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没有-est。

前几天看见这段话在几个朋友的脸书上转载来转载去,觉得很棒,就引述过来这里--
所谓「较灵性的职业」是什么?
耶稣是个木匠,禅宗故事里也有很多屠夫和大师,爱因斯坦曾在专利局上班,甘地织过衣服,达赖喇嘛会修手表。
要寻找最适合我们的谋生方式,先问问自己: 「我内在的兴趣和能力是什么?」
这涉及了自我省思,将我们带引到对自我更深的认识
所谓寻找一个更「灵性的职业」,你很可能只是在找一个令你感觉更有意义、创意及挑战性的生活或谋生方式、一个你会期待星期一早晨去上班的工作、一个测试你、教导你,并运用你内在才华与优点的事业。
灵性不是我们从工作中获得的东西。事实上,是我们将灵性带到工作里--我们如何做,比我们做什么来得重要。
诚如马丁路德金恩所建议:「不论你生命中的工作为何,尽力将它做好,就好像没有人能够做得比你还好。如果你注定是个扫街的清洁工,那么就让你扫的街如米开朗基罗画的画、莎士比亚写的诗、还有贝多芬作曲般精彩。让所有在天上与人间的生灵都会停下来说:『这里曾住了位很棒的清道夫』。」
透过极其杰出的表现一颗服务世界的心,我们每个人都能应用、发挥自己独特长才和特质,使我们的工作和工作场所转化为个人与灵性的成长形式
--Dan Millman,《Living on Purpose》。(注一)
就如同我曾经在〈__不是问题。〉中试图写过的一样:比较,永远是让人意识堕落的开始。在玛雅历的末日来临之前,我在听闻人们对于自己或他人进行了「灵性活动」的谈论之中,反复确认了这件事--「一个人要入魔之前,会先以为别人是人,而自己是神。」
偶然在某个场合中,遇见同样学过某一门课的同修。既然学过同一样东西,不免的就聊起各自跟随的老师,一聊之下,才发现我的年轻老师,是对方老师的学生。对方一听马上喜形于色、口沫横飞的说了「要找老师,干嘛不找老师的老师?」一语出口。神色之间也多了几分「你的老师是我的老师的学生,算起来我的辈份也跟你的老师一样」的自得之色。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含笑点头连连称是。不是我被他那「要找老师,干嘛不找老师的老师」的逻辑给辩得哑口无言,而是这样的一句话里,透露出来的是一整个狭隘而充满偏见及傲慢的逻辑。要扭转这个逻辑,不是我这个一瞬间在对方心里被他踩成晚辈的人说的几句话,就可以达成的。
古代社会说的「下三滥」是乞丐、妓女与戏子,可惜在灵性成长的圈子里,有些人的信念已经无限扩展到下N滥。同样学灵气,我的是出国学的本宗直传,你的是台湾化的本土版;同样上光的课程,我的老师比你的老师有学问;同样学XXX,我的老师是英国人,你的老师是台湾人。连个案的身份都可以拿出来比,我的个案有名人、有有钱人、有已经在灵性圈工作的人,你的个案都是一般民众……(以下无限)。
每个人都有权力选择自己想要跟随的老师,或者想要相信的法门,当然也有权力把自己喜欢的老师,或者觉得很棒的学问推荐出去。然而,推荐自己喜欢或觉得有用的课程或老师是一回事,批评或攻击其他人、其他法门以求踩别人高自己又是另一回事。喜欢某些人事物,不等于你非得要把其他的给比下去。
愿意留意或参加这类灵性成长、提升活动的人们,多少对灵性有些认识。既然会谈灵性,那么至少在日常生活中,会期许自己实践「修行」的部分。修行除了修正自己的行为、调整自己的气或磁场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众生一体。
我们与其他无论有没有修行、用任何其他法门修行的众生,都是一体的,用新时代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在灵魂的国度中没有身体的界线,大家都是合一的,到地球上只是个短暂的角色扮演,为的是成就和学习彼此灵魂中尚未圆满的部分。」
既然人人都是来成就我们的,我们又何德何能,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筹?固然在物理的世界里,有相对的高低位能的存在,众生一体或众生平等这种无阶级的事实,相形之下存在的层面是看不见的灵魂层次,但人之所以修行,不就是为了活出更接近于善的灵魂品质?
说起来,比赢的当下又得到了什么呢?别忘了,我们的标准只对我们自己有意义,对其他人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在无意义的标准下,上演自己脑内的胜利,除了尝到骄傲的滋味之外,到底还得到了什么呢?再说,比骄傲好吃又健康的多的是,会觉得骄傲很好吃,通常是因为没吃过更好吃的。
身处在物理世界的高处,不等于在心中也需要把其他人都看扁,反之亦然。一个水桶能装多少水,决定于桶身最短的那根木条。得意洋洋的自觉在灵性上高人一等,跟自曝内在最短的那根木条有多短,没有两样。
回到最前面引用的话语--透过极其杰出的表现一颗服务世界的心,我们每个人都能应用、发挥自己独特长才和特质,使我们的工作和工作场所转化为个人与灵性的成长形式
如果把上一段化的「工作」二字换成「生命」的话,这段话就会变成「透过极其杰出的表现和一颗服务世界的心,我们每个人都能应用、发挥自己独特长才和特质,使我们的生活和生活场所转化为个人与灵性的成长形式」,这才是灵性的真谛--
灵性不在于我们的外在,和我们做什么工作完全无关,也和我们学过什么东西、跟谁学、学到哪里无关;而在于我们的内在,是否能在表现的杰出的同时,仍然保有服务和奉献的谦逊。并没有比较灵性的工作,只有灵性与否的态度。
因为某些不知道哪里来的标准,而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的灵性比别人高的人,旁人看了,不是不替你尴尬的。再说,会觉得自己比别人高等的人,除了雅利安次元(注二),我真的想不出来这些人打算扬升到哪里去?
注一。Dan Millman台湾翻译为丹‧米尔曼,这样翻译大家就熟悉了--《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的作者。引述这段话的书《Living on Purpose》目前也有中译新版,由宇宙花园出版的《时时刻刻:生命法则的Q&A
注二。德国纳粹时期认为雅利安人为最优秀的人种,并基于种族优生主义,屠杀和奴役被视为劣等民族的犹太人与斯拉夫人。
说穿了,在灵性上感到自己非常优越的人,跟纳粹也没有两样。世界末日真的来到的时候,打算微笑着看着他心中「灵性比较低」之辈被末日淘汰的优越主义者,自己的灵性又能高到哪里去?灵性中最基本的慈悲与爱一点也无的人,怎可能扬升到更有爱的次元?

3 留言

  • 访客
    Posted 2011-11-12 18:24:04 0Likes

    很有所感的一篇,让我又省视了自己一番:)
    版主回复:(11/14/2011 02:58:59 AM)
    谢谢你的留言,其实我也在撰文的过程中自省很久,几度觉得自己似乎不够有资格谈论这个话题,最后还是厚脸皮的贴出来,希望诸位读者不吝指教。

  • Linda
    Posted 2011-11-14 01:59:06 0Likes

    "所谓寻找一个更「灵性的职业」,你很可能只是在找一个令你感觉更有意义、创意及挑战性的生活或谋生方式、一个你会期待星期一早晨去上班的工作、一个测试你、教导你,并运用你内在才华与优点的事业。"
    这句话真的很棒,谢谢TEEN的分享!原本以为灵性的职业就是要从事跟TEEN所做类似的工作。但看到这句话才豁然开朗。最近工作都提不起劲,刚好看到内在男人内在女人这本书,还不能完整体会,不过仍然仔细的观察,自己内在能量的状态,调整自己在[灵性的职业]。
    版主回复:(11/16/2011 12:22:00 PM)
    不论做什么工作,都会有提不起劲、倦怠,以及茫然的时候,即使我做的工作已经是我很喜欢的工作了,仍然不免有这些时刻出现。
    这时候就很容易萌生退意,或者以为自己不适合。但我会觉得与其在这个时候直接考虑是否要退出,不如想想让自己提不起劲的原因是什么。毕竟面试的时候,我们都曾经很想赢得这份工作;上班的第一天,我们也都曾经抱着期待的。
    共勉之。

  • 访客
    Posted 2011-11-14 11:00:58 0Likes

    我自己的感觉是,有些从事身心灵的老师,工作者,或修行的老师,或许曾经在某些时刻,真正得到了片刻的神性或顿悟,但因为没有继续自省觉察,就在不知不觉变了,但自己或许不自知,也或许自己不敢面对,于是就变得骄傲,甚至觉得只有自己才是对的,而批判别人,而当这些人因为缘份,因为业力关系而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就是一个契机,因为见証了只要是还活在这世上的人们,因为还是人,还有人身,就容易陷入人性,提醒自己,所谓的老师只是一时的陪伴,只是某项技术知识,比较早接触,比较有经验,仅此而已,不代表他的灵性比较高,他的想法比较对~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内在工作,自己的觉察~是一面镜子来提醒我们的呢
    版主回复:(11/20/2011 05:29:04 AM)
    所以这篇我考虑了很久,写好很久之后又反复改了几次,就是因为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讨论这类的话题。
    修心真的很重要,承认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懂、还是个人,这也很重要。其实我一直在想,写这篇文章的我,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比别人高尚呢?如果真的都不比了、真的都不介意了,我想,我也不会写这篇文章了吧!
    另外,技术高与灵性高之间没有绝对关连,这我完全相信;但灵性之间是否有高下之分,我觉得对事情的领悟或看待的视角,确实还是有高低宽广之分。
    然而我试图在文章中传递的意思会比较偏向「不要觉得自己灵性比别人都高」,而非「每个人的灵性都一样高」。

Leave a reply

发布回复给「访客」的留言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