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那眼盲的阿修罗(四)

事实上,完美主义是纯然的愚蠢,人永远无法完美。天天用完美主义要求自己,等于让自己天天活在失败的阴影下。更何况,我发现我的其中一个完美的标准,可能就是我爸不经意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像个男人,更好」!这句话更深的期望和失望是--「妳如果是男的就好了」。
我做了很多事情,希望自己是完美的;但无论我多么的完美,多么的令人不用担心,我终究是个令人失望的孩子。当我像个男人的时候,我可以得到「better」,如果我真的是个男的,我就能得到「Best」。
我做尽一切也得不到那个Best的……除非重新投胎,或是去泰国动个手术,搞不好还有可能点。
我还在练习放下对Best的需求,有时候老症头还是会牙起来,又忍不住逼迫自己跟虐待自己,我在认知的层面上,知道追求那些有多么的愚蠢,但这个模式的轨迹还在,一不注意,我就会不小心又顺着那个旧轨迹走。
这些顽固的习气,衍生出的所有课题,到最后也都纠结成一团,分不清谁是因、谁是果,包含那无以名状的巨大寂寞。我真的是为了逃避寂寞,所以才拼命逼迫自己变得完美的吗?那我为什么觉得只要自己变得完美,就会不寂寞了呢?
因为只要我是完美的,大家就都会爱我,那时候,我就不寂寞了,不是吗……?原来,孤鸟还在慢飞,还没找到可以栖息的树枝。
人无法从来自外界的爱中,得到解脱的。人的匮乏只会因为自己,人的满足也只会因为自己。我不知道我的寂寞从何而来,我只知道,我已经逃避了30年的、无法正视的寂寞,终究到了要好好处理及面对的时候。
这一路来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在引导我回头看我心中那寂寞的大黑洞,但我只是不停的粉饰太平。我用忙着写文章、忙着教课,来逃避心中的寂寞;我用谈恋爱来逃避那片寂寞;我用无比的上进和高效率学习动力来逃避那片寂寞……
也许,当我不正视我的寂寞时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包含了一点点逃避寂寞的企图在里头?每当我失去任何一件人、事、物时,我的痛不欲生,除了来自那些关系失落的撕扯之外,另一个更根源的原因是--
我是如此的无法面对我心中的寂寞。失去那些,就代表我逃无可逃的,得去面对我心中那个莫大的梦魇--那片荒凉的寂寞黑洞,吞天吞地的把我淹没。
我孤单一人,在那样的寂寞里,我感觉不到爱。跟我急躁、跟我逼迫自己的时候一样,寂寞也让我脱离了爱的流动。我分不清,究竟是我对寂寞的害怕,逼得我心中生出了阿修罗来,还是先有了无法感受爱/表达爱/理解爱的阿修罗,然后我才变得如此寂寞?
我是极端的,我相信每个人也都同时持有一种特质的两个极端点。面对距离之外的人,我会很自然的维持亲切又有礼貌的形象,唸书的时候,同学甚至用了「冷漠而有礼貌」来形容我。
可是一旦进入了我的距离之内,我往往看不清爱与控制应当停止的界线,于是热切而充满侵略性的那一面,就随之摆荡出来。我给出去的爱要不就是太冷漠,要不就是太压迫,仿佛找不到一个界线或平衡点。

2 留言

  • 访客
    Posted 2011-09-07 15:44:10 0Likes

    Je t’aime.
    送妳一首我很喜欢的歌

    版主回复:(09/08/2011 02:49:08 AM)
    谢谢~我还查了一下你写的法文的意思哩~

  • 蚊子
    Posted 2011-09-08 04:58:53 0Likes

    对于自已的两个极端点, 有时连自己都无法马上发现, 总是在事情之后才看到,
    这些习性真的太顽固了~
    版主回复:(09/09/2011 04:01:50 AM)
    不过开始练习之后,至少会从不知不觉变成后知后觉,然后会慢慢的当下知觉,目标是有一天先知先觉…

Leave a reply

发布回复给「蚊子」的留言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