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基於不安全感而生的努力,足以讓自己和身邊的人都坐立難安。

幾年前我曾經在非常深的凝定中,看過一個畫面。

我看見眼前所見的一切,全部崩潰垮掉,日常生活的那些細節,工作的空間、住的地方、行走的街道,都像是電影的大型佈景。一瞬間,全部崩潰毀滅。

生活場景全垮掉之後,只見黑雲紅火滿天,一片傾頹,滿目瘡痍,耳朵裡聽見的是想也沒想過的哭泣聲和尖叫聲。

佈景之外的世界,原來是個沒有生機的殺戮戰場。

後來又看到一次很類似的,我躲在溫馨的小帳篷裡,東弄弄西弄弄的,把自己手上有的玩意點綴在帳篷的每個角落,這裡掛一個捕夢網,那裡放一套奇蹟課程的課本。

探頭往帳篷外一看,外面陰風怒吼,雷雨交加,無邊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我縮回帳篷,拉上拉鍊,假裝自己沒看見這一切,假裝沒察覺到自己的舒適圈多麼狹窄,又多麼脆弱。

***

當時的所見非常真實,我甚至因為這個經驗困惑了好幾個月,日常行住坐臥,看著眼前的一切,經常覺得下一秒眼前的一切就要崩潰,我沒看見的角落都很危險。看似安全的人生,事實上只是自欺欺人。

***

這禮拜我忽然發現,我對生命的深層信念是「這個世界是危險的」,「生命是危險的」,「世界會傷害我」,「我並不安全」。

於是我做了好多努力,努力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善良的人,大方的人,聰明的人,有用的人,勤勞的人⋯⋯其實這些都不是真的,我真正想成為的,只有一種⋯⋯我想成為能安全活著的人。

當我相信世界不安全、命運很可怕時,所有的努力及囤積都是在增加我對自己的命運及世界的控制力,以為自己能控制環境,控制命運,控制著生活往我想要的方向發展。

基於不安全感而生的努力,足以讓自己和身邊的人們都坐立難安。

當我基於不安全感而努力時,我不啻是在用我的行動向上天宣告:「面對命運,我一點辦法也沒有,我不想真的參與命運,我也不敢真正的和這個世界互動。」

然後我想通了當時在凝定中看見的那兩個畫面。那不是預言或幻覺,那反應的是我最深的恐懼,以及對生命最大的誤解。如同塔羅牌的「塔」,基於恐懼的囤積終將在一夜之間化為塵土。

***

才下定決心要走出我的阿宅舒適圈呢,這禮拜光課教到薄荷綠之光,課文才說完更新與重生,我的電腦就一命歸西早登極樂讓我除了over他的dead body之外什麼都不能做。

巴別塔的崩潰不過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