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想成為光行者的心念起點是什麼?

近年來靈性成長的學問蓬勃的發展起來,有愈來愈多的人,希望能夠盡快的開展自己的天命。積極和熱忱的程度,讓我打從心中對地球的提升及轉化更有信心。我很樂見有愈來愈多的人對靈性成長充滿熱情,不管怎麼說,人類意識的共同提升是好事一樁。
然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希望每一個想要追隨、開展己身天命的讀者,都可以好好的問問自己:「我為什麼想發展我的天命?」
天命,並不是用來逃避現狀的藉口。如果你想要開展自己天命的理由是「我書讀不下去了」、「我覺得眼前的工作沒一個適合我」,這些,都不是一個跳入天命的好起點。正如同我之前說過的一樣,跳入天命、開展天命不等於從此以後一帆風順、身上的每個細胞都在發光。
跟我一起連結過指導靈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常帶回來一個訊息:「起點的心念很重要」。試想,如果有個老師,他換工作的原因是「我跟學生處不好」、「我跟同事或主任經常起衝突」,以這樣的心念起點換工作,下一份工作真的就會諸事順遂嗎?真的會有一所學校,讓他可以萬事如意嗎?
(PS.我沒有指責老師一職的意思,因為我沒當過上班族,只當過老師,故以我最熟悉的方式舉例。)

Read more

出櫃日記又一篇。

勇敢出櫃之後,我跟媽媽之間變得很有得聊,這才發現媽媽其實很有智慧,有時候我覺得難解的問題,媽媽都能立刻幫我找到癥結點,這些,是我出櫃之前始料未及的。
大部分在我的部落格上寫出來的故事,都是經過別人同意寫出來的,他人的故事。「出櫃日記(上)(下)」是我親身經驗,因為學習能量調癒、練習能量調癒,進而自己被療癒癒的故事。
這幾天我鼓起勇氣,陸陸續續的向身邊的朋友靈性出櫃。大家或許會覺得「Teen妳都在這裡寫部落格,來看過的人都知道妳是光行者,不過就是幾個朋友,有那麼難啟齒嗎?」諸君啊!~那是因為網路上沒有人看過我本人,要跟認識很久的熟朋友開口說「我能讀到你的氣場,還能看見你的疾病中的功課」,這需要一點兒勇氣跟心理準備的。
整個靈性出櫃之旅,我很慶幸目前為止收到的回饋都還蠻正面的,這讓我安了不少心。我最終的目標是「不再對於自己的光行者身份感到扭捏」,任何人問我「職業是什麼/最近在幹嘛」之類的,我都可以自然而流暢的說「嗯,我是光行者,專長是替他人閱讀能量場,以及整理能量場。」所以昨天與我半熟不熟的教練問起我的工作近況,我就順勢向他出櫃。
「嗯,我知道有些人是敏感體質,但是像這麼厲害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以上是該教練的心得,然後開始跟我討論他的骨刺。

Read more

出櫃日記(下):媽媽,我……

我像金魚一樣,嘴一開一合了幾次,終於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訴我媽:
「你最想講的,其實是希望我做一份穩定的工作,好讓你放心。你覺得我會遠距能量調癒很神奇,你也同意這種能量調癒真的有用,可是,你害怕我全職做這種沒穩定薪水的工作,以後生活壓力會很大,所以你會想找機會打擊我對於能量療癒的信心。你其實很想叫我不要做這行,是吧?」我媽不太好意思,嘿嘿嘿的乾笑。
我接著說「可是,你不覺得這一兩年我真的變很多嗎?你想想我以前的樣子,你不覺得這一兩年我忽然變得成熟也穩重得多嗎?最明顯的是,我變得有智慧,也有度量多了(我媽連連點頭)。我以前想要實現的願望,是我高中時候決定的,你不覺得現在的我,比高中時代的我有智慧嗎?」
然後我終於說出了我最想說的話:「媽媽,如果你也覺得現在的我比較有智慧的話,那,你可不可以相信現在的我所做的決定,也會比以前有智慧,即使現在的這個願望看起來……有點太神奇了?」
後來我媽也說了很多他真正想說的話,例如他想挫我,其實是怕我太過意氣風發,日後一旦做光行者有了挫折會難以振作,所以就先給我一點挫折云云……(我決定相信她)。

Read more

出櫃日記(上):雙人份的功課。

就像我之前說過的一樣,最近只要是關於靈性成長的步調,都以一種「快得超乎我想像」的方式前進著。機會,往往把自己包裝得像個生活中的麻煩,不保持清醒,還真的認不出它的本來面目!
媽媽自從開始跟我點菜之後,每天晚上除了吾友大M,我也都會順便幫媽媽調整不舒服的部分,所有的地方都調整得很好,唯有媽媽的喉嚨痛,每晚我都像Sisyphus,石頭推上山又滾下來,我每晚幫媽媽喉嚨移除看起來像是發炎紅腫的能量,隔天又重新腫起來,反反覆覆,半個多月了還弄不好。到最後連我都有些失去耐性,因為媽媽後來只要喉嚨腫,就會說「你這沒用啦!」,或者怪我對他不用心。
更妙(?)的是,上禮拜開始連我喉嚨都腫了,病情來得又急又快,偏偏我又以講課教課為業,選擇不休息的結果就是聲音重度沙啞,講起話來像喉嚨裡塞了把沙礫碎石,嘔啞嘈雜難為聽,還順便附贈了鼻塞、濃痰、超黏鼻涕,以及夜半呼吸困難的斷續睡眠。
症狀嚴重的白天,我忍不住要吾友M也幫我瞧瞧喉嚨是怎麼一回事。吾友M連上我的指導靈之後,登時笑了出來,告訴我他收到的訊息:
「我看見你的喉嚨裡有一顆石頭,那顆石頭上面長了很多的刺。」M還說,他原先以為在我喉嚨裡的是水晶,不過與指導靈再確認之後,沒錯,卡在我喉嚨裡的是石頭。

Read more

順流 ≠ 躺著不動

自從吸引力法則成為當代顯學之後,「順流」情境的人生就成了許多人追求的目標。有些書籍或課程甚至以「不要努力,人一努力就會身心失調」、「順流而下的人生會帶你實現願望」為口號,我會建議讀者們,看到這些口號的時候先不要興沖沖的馬上掏錢買書報名,請稍微看一下口號下面,對於「順流」及「努力」的定義,再做決定。
「順流」並沒有錯,「不要努力」也沒有錯,但是所謂的「順流」,並不是真的躺著不動,錢跟好事就會掉下來。「順流」是指你一直在做「別人看來很辛苦,你不但不認為那很辛苦,還很樂在其中」的事情。
我們從小到大對於「努力」的理解是什麼?不就是「勉強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嗎?以吸引力法則來說,「勉強」和「不想做」的心情,就已經不會為你吸引來好的結果,這就是「不在順流的狀況中」。那要怎麼從這種「不順流」的狀況中離開?要不換心情作同一件事,要不換件事情來做,就這兩個選項。
至於要怎麼判斷自己是否在順流的狀態中?我自己的方法是:
1.感受一下,我願意為了這件事情付出120%的精力嗎?

Read more

Just a Lightworker.

我願成為能夠在身、心、靈三方面都能與學生共行的光行者,一起找到通往健康與自由的那條路,不管是身體,或是心靈的健康和自由。
在我能夠以淡定的口吻說出這句話之前,無數次想要轉頭跑回舊生活的衝動,在我的心頭上演了整整一年。靈性成長的過程中,有喜悅、歡快、有成就感,但也有苦惱、疲倦,以及挫敗。
非常挫敗的時候,我會想「我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義無反顧的就這樣衝進光行者的領域來?」剛開始接觸這些知識時,只覺得自己有太多要學的東西,有太多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的內在那些需要打掃的角落,全都浮現出來;我需要學會的生命課題,全都加速湧入我的生活。
這時候我才明白,所謂的靈性成長,並不是輕飄飄軟綿綿的說些愛啊和平寧靜什麼的,就可以隨心所欲;更不是以一種清高的姿態,在蒲團墊上盤腿一坐,就能成為揮手渡眾生的高人大師。
前兩天下大雨的時間不得不出門,即使撐了傘,走進雨裡兩分鐘,我的褲腳還是濕透了。當時不但下雨,還打雷閃電,我忽然意識到「是啊,這不就是光行者的工作嗎?」雨水在天上當雲當得好好的,乾乾淨淨又漂亮,偏偏甘願以一種義無反顧的姿態下墜,混進泥土吻著地,成為孕育大地生命的力量。

Read more

Come out of the closet.

無論現在的妳說些什麼,做些什麼,我都能從其中感覺到妳對我的愛與關心,能夠在這一生不停的叫妳「媽」,是我以前幾十年的幸福,也是我往後幾十年的幸福。對我來說,妳跟老爸過得好,永遠是我最誠摯的願望(雖然我有時候會忘記這個願望)。我第一次有那種「不求什麼,就是希望對方過得好」的強烈感覺,就是對妳跟老爸而發的。
我知道,有時候妳講的話,是妳的小我用恐懼領著妳說的。妳一直怕我全職投入「不是公立學校老師或公務員」的任何職業,所以妳總是潑我冷水,說遠距能量療法沒有用、說我不是這塊料。
我不會用我的小我跟妳針鋒相對,因為我知道妳只是怕我以後過得不好,妳正在用妳熟知的方式保護我。但是,妳也看見我這幾年的改變了,妳喜歡我的改變,不是嗎?我變得比以前成熟穩重、比以前優雅大方,最重要的,我比以前慈悲、寧靜、更有愛。
如果現在的我比以前的我有智慧,妳為何總希望我能完成高中時許下的願望(當個老師),而不願意相信現在的我,新找出來的生命目標呢?現在的我做的決定,只會比以前做的決定更好。
改變就像骨牌一樣,我不可能脫胎換骨的成長之後,獨獨留下了10幾年前的人生願望沒變。骨牌批哩啪啦的倒下時,我們都只是順流其中、接受,並且臣服,希望跳過某一張特定的骨牌不倒,還要其他的骨牌倒成妳想要的樣子,這不是很不自然嗎?

Read more

情緒的逃生梯-吃

念中文系的時候,忘記在哪裡看過這樣的一段話,大意是說中國文學凡是講到吃,總是最快樂最歡愉的橋段,因為「吃」象徵的是一種豐足而飽漲的情緒,彷彿只要能吃,那些天災啊戰亂人禍,都遙遠的像一場夢。這樣的特質,似乎深深的寫在我的基因裡,當我情緒不高昂的時候,我就想吃,當我情緒低落時,更想吃。吃,就像是建築物外面的防火逃生梯,讓我能從負面情緒的濃煙烈焰中,安然的脫身。
我用吃從情緒中逃生的資歷大約有10年之久,並沒有把自己累積成一個胖子,是因為我吃得份量不多,卻吃得非常不健康。24、25歲左右時,過著「午餐吃炸雞,晚餐吃鹽酥雞」的生活,毫不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什麼不對;連著兩天吃「吃到飽」,更是家常便飯。平常不喝水,喝很多很多的手搖飲料,那時候一個人住在南部,花費很低,幾十塊錢可以買兩大杯的綠茶或清茶或烏龍,在家沖即溶飲料來喝,就是白開水從不入口。
心情很不好的時候,就會去吃一餐「在我心中十分難得的美食」,大部分是日式料理,騎30公里的摩托車去吃生魚握壽司、喝味噌湯,吃完心情就會變好。炎熱的夏天,騎車經過便利商店時,買兩瓶啤酒回家一口氣灌完,頭昏腦脹的一個人在屋子裡唱歌跳舞,跌倒以後傻笑著洗個澡,酒退了彷彿世界會變得開闊一點。
後來我才知道,用吃來逃避情緒,把注意力轉移到「吃」上面,也是一種成癮。已經有一、兩年的時間,我不再需要用吃來發洩,直到兩週前的某一天,因為疲倦,我的大腦不知不覺的又走上了老路,明明不餓,卻一直盤算著「等一下去吃個什麼好?在哪一個捷運站特地下車去吃吧?還是繞個路,走去哪裡吃飽再回家?」念頭轉來轉去,忽然像腦袋裡有燈被扭亮一樣,「啪」的一下我忽然清醒,大我跳出來,問正在盤算東盤算西的小我:「妳要吃,是真的餓了需要吃,還是因為想從吃中得到什麼,或是丟掉什麼?
小我倏的沈默,藏在「我等一下要吃什麼」布幕後面的答案,才揭開來,其實我只是教課教了一天,心情好累,好想要用吃來安慰自己一下。即使我一點也不餓,我仍然渴求著用吃來振奮自己。我希望有點什麼別的發生,讓我可以逃避「好累」的心情。

Read more

就只是吃

昨天被自己的指導靈叮嚀了一件事情:「吃東西的時候不要囫圇吞棗,不是嘴巴嚼一嚼有在吞就叫做吃東西,你一直在亂吞亂吞的,身體跟能量有點剝離了,用心去吃。」(←口氣啊、內容差不多就是這樣)。
既然上面的老闆都打電話來交代了,今天吃早餐時我乖乖的關了電視、丟了報紙,連隨身碟的音樂都關了,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專注的、認真的吃一餐。吃的內容很簡單,我炒了個雞蛋用來被饅頭夾,配熱豆漿,就這樣。
我的料理技術普通,炒出來的雞蛋雖然嫩,卻全是散的,配白饅頭,味道非常非常的清淡,如果在中式早餐店,大概還得加醬油膏調味吧?在那個當下,我就只是吃,單純的只做著「吃」這件事情。
有非常長的時間,我的生活完全集中在理性、大腦的訓練上,徹底的忽略自己的身體。自從開始從事與身體健康有關的工作之後,我才能夠理解「你的身體是你的神廟」這句話要怎麼落實在生活中。
你去廟裡拜拜的時候,你會手裡拿香,站在神像前面邊拜邊跟朋友聊天嗎?如果不會的話,那你吃飯的時候為什麼會拿著筷子,邊吃邊跟朋友聊天呢?你真的知道你吃了些什麼東西下肚嗎?你真的知道你吃進嘴裡的味道是什麼嗎?健康的身體保佑你四處活動、做各式各樣的事情、通過各式各樣的考試、完成各式各樣的工作、享受各式各樣的生活樂趣,你拿了些什麼回饋你的身體呢?

Read more

是我要謝謝你們。

最近好多人跟我道謝,謝謝我讓他們身體健康、謝謝我讓他們心情愉快、謝謝我讚美他們、謝謝我寫了很有趣的文章、謝謝我告訴他們很不錯的想法……
其實該說謝謝的人是我,因為你們,我變得比以前快樂得多。
以前的我把自己當成宇宙的中心,總覺得世界應該要繞著我旋轉,我放大生活中的不如意、放大生活中的不順心,憤世嫉俗,卻也憂鬱成狂。
後來我學著把自己變小,將注意力從自己身上移開;學著分享,將我能給的有形無形的好東西,都給出去。我學著說出讚美,學著說出感謝,學著幫助別人,然後我才知道,贏得眾人的注意力不會讓我真正的快樂,一直買東西也不會讓我真正的快樂,拼命的搜刮、拼命的搶,我一點都不快樂。
真正的快樂,來自於當下這一秒,我能對我的現狀真心的感恩跟滿足。當我明白有人能跟我一起分享美好的感受時,真的很快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