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披著助人外衣的傲慢。

「當我們驅除其他魔鬼之後,驕傲之魔就會悄悄的出現。」-《踏上心靈幽徑》
第一次讀到這句話時,我只是覺得「噢,還蠻有道理的!」後來發現這句話真是太實在了,徹徹底底的真話一句。
我一直相信連結指導靈、遠距能量調癒之類的感應力,是每個人都有的能力,只是大部分人久沒有練習,就忘了。我也曾經忘了幾十年,重新開始練習之後,漸漸就恢復。有點像學著說法文,舌根顫音之類的,剛開始可能說不出來(因為懸壅垂閒置太久),多練習幾次,就發得出美妙的顫音。
身邊有的朋友認為這類的感應力不如我所想的,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他們認為You are the chosen one,這是特別的天命。然後提醒我「不要替他人解決問題、扛業力」,理由是「因為你有能力,所以那些會找上你,他們知道你有能力解決」。
也有朋友會告訴我,他們替誰扛了業力、又替誰解決了什麼事情,結果不小心被纏上,不是肩痛就是頭暈,但是能力愈強責任愈大,所以也就認份的摸摸鼻子,繼續忍著身體的不舒服,幫人免費扛業力,算是結緣。我當時只是十分不解的問了一句:「如果你的功課只有你自己可以做,那你又怎能把別人的功課拿來做?」

Read more

讀者來函-「耐心」,要多久?

讀者來信詢問:有幾位身心靈工作者協助我與我的指導靈溝通,不約而同的都提到一件相同的注意事項,就是「要有耐心」。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耐心是多久呢?
每次我都是問工作,也過了一年多了,我還是找不出一點頭緒,想到存款越來越少這件事情,我就開始慌張, 請問你會有這樣的疑問嗎?「耐心」是多久呢?
當我點開這封信時,一時間有種看見「過去的自己」的感覺。我當然有過這樣的疑問、經歷過這樣的掙扎,不只我,問了其他的朋友,才知道大家都有這樣的掙扎。我相信現在也不只這位版友,一定還有其他的版友也正在為了這個問題所苦。
幾經考慮,我決定將回信的內容發表在部落格,在這裡我也順便鼓勵大家,發問的話盡量留在部落格文章回應處,我相信不只我會回答,還會有其他的讀者想要一起加入討論,效率會更棒喔!
關於你的問題,我從「內在」跟「外在」兩個部分-

Read more

Angel’s Wings

DSC00603.JPG
「God is watching over us in His special way;He sends us each an angel to guard us night and day.」
無意間在我的抽屜裡,發現一支幾年前在公館校園書坊買的書籤。藍紫色的底,上面寫著美好的句子,白色的線條勾勒著天使。背面也還有字:
「He will cover you with His feathers, and under His wings you will find refuge…」
DSC00604.JPG

Read more

不隱瞞的生活

寫部落格之初,我也沒想過「我的掙扎真的可以被部落格友們看到嗎?他們看到我那麼懦弱會怎麼想?他們會不會覺得我不夠格當個光行者?」之類的,一來是從S部落格連過來的讀者們,大多數應該也都看過我早期的文章,二來,我不覺得這些掙扎或懦弱,有什麼好捍衛或見不得光的。
就像吸引力法則所說的,我們發出什麼樣的能量,就會為自己吸引來什麼樣的人。作為光行者,我知道自己的懦弱與恐懼,也承認自己心中還有些角落沒有光,我接受自己其實是需要幫助、也還需要為自己的進化付出的,被我吸引來出現在我面前的學生或讀者們,才會是願意自助天助的。
願意自助天助的人,當我跟他一起發光時,他才願意張開眼睛,看清那條被照亮的路。
防衛或隱瞞,其實就是讓你假裝成你不是的人。下次不小心開始防衛自己或隱瞞自己時,試著點亮自己的意識之光,想想看「我為什麼需要隱瞞/捍衛這件事情?」當你開始活得不隱瞞也不防衛時,生活會輕鬆很多,你也會意外的發現自己的光度變得更亮,因為你不需要把某一部份的自己藏起來了嘛!
當我無法看清自己的全貌時,我會觀察來到我身邊的人,因為他們就是我內在的反應,就是別人看見我的模樣。也祝福每位讀者觀察自己身邊的人事物之後,愉悅的發現自己身邊充滿了和平而寧靜的能量。

Read more

先是你自己,然後才是我。

最近媽媽對於我是光行者一事接受度愈來愈高,之前我一直不好意思替她連結指導靈,都只對她做遠距能量調癒。直到今天,媽媽對我嚷著她胸悶,等不到晚上了,要我立刻幫她整理一下能量場。媽媽都親自來房間挖我去客廳了,當然不能推託,使命必達!~~
閱讀能量場時,我發現媽媽會胸悶,是因為她的胸口上堆積了好多的壓力跟憂慮。以往都是由我替媽媽搬開這些沈重的石塊(我看見的象徵畫面就是石塊),但今天不管我怎麼搬,媽媽的胸悶沒改善就是沒改善。
無計可施之餘,我開始接收媽媽的指導靈傳來的訊息。以前要開口對媽媽說出「妳的指導靈要妳怎樣怎樣」比登天還難,今天我卻順暢的直接對媽媽轉述指導靈交代她要練習的事情。原來,我幫媽媽搬開那些憂慮只是治標,要治本,除非媽媽自己停止一直搬石頭來往自己心上壓。
我流暢的左一句「妳的指導靈說怎樣怎樣」,右一句「妳的指導靈要妳幹嘛幹嘛」,我媽居然聽得很認真,當我轉述指導靈教她的一些技巧時,她也從善如流的跟著比劃了幾下。結束之後,我跟媽媽在廚房裡聊天,她有感而發的說:「這樣可以幫助別人,真的是很好啊!」
我不假思索的說:「啊,我不覺得我在幫助別人耶!」

Read more

謝謝你們,陪我做功課

《靈魂的旅程》一書提到「地球是一所學校,只有勇敢的靈魂才會堅定的來到這裡」這句話所言不假。就像當學生的時代,週週有小考,小考一陣子之後,學校就會送來個大考,確認你真的學會了這個課題一樣,我也剛結束了一個自己的大考。
詳細的內容就不必提了,簡單講,我遇見了一場責難,剛開始我一直在心裡對責備我的人說:「你有功課要做!你!你要練習著不把自己的負面情緒丟到別人身上!」大家應該都聽得出來,以上那一串想法就是抱怨哪!只要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無論語言包裝得多麼冠冕堂皇,抱怨就是抱怨。
受到責難的前三天,我的小我不停的在我腦袋裡反覆唱著上面那串戲詞,即使大天使們已經送了「慈悲」的訊息給我,怕我受傷吃虧的小我仍然不肯罷休,一直在我腦海中幫我列出足以駁倒對方的台詞,企圖幫我吵贏這一架。
大約到了第四天,我才發覺這場責難是上天給的大考。像是從葡萄頂端輕輕的把皮剝掉一樣,我把包裝著考題的外皮剝掉,才發現用責難包裝著的,其實是一串等我做決定的選擇題:「妳願意放下對金錢的憂慮嗎?妳做選擇時總覺得自己應該要取悅身邊的人嗎?妳面對憤怒時,還能冷靜自持、保有大我嗎?」
這些,都是我過去曾經有過的經驗。之前一眼就能看破的小考,我都順利的通過了,大約是之前小考成績不錯,宇宙就送來一個稍微拍了我一下的小浪頭,看我是否能站穩腳步,或者立刻害怕的落荒而逃。

Read more

真正的「生前契約」-靈魂的旅程

旅程
這一兩年由秘密一書帶頭,新時代以及各類宗教、神秘學的書籍大量的在台灣的書市發行,上市的每一波新書,總會有幾本新簇簇落在我的書架上。算是跟大家一起分享書訊,我決定從八月開始,每個月推薦一、兩本我讀過的書,提供給大家參考。如果大家願意回饋意見、一起討論的話,我會更開心!
《靈魂的旅程》一書是好友M推薦給我的,這本書蒐集了大量個案的催眠結果,揭開了我們來到地球的目的、我們不在地球時做了些什麼、我們為什麼會遭遇到眼前的困境及考驗,就像書名所說的一樣,這本書想要向我們揭曉的,是每一道靈魂的旅程。
以前我對於生死學或宗教學並沒有很大的興趣,當時只覺得「反正一教有一教的說法,樓上天堂樓下地獄,你拜你的穆罕默德,他信他的耶穌基督,誰喜歡月老、誰喜歡邱比特,大家不都揀自己信的那套出來說嘴?」沒有信仰的我閱讀《靈魂的旅程》時,反而輕鬆自在,因為我不會拿《靈魂的旅程》的內容,去跟我深信不疑的佛經或聖經或可蘭經比較,沒信仰嘛!
讀完之後,我覺得《靈魂的旅程》透過催眠帶回來的資訊十分的具有說服力。如果這個宇宙真的有智慧,那麼,這個智慧體擁有的胸襟,就該是我在這本書中,看見的寬廣。

Read more

Be Patient

DSC00599.JPG
最近幾位的發光伙伴們不約而同的,都收到了關於「耐心」的訊息,包括我,好友P、好友M。好友P經常被他的指導靈交代「靜觀其變」,好友M的指導靈更猛,直接讓他手痛不已,非得停手休息不可。
上回請指導靈交代我一些注意事項時,我的指導靈劈頭就教訓:「你到底是急什麼?7月初你才剛全面靈性出櫃,跟家人的關係變好、看事情的眼光跟以前大不相同、接引光的質量也比以前進步……你感覺不到能量轉變的快速嗎?這麼急著想要抵達一個令你安心的地方,現在的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說真的,我被問得啞口無言,因為我還真的沒察覺自己一直在兼程趕路。一開始,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急躁,直到前兩天和P閒聊,不知不覺得聊到光行者該做的事情,以及我最近的煩惱,上面那一長串的問題,才有了答案-
我們都知道自己是光行者,我們都懂得「擁抱未知、信任宇宙」的道理,然而真正實踐這些的過程中,才發覺這真的很刺激。在看不見結果的起點,我們期待不可見的未來、實踐內心最深處的意願。只是,我們偶爾也會自我懷疑,想要逃回之前持續幾十年的舊生活、舊教條中,因為那裡有熟悉感,熟悉,帶來安全感。

Read more

我們都不孤單

慈悲
之前在側欄向老天爺發出的吶喊「請讓我清理得更徹底吧!」大大的應驗了,嚇得我趕緊補充說明:「老天爺讓我徹底清理的同時,也讓我清理得更佳溫和順暢吧!」
即使我早就明白能量就像浪潮,漲退交替,我也知道自己還有許多待做的功課,只要勇敢完成功課,生命藍圖將能開展得更順暢、視野也能拉得更高。都已經知道功課做完就會收到禮物,當作業真的降臨時,我還是很容易放任小我跳出來唱大戲,也不免要哀嘆個幾聲「可不可以不要做作業?」
這幾天上面送來一個很大的人生抉擇路口,當中交雜了我之外的許多人,包括我的家人以及現任老闆。前幾天覺得自己像排水孔,大家的情緒最後都匯流到我這裡,西哩呼嚕的灌過來。
其中包括了一份我無福消受的指責,對方向我使用的句型是典型的「都是你的錯」的受害者指控。大我那部分知道對方出自匱乏,所以放任他的小我發動攻擊;我的小我則因為收到對方小我的呼喚,蠢蠢欲動的想要衝下去大幹一場。你知道的,要忍住不去反駁對方的指控,真的很不容易。

Read more

想成為光行者的心念起點是什麼?

近年來靈性成長的學問蓬勃的發展起來,有愈來愈多的人,希望能夠盡快的開展自己的天命。積極和熱忱的程度,讓我打從心中對地球的提升及轉化更有信心。我很樂見有愈來愈多的人對靈性成長充滿熱情,不管怎麼說,人類意識的共同提升是好事一樁。
然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希望每一個想要追隨、開展己身天命的讀者,都可以好好的問問自己:「我為什麼想發展我的天命?」
天命,並不是用來逃避現狀的藉口。如果你想要開展自己天命的理由是「我書讀不下去了」、「我覺得眼前的工作沒一個適合我」,這些,都不是一個跳入天命的好起點。正如同我之前說過的一樣,跳入天命、開展天命不等於從此以後一帆風順、身上的每個細胞都在發光。
跟我一起連結過指導靈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常帶回來一個訊息:「起點的心念很重要」。試想,如果有個老師,他換工作的原因是「我跟學生處不好」、「我跟同事或主任經常起衝突」,以這樣的心念起點換工作,下一份工作真的就會諸事順遂嗎?真的會有一所學校,讓他可以萬事如意嗎?
(PS.我沒有指責老師一職的意思,因為我沒當過上班族,只當過老師,故以我最熟悉的方式舉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