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徒步健行前的一些分享。

2014是充滿流動與突破的一年,從In Sha Allah開始,生命出現了流動的跡象。
剛上大學的時候,我曾經很想要擁有一本書:《藏地牛皮書》。那本書在網路書店上的簡介,非常的吸引我:
本書除了配有作者於行走途中拍攝的實地圖片外,還穿插了大量根據作者沿途繪製的草圖,整理完成的手繪地圖,地圖中可以找到偏遠小鎮某街肆上的餐飲、住宿、網吧、甚至便捷的小道和廁所,這一切只有在行走中,才能切實體會其中豐富的細節和信息,它他們不會令你迷失方向。
作者的簡介,也讓我對自助旅行充滿了幻想:
作者「一直」,曾到過許多中國農村,睡過各種各樣的坑和床,並且堅持認為這才是旅行的歸宿。他是一名藝術工作者,「一直」是他的筆名,意思是「一直走」。他的人生就是「一直走」,他的旅行觀念就是「走」,而他的e-mail也是:一直走「yizhizaizou」。

Read more

從夢想,到「願」。

最近三番兩次的被提醒:「你要從夢想,到『願』了。」恰巧早上就看見了這篇文章
若說我的夢想是能夠以自己快樂的工作維生的話,那2012年下半年大概勉強算打下地基吧……2013年之後,就比較像是在既有的基礎上,持續的修正跟調節自己。
夢想在這一兩年內,大的雛形已經約略可見。可是願,比夢想還要嚴苛得多了
這兩天被強烈而直接的提醒:「你不能只把現在的工作,當成維生的方式。你也不會被允許停在你的夢想裡,你的願一定要被磨出來。」
昨天教完這一期最後一堂瑜珈課,課後和學生聊了一下天,簡短的講了一下我對瑜珈教學的一些未成形的新想法,新理解(但這些新的東西一旦漸漸成形,會變化的也不是只有我教瑜珈的方式,而是會影響到我所有的服務)。

Read more

視覺。

「眼睛,象徵清楚看見的能力--過去、現在和未來。
肯定語:我用愛和喜悅的眼光看這個世界。」
「造成眼睛問題可能的原因是--不喜歡你生活當中所看到的一切。
肯定語:我現在要創造一個我所喜歡看到的生活。」
造成近視的可能原因是--對未來感到恐懼。

Read more

禪繞一二事。

1797996_10201627230226936_143921260_n.jpg

最近迷上了禪繞畫,每天畫得廢寢忘食,連站著搭捷運,都靠著門邊的隔板畫到下車。畫著畫著,漸漸就在畫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些和生活差不多的大原則--
。沒得回頭、沒得反悔。

禪繞畫裡不用橡皮擦或立可白的,頂多用鉛筆先打一下暗線的草稿。有時候不小心失手,線條畫錯鞭、轉錯彎,真的要很克制自己去偷拿立可白出來改圖的衝動。畫多了,才發現自己用慣了電腦軟體寫稿,刪去、插入、複製,那些移動來移動去的功能變得這樣容易,於是下筆開始變得隨便,沒了以前面對稿紙時,下筆前謹慎的心情。
真實的人生沒得重來、沒得反悔,下筆就是下了,線條轉了個反方向的彎,就是轉了。到最後就是告訴自己:「嗯,這沒畫錯。」然後看看能怎樣修飾那條與眾不同的線,唯一的方法就是--一直畫下去。

Read more

In Sha Allah

IMG_3026.JPG

以前讀過這樣的一個故事:
父親發現兒子總是往森林裡面跑,還待很久,剛開始很擔心,後來發現兒子只是在森林理寧靜的祈禱時,一邊放心下來,一邊也忍不住跟兒子說:「神無所不在,在家裡或在樹林裡,神都是一樣的。」
兒子回答:「我知道,但是在森林裡,我不一樣啊!」
我想,旅行就是這麼一回事。我們從原本的生活裡邁開腳步,走向遠方。於是我們有機會,跟原本的生活拉開了一段距離,原先以為正確無誤、運作順暢的價值觀,忽然有了被遠觀的時刻。那時候的我們,就像在森林中祈禱的少年,在一個「不一樣」的狀態中。

Read more

貓離家出走的那天。(下)

最後整理一些找到貓之後的後續補充資料,雖然我希望用不上,但各位如果哪天真的需要找回自己的毛孩子家人的話,希望以下經驗可以給予大家協助。
我後來跟一位愛心街貓媽媽聊過,她解答了幾個我當初搞不懂的點--
1.貓真的走失了,該去哪找?幾點找?
家貓最初走失的時候,會因為膽小以及貓天生的習性,而躲在離家500公尺內的距離,如果有地下停車場,那一定是首選。白天去找是沒有用的,家貓就算知道你在找他,他也不會出聲。白天的時候人車多、吵雜,貓會為了自保而選擇沈默的躲著。
先確定貓咪躲藏的地方是能夠找回來的關鍵,但「看到貓」跟「把貓帶回家」是兩碼子事,張貓週五凌晨走失,週六凌晨我爸其實看到也摸到張貓了,但是人手不夠,被張貓再次爆衝跑走,直到週日凌晨才順利帶回家。

Read more

貓離家出走的那天。(中)

541383_10200621761650850_1031961220_n.jpg
張貓找回來的當天白天,曬著太陽睡翻了。

出發去抓貓的時候,我爸我弟勸不退的跟上來,我心裡有點緊張,畢竟起卦的好友說男生不要去。
我們在一塊兩邊都有通道的水泥機具間外面包抄了張貓,野白貓就緊緊的跟在張貓旁邊。當我們靠近張貓時,張貓完全不認得人,也靜不下來,我打開罐頭都沒辦法吸引張貓的注意力。最後我爸跟我弟守住一條通道,我守住另一條通道。張貓心慌的東看西看之後,向著我這邊衝過來突圍。
好哩加在我平常訓練有素,眼明手快的扔了罐頭,居然抓住了爆衝的張貓,只不過當我把掙扎個沒完、又露出獠牙大叫的張貓緊緊挾在懷裡時,面對野白貓衝上來尖叫著猛抓狂咬的攻擊,就毫無招架之力。還好野白貓對我發動的攻擊,只持續了幾秒鐘,我爸跟我弟就趕到,把野白貓趕開。

Read more

貓離家出走的那天。(上)

1230020_10200554861058377_125991475_n.jpg

拉綺:「張貓說他不想回家,因為大家都很擔心他,他並不想要拖累大家,他覺得媽媽很傷心,但是他有感受到媽媽要擔心的事情很多,卻又要擔心他這件事情,他乾脆走開。
※※※

2002年張貓被我從民雄撿回來以後,就這樣在我家一住至今。去年開始,張貓睡覺的時間變長,飲食少了,貓也顯得懶洋洋,冬天也沒有往年胖墩墩、圓鼓鼓的皮肉飽滿的福泰相。我們都說,啊,張貓也老了,10多歲了,老態顯出來了。
上週二深夜,我媽提醒我最近張貓會用一種奇怪的姿勢舔嘴跟磨牙,當晚我們把張貓抱來一看,發現他嘴唇內側長了個腫起來的膿包,看起來好不舒服。週三白天揀日不如撞日,立刻把張貓拎去他最討厭的獸醫院檢查。

Read more

行星。

1013280_10200510065658520_793286206_n

前天傍晚去印新的srt圖表,發動摩托車前看見滿天落日晚霞,雖然被高樓切掉好多,仍然想辦法拍下那絢麗漸層的顏色。昨天則拍了關渡平原(底下還拍到101看得見嗎?)白雲朵朵立體,加上看起來很高的天空,熱得要死仍然有好心情。
我的好友選擇吃素的理由是,我們吃的是肉,動物付出的卻是生命,他實在不忍心為了自己一口肉,吃掉人家一條命。
在這個點上的選擇,我的想法跟他不太一樣。我想,植物自土裡長出來,汲取的是土地的地力與養分,無論吃素或吃肉,吃的都是地球給予我們的生命能。動植物們犧牲了他們自己的生命,成就了我在這個世界上又多活了一天,那麼,我今日的所作所為,回饋給這個行星了嗎?
我能夠選擇一個對這個世界更友善的生活方式嗎?我能夠實踐一個帶給這個世界更多美好與善良的信仰嗎?我活著的今天,對得起成就了我的其他生命們嗎?我還記得自己跟土地之間的連結嗎?我還記得自己除了吃穿喝用、煩惱存款擔心工作之外,最重要的其實是照顧好我們唯一的地球嗎?

Read more

大霧

IMG_0624

某一次和朋友出遊,我們騎著摩托車,穿梭在微雨中的苗栗山區縣道上。騎著騎著,霧漸漸濃起來,然後大白天的,霧濃到能見度只剩下5公尺。
在極低的能見度下,即使我們沿著平整柏油路行車,霧仍然讓山區變得神秘而令人敬畏。那時候,我不由得想起大學時代曾經在課堂上,聽教授講她姐姐的故事:
那天醫院打電話來,說我姐姐的小孩出了車禍,人已經送到醫院了。目前看起來沒有大礙,但是還是通知家屬過去一趟。我姐非常緊張,立刻叫我上車,兩個人要一起開車去醫院看狀況。
去醫院的路上要開一段山路,當我們開進山裡,天氣變得很奇怪,明明是晴朗的天氣,山區裡卻起了大霧。平常短短的山路,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在霧裡一直開不到盡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