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不是我不好。

長達幾年的時間裡,我一直在對自己說一句話:「是我不好。」
這句話就像呼吸一樣,一不留神就會在我的嘴裡自動播放起來,彷彿跟我的唇舌齒牙全都共生在一起,我一不小心就會喃喃自語的說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這一兩年一直想要把這句話改掉,卻怎麼樣都沒辦法治本,彷彿這句話已經變成了店家自動感應的玻璃門一樣,我的雙唇不停的播放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然而,我到底是哪裡不好?我卻說不出來,也想不起來,這句咕嚕嚕冒出來的咒語,到底是從什麼時候放進我的生活中的。
一兩個月前,我和一群已婚媽媽們聊天,聊到教育小孩如何自動收拾玩具,我用說笑話的姿態說起我的成長經驗:
小時候我擁有一桶非常喜歡的樂高積木,那桶樂高積木沒有特別的主題,就是非常純粹的、各種幾何形狀的樂高積木而已,我經常用把那些樂高積木蓋成一個長方形的空罐子,心理學說喜歡囤積空箱子空罐子的人,都是對生活沒有安全感的象徵,看來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顯露出了這樣的徵兆。
不過我有個壞習慣,積木玩完經常就灑得滿地不收,我老母替我收了一兩年之後,終於耐性漸失的下了最後通牒:「下次再不收,就整桶丟掉。」當時我並沒有當真(畢竟天天都在玩樂高,也沒想過樂高不見的那一天),隨口就答應了下來,隔天玩完積木又灑了一地忘記收,再隔天,當我要把積木找出來玩時,就發現整桶樂高都不見了。

Read more

四月的幾件小記。

£回台大聽講座。
講座的內容並不是什麼平易近人的內容,而是帶有學術味道的語法學研究。聽課的當下,我覺得好開心。進修、學習、進步總是美好的。
工作很好,學習很好,都很好。
£開始吃素。
想不到無肉不歡的我,有一天也拋棄了我最愛的肉食,堅定的吃起素來。剛開始吃素的時候很容易肚子餓,也覺得生活中多了很多的不便。所幸,這個時代的素食餐廳很多,現代的素食在講求健康的風潮下,也擺脫了「素食=很油」的老樣子,在發掘新的素食好地點的同時,我也發現只提供素食的餐廳,往往氣氛(或者說氣場)比有葷食的地點清淨得多。昨天吃了一道香椿豆干,喝了一壺七葉膽+桑椹葉的茶,在禪寺山腳下的餐廳裡,就著午後的陽光,讀到一個很不錯的概念:

Read more

超渡

我一直持續的超渡我自己。
超渡,教育部國語辭典是這麼解釋的:「佛教或道教指藉由誦經或作法事,來幫助死者的鬼魂脫離苦難」。我想,意思就是以慈悲的心,把早該離去的那部分送走吧!
以前不快樂的時候,總是莫名的想哭,莫名的發怒,莫名的想傷害自己、傷害別人。現在才懂,其實哭的、發怒的、渴望傷害或被傷害的,並不是我,而是在我心裡那個情緒沒有平復的,小時候的我。
在這一兩年中,我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從來沒有忘記,只有想不起來」。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被我們忘記,我們只是想不起來。一件事情要讓我們真正的忘記,都需要特別去釋放。
「忘記」和「想不起來」的差別是什麼?打個比方來說好了,就像你有一包垃圾,隨手往屋裡角落一塞,時間一久,你再也找不到那包垃圾,但那包垃圾並不是真的消失了,你只是找不到。

Read more

人家給你指出方向時,只有笨蛋才會盯著手指頭看。

這句台詞出自於我非常喜歡的一部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那部電影從頭到尾的節奏都很俏皮,我曾經專心的去找過這部片的DVD,可惜是藝術片,我完全找不到,只看過這部電影一次。
這句台詞的背景是男主角想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於是順著女主角佈下的各種線索,依序一個一個的找下去,當他走到一個街頭藝人扮演的雕像前面時,街頭藝人指出了下一個前進的方向,男主角摸不著頭緒的盯著街頭藝人,希望能找出點線索時,一旁的小男孩上前對男主角這麼說:
「先生,人家給你指出方向時,只有笨蛋才會盯著手指頭看。」男主角這才順著街頭藝人的手指頭望去。
當時看到這段情節時,覺得「對嘛!這麼簡單的道理,誰不懂啊!」結果這幾天,我忽然醒悟過來,我最近也陷入了這樣的狀態中,卻毫無知覺。

Read more

抱怨?不抱怨!

DSC00238.jpg
這本書剛出版時,我並不打算買,當時我認為我已經練習了很久的「注意自己的言行、思緒」,照理來說,「不抱怨」根本就是入門中的入門。
後來看了推薦及內文試讀,我好奇的買下了這本書,拆開膠膜之後,一夜之間迅速的讀完,發現是一本很棒的書。書中舉了一個關於抱怨的例子:
一個男人坐在客廳裡,隨口說了一句「哇!今天天氣好熱,搞得我頭痛死了!」這一句話裡,就抱怨了兩次,第一次抱怨天氣熱,第二次抱怨自己頭痛。
我讀了之後心中一驚,看來我對抱怨的認定實在是太寬鬆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