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2018. & 2019, nice to meet you!

暴动最严重那天,我照常出门瑜珈晨练+做个案。那天不知道是大家都去抗议了还是怎样,居然只有我一个人在。

 

2018年以白蚁事件为分界。

白蚁前和白蚁后,完全过著不同的人生。旧人生在10天内直接崩塌,恍如隔世,连考虑跟适应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接受事实,并且随机应变。(注一)

 

。关于笃定。

几乎整个12月我都花在回顾过去一年,和规划新的一年上。翻着笔记和日志,看着自己写过的各种讲义,一天又一天付出过的、享受过的、体验过的,最后累积起来,变成无比令自己安心地笃定感

刚从巴黎回来的时候,我说

「我始终不理解为什么人们喜欢我,为什么大家想要上我教的课,为什么选择让我做个案。我到现在也不懂。但我接受了『大家就是选择了我,即使我想不通为什么』这状况。我现在可以跟这个状况和平共处,不要再怀疑自己。」

或许我永远也不会懂为什么。然而,一次又一次做个案或教课的当下,好或不好,有没有尽心诚意的以真心相待,我心里早已有数,不需要、也无法对自己说谎。

别人说什么,喜不喜欢我,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自在与从容(其实去年就说过差不多的话,只是这时候感觉益发清晰、强烈)。

 

。关于撰文。

我很享受分享生活动人的小细节的文章,即使那看似跟灵性成长完全无关,但是因为好玩,因为那是大家共同的经验,加上我也能写,曝光一些很有趣的生活小事,逗乐所有的读者,大家都开心,我也觉得开心。这就是为什么我并不在意被大家知道我被巴黎人说「你吃得像一头猪」之类的事XD

我也一直都知道我的梗会被偷。有些人会移植我分享的生活经验,谎称是他们自己的人生经历,毕竟我写得很细,满好引述的。也早就酿成大祸过,之前曾有同业将他各处听来的各种生活经历,栩栩如生的讲给案主听,让案主以为他生命经验丰富,进而选择相信对方提议的投资案。投资案事实上是吸金诈财的陷阱败露之后,各方投资者才发现该人将四处听来的别人的人生,拼凑并谎称成是自己的人生。

其中一个案主一路印证,找到了每段故事真正的主人。最后问到我这里来,我才知道有这种事。

写一篇文章其实不容易。我通常会反复改好几天,一篇文章总计撰写编辑的时数,都不少于10小时。当时我觉得很遗憾也很错愕,那些出自我生命中的精华,轻易的变成了别人拿去行骗的材料。有一段时间我想着,不公开算了,这种跟我的工作好像不太有关的小事,写给自己看、跟好友聊聊就好了,写给大家看干嘛?

这周翻开日志,上面写着「无论去到哪里,永远都是对我好、帮助我的人,比歧视我的人多,而且是多上许多」。小事写出来,读了觉得开心(甚至有人说被激励)的人比偷梗的人多,而且是多上许多。这种事防君子不防小人,我这里没梗,他总有其他地方可以找梗。为了这种人,少制造许多生命中的乐趣⋯⋯

多么不值。

于是我决定再也不想这件事了。

 

。Creativity without structure is chaotic, but organization without inspiration is lifeless。

第一天抵达巴黎已经下午,当晚室友就说「那明天早上你跟我去瑜珈晨练喔!」还好我别的没有,调时差很会。就这样一天都没浪费的被他抓去练习mysore。

巴黎的八肢教室练习风格非常自由,非常自主,负责教学与调整的老师,品质也非常好,非常优雅地分享了许多细腻的调整与口令。今天要练什么,自己决定,甚至可以练习不在序列中的动作,跟正统练习风格非常不同,依照我对正统练习原则的理解与体验,正统练习风格的支持者应该没法接受(但我相当乐在其中)。

后来我跟朋友聊「自我练习」这件事,聊到自我练习到底要自由到什么地步。

友人说:「我们回到『Mysore』这个练习的核心精神来说好了,就是每个人做自己的自我练习啊!遵循正统原则的老师,是因为他们坚持每一个动作都是开启下一个动作的钥匙,前一个动作没做好,跳过那个做不出来的动作,去做后面的动作,那其实会带来伤害。

我觉得作为教师的责任是,当我看见你开始用会伤害自己的方式练习瑜珈,我就要赶快去阻止你继续伤害自己,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调整与指正。巴黎的练习方式和正统练习的坚持其实是殊途同归,各自用自己觉得好的方法,让瑜珈以正向的方式影响你,而不是带给你伤害。」

读《Beyond Bullets》时,我对这句话相当有感:”Creativity without structure is chaotic, but organization without inspiration is lifeless.”

人生到最后只有一件事——「平衡」。在自己找平衡的过程中,逐渐累积出自己最会的东西,我最会的东西你拿不走,你最会的东西我也拿不走,而我还在这两个很不同的练习主张中,在安定的结构与灵感的启发之间,找我愿意追随与实践的平衡。

 

。在台湾的时间。

2019在台湾的时间也不多,一月第3周到六月第1周之间,没有特殊状况的话,这半年我应该都不在台湾(所以1/05的雪白初阶1/06的缅甸讲座赶快来看我~~)。团体课暂时没法进行,SRT个案就看能不能克服时差+找到空档+拥有够强的网路,可以的话就能远距进行。

 

注一:白蚁事件请参考以下三文。

顺流(上):练习相信自己

顺流(中):拙火,神圣蓝图,礼物与责任

顺流(下):从来就只有纯粹的光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