以忘了是我高中哪一年,還是大學哪一年,我媽對我說:「你國中之前都很乖、很聽話,上高中之後就變得很難教,變壞了!」當年聽到這句話是茫然,後來可以苦笑,現在則持續與自己和解中。

相冊裡面放滿了跟高中社團同學的合照。

我並不懷念那些往事,我也不覺得我想要回到那個年代,對於和裡面的同學失聯,我也坦然接受,並且享受人際關係上的清爽與簡單。這樣的心情延伸到我的現實生活,就是我不需要再留著這些照片,證明我是一個活生生、獨立的生命。

我已經是了,我已經是獨立的人了,我已經決定要替自己的生命負起全部的責任,我也允許我身邊的人,為他們的生命負起全部的責任,當我能跟自己內在的罪惡感及自我譴責和解時,我也不會再去責怪任何人。

其實從來就不用跟別人和解,唯一要和解的對象是自己。

照片裡的每一天,我看見的每一個我,高一的、高二的、高三的,發表會上表演的我,出去玩的,聚餐的,和校長教官合照的我,都已經揉合在此刻的我之內。

我已經站在今天這個點上,照片沒辦法讓我跟我自己在一起,跟自己和解才行。我已經不需要這些照片來證明什麼,或讓我記得我是誰。

過去的我,漸漸的能跟現在的我好好的在一起。

ps.兩張合照,我都是左側那個人,有沒有「我的少女時代」的感覺?…

ps2.這時候把照片扔進碎紙機,心情跟幾年前銷毀大學時代的照片相去甚遠。幾年前簡直是對自己的恨意無法消解,只好用否認的方式慌張的逃離舊回憶;現在則是在平和中接受了一切,於是能拋棄外物。

真的很感恩有今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