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horn小记

 

。Upgrade。

我在Dublin完成B2的课程之后就要离开,同班同学没有意外的话则会升到C1(下注)。韩国同学几次跟我们聊天,总是提到自己的忧虑:

「你们觉得我应不应该再留级在B2几个月?我真的觉得我根本没有C1的程度耶!这样去C1的班真的可以吗?」

B2的最后一周,韩国同学又提起一次这话题,我终于把想了几次的答案跟她分享:

「妳唸C1班不等于妳有C1的实力啊!到得了C1班本来就只是代表妳有完整的B2的实力。就像唸高中,升上高二只代表妳把高一的进度都唸完了,妳唸高二的时候本来就不具备高二的程度啊!是要唸到高三才代表妳具备了高二的程度。」

后来在Findhorn的时候,我经常觉得我的状态比大家都差,比别人都焦虑,比别人都无法放松,总是意识到自己内在因为紧张而过度反应的攻击性,一直觉得自己跟整个又美又安静的团体格格不入,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有一天早上起床时,忽然清晰地听到讯息:

「人生的巴士没有转错弯的,妳也不是意外上错车才闯进Findhorn。到得了这里,就表示妳属于这里,妳跟大家是程度一样的同学。」

然后我又想起在Dublin时自己跟韩国同学讲过的那段话。在比我们的实力高一级的环境里挣扎是正常的状态,困难与费力并不代表我们实力不足或天资驽钝,那代表我们正走在正确的节奏中。

我本来想要说「一直很轻松反而不正常,表示没有进入下一个阶段」,但仔细想想,这其实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我们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已经全然完成的阶段的。

生命总是会推着我们升到下一个级次。

 

注:这里采用的检定标准是CEFR,全名是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s,A1最入门,C2最高级。

 

 

。Embrace。

待在Findhorn的时候,我顺便参加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工作坊。

工作坊课程中,同班同学为我接收讯息,她的用字优雅得像诗,轻声细语的听起来真的很有仙气,我没有全部听懂,但是当下光是能量就治愈我了。

她传递完讯息,整个人还沈浸在随着讯息而来的爱的能量中,望着我的眼神柔和得不得了,于是我也感性的说:

“You embarrass me with your energy and message.”

(妳的能量和讯息真让我尴尬。)

 

她整个笑容凝结住,旁边的同学也一起冻住,我才惊觉我讲错字,赶快说:

“Embrace! I mean you embrace me with your energy and message.”

(是拥抱!我是说我被你的讯息和能量给拥抱了!!)

 

旁边的同学也恍然大悟地说:

“Ohhh!! Embrace!!”

 

但是充满爱的那一刻已经被我的embarrass/embrace给彻底摧毁了⋯⋯

后来我跟其他同学聊天时谈起这件事,他笑起来说:

“Maybe it’s the time to embrace your embarrassment.”

(也许这件事是在提醒你,现在是拥抱你的尴尬的好时机。)

 

***

我查了尴尬一词的解释:「某些人、事、物,因某原因或巧合发生或出现在相对不合时宜的情况,而对于处事人产生窘迫、困窘、难堪、手足无措、脸红等的情绪反应。」

拥抱尴尬,也许也是更好的对待自己与别人的练习?

 

体验到野性巫力的现场。

。Wild, Honorable, Uncontrollable 。

我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在不同的地方,我的工作状态也不太一样。在巴黎的时候经常觉得通灵讯号无时不刻满格,走在路上与其相信google map还不如相信内在的直觉,做个案的时候也清晰的感觉到能量的品质很纯粹。

台湾的时候觉得能量运作得轻快流畅,却也深刻饱满。

印度的时候觉得高次元意识特别能跟身体层次的能量融和得很好。

在秘鲁的时候觉得宇宙星辰的能量特别清晰。

熊野古道上,只觉得连最小的草,都有一丝神的意识在里头,万物共生的连结与和谐感创造了动态平衡的生意盎然。

在苏格兰则是第一次强烈的感受到动物与植物有灵。我坐在Inverness城堡外望着尼斯河,渡鸦飞过眼前时,竟然感觉到其中有野性而尊贵、不受任何威胁与操弄的,巫的力量。

偶然有机会跟一个苏格兰大叔(下注)聊起天来,他说:

「整个欧洲都已经是公民化的文化了(civilization culture),只剩我们苏格兰是最后的战士文化(warrior culture)。」

他说的是真的。

 

注:那天下大雨,大叔穿着苏格兰裙,我收伞的时候不小心勾到他的裙摆,差点把他的裙子掀起来,他惨叫着双手护裙:

「你也注意一下我的裙子啦!!!」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