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SRT施后有感(下)

在做完SRT后步出工作室,有一种豁然开朗全身轻松的感觉,下午回公司上班稍微有感觉自己好像话变多了、思考的速度好像有快一点。早餐我绝对没有先吃星爷做的「爆浆撒尿牛丸」,当天下班有点感到小累。这一周的身体状况似乎不太好,大概是身体在跟我抗议太久没好好休息。
指导灵讯息卡的那张(抉择),让我有些感觉。牌面的4个人都是我,过去的我只选择当其中一个人,我行的正、做得直、不狗腿、不谄媚,不了解为何要对某些人献殷勤抱大腿。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就是要你狗腿一点、要会做人、要懂得献殷勤,想立足这个社会除了要会做事外更要会做人。现在的职位算是管理职,公司其他部门有各自的山头,学生时期有小团体、上班也会有那种小圈圈。我是部门的主事者外加老板助理,得去面对其他部门的山头,打好关系才好做事。家族企业有时候的公司问题源头是家庭问题,实在难分难解难处理,只好避开容易让公司三大管理者意见不相合机会。
活到这个年头实在没想到有那么一天,我也得变得狗腿、变得得去讨好人、变得得见机行事。刚进公司老板一直想灌输我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要学会做人,你这样做就对了。出去玩得带伴手礼给老板、分公司同事点心、请人就要请最好的,有时候会想,最好我有那么多薪水能花,月薪都没破30K,为了这种事情把薪水花光有股淡淡的哀伤。半年前我仍然很抗拒为什么在这个社会生存得那么麻烦、那么复杂、那么讨厌,现在的我还是觉得这个社会不那么讨喜。我并不排斥自己变得狗腿、得去讨好别人,就算去做一件令人觉得嫌恶的事情,『只要起心动念是良善的、是符合个人意志的』,那就没那么排斥了。
对于一个离群体的人来说,要回归群体并且当领头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公司想守护某件事物、想守护这个部门,因为某人想变得更好。很多人当上主管才开始学习如何当主管,对我这个社会工作历练充其量4年的人来说也是一大挑战。我用属于我的方式去对待部门的同事、我用我的方式去保护这个部门免于被其他部门的人攻击、我用我的方式与其他部门打交道建立关系。尽管有些事情得让自己变得不再是自己,变得不再纯真,只要知道最初的自己,回头看看那时改变的『初衷』,那也足矣。
话说我对于头顶盖子拿掉后的第一个想法是,『阿…我在之前学的东西不就得重新再找时间复习,这实在是晴天霹雳』。有些事情被我搁置太久,这阵子除了运动还是运动,趁著老父亲情况有好些,晚上有空暇时间能拿来利用。未来不知如何也不清楚这份工作会做多久,在灵性的道途上仍继续漫步前进,用我的能力去帮助,我想帮助的人、需要我帮助的人、找我帮助的人,衷心的希望改变世界一小步。

Read more

SRT施后有感(中)

在进入疗愈正题前,也不太清楚怎会说我头顶上有个盖子要把它掀了。喔~有个盖子啊!喔~拔掉会更聪明啊!喔~未来无可限量啊!对于自己无法立即思考反应这事已经逐渐习惯,也认为这似乎没法改善思考的速度,只能改变应对的方式。很多时候我只能处理单向的资讯,如果我正在听人说话,那就没法同步思考、如果正在思考就没法说话。
听到有29个前世都是宗教人还颇惊吓的、29个被子都在找寻人生的目的、29个被子都悲剧收场,究竟我的灵魂是要过得多惨,虐了29个被子到现在还是过得很煎熬、很矛盾。我想我大概永世都是个好人吧!救世主性格,最后却救不了自己。这或许是在惩罚我说错话误人子弟,一直在心中煎熬,绝对不会犯错的方式那就是别做,所以我的灵魂选择从此不说话,默默的静静的去帮助众生。
或许是因为待过29个辈子的宗教,所以身上有一堆莫名又奇怪的戒条,导致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以一个超高标准去审视自己。我无需别人给我压力就已经很有压力了,我只要做到我的标准,那一定有达到你的标准。可能就因为如此,对身为老板的人才会格外严格,要遇到我所认同的老板真的不多人,除非你做得比我好。
当妳说出,『吸引力法则对我没用』的时候,我顿了一下,啊?是喔!那我是都吸到空气,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摇就是了。放掉沟通,断了向的内沟通也断了高我的连结,曾经的曾经以为自己是个麻瓜,学了灵气对灵气的感觉也很薄弱、学了牌卡还是得翻书解牌。即便如此也踏进灵性好几年,那该死的救世主性格支撑着我走在灵性的道路上。有帮到人就好,自己没感觉也没关系、牌不会解也没关系,把解牌书丢给别人好像也行。
『你其实不用去帮助所有人,去帮助那些你想帮助的人』,妳说这段的时候,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还记得我学扩3的理由吗?就只是因为扩3的远距疗愈没有限制人数,一次要疗愈全地球上的物种也不是问题。我自己也有发现,当我发起扩疗远距的集体疗愈体验时,族群体越大效果越不明显,反而是当我还在扩1时,一个一个传递扩疗能量效果明显。

Read more

SRT施后有感(上)

SRT施后有感(上)
今年陆陆续续跟妳说了好几次做SRT的事情,翻了过往的聊天纪录这次提SRT是今年第三次,第一次(二月)是因为刚到这份新工作觉得跟社会不入跟老板不太合、第二次(八月)提的原因就比较偏向这次做SRT的起心动念,有些事情明知道自己大概是哪时候受伤(第一次说话没人听的负面记忆)却不知道该怎去疗愈,那时候似乎为了,『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而难过,那时候还特地放了蔡依林唱的『你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的YOUTUBE影片阿!第三次(十一月)提SRT的跟第二次的念头一样,唯一的差别应该是『改变』的动力大过『悲伤』的动力。
随着工作的形态转变,部门同事的增加,我得去发落部分同事的工作事项,把事情交代下去。我对老板,很难沟通。他有他的既定印象,认为这件事情就是这样做,我要表达其他意见时,就会被他打断。老板给的一些在外人看起来很好的好康,我其实不想要。刚进公司前3个月,老板几乎天天请我吃晚餐,吃到我都说可以了、好了、我其实可以回家吃,光吃晚餐这件事就可以跟老板吵到翻脸。现在吃晚餐的机会比较少,一来是我晚上不太方便,没特别情况也不会特地吃晚餐,通常是要跑其他地方才会顺便吃晚餐。现在平均1个月还得跟老板去吃2次下午茶。要是把每个月跟老板吃的餐钱换成薪水,可能会1个月多个3千元吧˙˙˙˙˙˙
虽然老板是说,别人没有你才有的,不是真的单纯要请你吃饭,而是要谢谢你的帮忙。只是嘛~~~对于一个自信心与自我价值低落的人来说,会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不配拥有这些好康。虽然在看外人看起来,我已经做的很好很棒了,我还是觉得不够好,下次要比上次更好,我做的只是我认为很基本的事。对于老板给的那些福利好康,反而不想要……如果可以换钱那我还会比较高兴点。 每个月可以跟老板去吃2次下午茶的爽事,我却一点都不高兴,跟你去吃我还得花时间运动减肥,可以不要吗~公司事情很多,你真的不会挑时间吃下午茶,我宁可在公司做事阿!!!
老板对我很好,虽然我是知道的,但我宁可不要跟他当朋友,因为当朋友会让我很受伤。为什么我说的话,你就是不相信,还要强加你所认为的社会既定观念给我,希望我照他的方式做,变成他所认定有社会经验的人该有的样貌。三次大吵过后,我放弃把老板当成朋友,宁可就当成一般员工讨厌的老板。但当我把他定位成一般老板的时候,我更无法忍受他的一些作为。今天去SRT带着的『黑色手环』就是我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反抗老板』,说他爱听的话,他说的话就算有意见还是不要说做就对了。对我来说,那个黑色手环算是我的『限制器』,我上班的时候才会戴着。有些机器人动画设定有那种为了防止机器人失控暴走而装设限制器在机器人上,大概就是那种概念。

Read more

SRT分享-重组的过程,自然会释放无益的一切。

以下的分享来自一位超有生命力的女孩儿~
后来我又跟这位分享的朋友来回了几封信,其中一段她的回信,让我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我想我只面对在意的人时,不是所有人,会怕破坏和谐气氛,所以选择不真的表达出自己当下的想法,反而选择迁就。但总的来说,我不是做作的人,被我隐藏的内在是更丰盛美好的。朋友说外表比较冷难亲近,熟了才知道我活泼,幽默直爽。所以感情变更近。哈哈(实话实说)。
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样的假设,选择了不知不觉的在众人面前隐藏自己呢?
我们假设隐藏自己以后,气氛会更好吗?我们假设隐藏自己之后,事情会往更棒的方向前进吗?

Read more

SRT分享-观察的过程,也让我看到了「爱」的存在。

其实大家可能前一阵子就已经注意到,我现在能做个案的时间不多。这是因为我的时间和精力开始转移到教课上,跟工作坊比起来,我可能花了更多精神在准备《光的课程》的教学。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转变,是因为在无数个案的经验过后,我发现人要改变命运,从「改变价值观」、「改变我们对一切的认知」,是最治本的方式。
在个案过程中,我经常会用「价值观要都更了喔~」来比喻,应该有不少人听我讲过这句话,噗嗤!而《光的课程》,会为这个缓慢的转变过程,带来长期的支持。
拆掉一些老旧及障碍的价值观,并在原本的废墟上以耐心建立新的价值观,改变命运,其实也差不多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进行着。旧的东西得移开,新的才有空间进来。
这位朋友跟大家分享了自己「观察的角度开始转变」,于是心情也变得不一样,我觉得很适合跟读者们分享,也感谢这位朋友的分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