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從___,到瑜珈。

25歲之前,我只減肥,不運動的。
念研究所之後最爽的事情,就是必修課沒有體育。長大的過程中沒遇過什麼好的體育老師,對體育課印象也就不怎麼樣,大三被隔壁室友約去游泳減肥,才認真起來游了個錯誤的蛙式--奇怪的換氣頻率、奇怪的游泳姿勢,外加不敢游到水深超過1米5的地方,都在水深1米的兒童池裡繞圈圈。
對我來說,那不是運動,那是減肥。游泳的時候沒有特別快樂,看到自己瘦了才快樂。
練瑜珈之後,才漸漸的在運動的過程中感到快樂,也正因為喜歡練習,所以就起了教瑜珈的念頭。開始教瑜珈之後,也因為工作單位的要求,就順便開始練習教簡單的基本有氧,順便考上了國際通行的執照,也就順便鍛鍊了心肺功能。
剛開始我並不喜歡教有氧,因為我從來就不是在有氧運動中能夠得到樂趣的人。自己都不覺得有氧有趣,來上課的學生又怎會在課程中得到樂趣呢?沒想到有氧老師當著當著,漸漸的也在教課與備課的練習中,開始能享受音樂跟跳舞的感覺。

Read more

單純的決心。

627234_408445879218817_1954150533_o

我想,決心也是一層一層許下去的。
剛開始練瑜珈的時候,光是一週能上個兩次課,作點伸展操之類的動作,就覺得自己很棒了;
再來,願意為了更多的練習,尋找適合自己的老師、跟隨自己佩服的老師。瑜珈課不再是隨便來兩下的運動,而是志同道合伙伴的聚集;
再來,願意為瑜珈課買適合的輔助品及衣服,因為練瑜珈變成認真的一件事、也變成一件享受的事,甚至,變成一件虔敬的事--

Read more

Laruga的阿斯坦加工作坊小記(下)。

627234_408445879218817_1954150533_o

工作坊當中,Laruga講解動作時經常用的兩句話是「raises your heart」和「leap your heart」,就運動生理及解剖的角度來說,以胸椎為中心的伸展,確實能夠避免生硬而錯誤的脊椎弧度,然而,我覺得這兩句話的雙關是很美的。
。動機。

幾個月前我作SRT時,高我告訴我,我發洩憤怒的方式,就是對吃跟對辛苦的阿斯坦加練習上癮。我那時候心想,但我一點也不想放棄阿斯坦加啊!我在練習過程中得到的快樂,難道真的是因為我的自虐被滿足嗎?(聽起來怎麼很囧!!)
後來我想,問題不出在行為上,問題出在動機上。我找不到一個好的對待憤怒的管道,就算不練阿斯坦加,我還是會對其他的東西上癮,然後繼續以不健康的方式憤怒著。

Read more

Laruga的阿斯坦加工作坊小記(上)。

298736_407339369329468_1552196381_n

週末參加了Laruga Glaser老師的阿斯坦加工作坊,兩個全日下來只有頭髮和指甲不痠痛(喔對,耳朵也不痠痛……),原本以為週一翻身起床時會哀叫出聲,想不到連唉都唉不出來,直接滾下床。
然而,聽一位每天練習阿斯坦加、連續15年沒有中斷的人分享練習的心情,以及在阿斯坦加中得到的一切,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像是預先瞥見踏上了那條練習的道路之後,過程和最後,我們能享用到什麼樣獨一無二的美景。
以下的筆記綜合了Laruga老師在課堂上提到的東西,和一些我自己加上去的經驗及註解--
。追尋內在的正位,並持續的練習。

Read more

瑜珈兩件小記。

。其一。
當我們攝取營養時,我們滋養了我們的身體,飲食和具體的營養,是身體的食物。當我們閱讀和學習時,我們滋養了心智,知識是心智的食物。當我們超越文字及語言,感受美、禪定、藝術以及瑜珈時,則是滋養靈魂,瑜珈,是靈魂的食物。
所以不要期待瑜珈帶給我們身體或心智上的進展,如果有,那也是附加的。瑜珈真正滋養的,是我們的靈魂。
。其二。
以前有一個印度富翁,娶了四個太太。

Read more

內在力量(上)-平衡過度的擴展。

有時候我會想,到底這段靈修的時光,帶給了我什麼?
我自己當然知道當初為什麼會踏入靈性成長這一塊,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喜歡些什麼、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這裡、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加上強大的憂鬱已經威脅到活下去的意願,最後終於因為一場幾乎發生的車禍,而開始學習好好活著。
前幾天練習阿斯坦加的拜日式時,我忽然感覺到身體內部除了肌肉力量外,有另一股力量支撐著我,那股力量更流動、更柔軟、更具有彈性跟穩定度,和拜日式的所有動作結合在一起,非常契合的運作所有的肌肉、骨骼和內臟……沒錯,包含內臟。
那次之後,我開始想著這股內在的力量是怎麼一回事。我開始體會到做每一件事、每一個階段的我,都會有一段「太用力/太努力」的過程。人在用力跟努力的過程當中,會發展出強大的外在力量,然而外在的力量不止向外擴展,同時也會向內擠壓。
一旦外在力量跟內在力量沒有平衡的發展,由外而內的擠壓帶給我們的,終究是傷害,而非支撐。能支撐我們的,其實是由內向外的內在力量。

Read more

我們能Ahimsa嗎?

有一次因為身上不舒服,就去找了熟悉的整復師幫我推拿一下身體,整復師一邊推拿我,一邊說:「如果我不是事先知道妳是練瑜珈的,妳這僵硬的程度,我應該會以為妳是搬家工人吧!」
繼續推又繼續說:「妳的生活真的太緊張,也給自己太多壓力了,我看妳只有練瑜珈的時候是輕鬆的吧……喔不對,妳搞不好連練瑜珈時都沒辦法放鬆。」
我那時候除了被推得唉唉叫之外,也思考了一下整復師對我說的話。大概一個月前的某一次阿斯坦加練習中,老師看了我的扭轉動作,忽然過來指導我:
「你這邊要用力、但是那邊要放鬆,這樣你才轉得過去。阿斯坦加不是全部都在用力,全部都很用力反而沒辦法完成所有的動作,每個動作一定都有某些地方是放鬆的。」
那堂課之後,我練習阿斯坦加的過程中,陰性的、放鬆的能量才慢慢的冒出頭來。除了練習體位法的時候,不再那麼使勁之外,對於做不出某些動作的自己,心境上也平靜許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