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个案分享--从星际飘泊,到沙漠归乡

原文出处在这里--从星际飘泊,到沙漠归乡,来自我舞,以我如是的样子
P
 上周一让 Teen 做了灵气治疗之后,一直挂心着要写心得分享,无奈国事如麻,直到今天才有时间与力气书写。
  想说与想写的事情似乎很多,就一并处理吧!
  
  直到现在,我一共见过 Teen 三次面,每次见到她,都觉得她跟之前长得非常不一样!并非只是个人特质的不同,而是整个外表容貌的转变,让我认不出她来,以至于每回都是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到 Teen,是2010 年五月间,恰逢我人生最痛苦挫败的阶段之一,那时她帮我做 SRT。结束后,我完完全全想不起她的样子,又觉将来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
  第二次见到 Teen,是2010年九月底,那时我举办了告别演出,邀请 Teen 来看表演。跳完舞,匆匆见到前来打招呼的 Teen ,当下只想着:「这位美丽耀眼的女子是谁?我认识她吗?」
  上周是第三次见面,觉得这时她「比较像个人」──之前好像另个世界的存在,与这世界有着一定距离。
  Teen 是我见过的地球人中,少数「不具性别」的人,我说不出她是男是女,更不是一种「雌雄同体」的存在,就只是「性别」在她身上一点重要性都无。
  
  2010 年底,挫败疲惫的我,放下台湾的一切,只身前往摩洛哥流浪,说穿了,那是一场「逃亡」,那时再不离开台湾,我是一定会死的,以任何层面上的意义。
  人到了摩洛哥,开启一场宁静巨大的歇息,因着需要,我请 Teen 帮我做远距离 SRT,她温暖慷慨地答应了。
  说来奇怪,向来下笔千行的我,无法针对她那时帮我做的SRT进行任何心得书写,因SRT带来的影响在生活每个时刻里铺陈。很长一段时间,我牢记在SRT录音中,Teen 转告来自高我的讯息:我来自一个资源丰富、梦想与创造更为容易的次元或说星球,对地球生活自然极度适应不良,因为我真的很少来地球。但这不是逃避的好借口,祂要我学着不再害怕地球,说我接下来会进入「在灵魂层次有回家的感觉」的阶段,还要我思考「什么是灵魂今生的目的」?如何才能「打从灵魂里快乐起来」?这些问题的答案,将直接影响着我接下来人生阶段的抉择。
  那时,我听得懵懵懂懂,无法想像「在灵魂层次有回家的感觉」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毕竟我向来以流浪漂泊的姿态行走人间,无尽浪荡,尤其当我人在台湾,时常为一股强烈的「逃亡」渴望与冲动所烧灼。
  直到宿命性地走进撒哈拉,遇见一群沙漠游牧民族,才知「在灵魂层次有回家的感觉」与「打从灵魂里快乐起来」意指为何。
  简单说来,撒哈拉让我有了「回家」的感受,让我破天荒地与土地取得连结,渐渐看见地球的美,不再那样惧怕地球生活与人类。游牧民族的生存困境与沙漠生态危机,让我极度渴望回撒哈拉定居,只想当撒哈拉怀里的一棵棕榈树,成为捍卫沙漠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样的想望,大大改变了用尽十年生命为舞燃烧的我。
  
  人还在摩洛哥时,从 iryab 那儿得知 Teen 正在征询灵气治疗实习的自愿者,我寡廉鲜耻地领了号码牌,等著排队!
  那时,Teen 问我:想借由灵气治疗,获得什么?
  我明快地说,我的愿望就只有三个:一、治百病;二、回春;三、预防未来所有疾病。
  很简单也很单纯吧,哈哈!
  
  Teen 是我很敬佩的治疗师,谦虚地不断学习精进,待人诚恳直接。
  这回做灵气治疗,她先让我抽了 OH 卡,三组牌意大抵说出我的人生脚本:总是在被逼入绝境时,人生柳暗花明又一村;总觉社会与众人阻止我去做我真心想做的事情;眼前明明危机四伏,我仍绿灯通行地向前冲!
  呵,真没想到我的人生故事就这样借由三组牌,朗朗地摊在眼前!
  我的人生转折不断,时常不自知地走在危险边缘,但永远都能惊险过关。
  这三组牌意,呼应 Teen 之前帮我做 SRT 的结果:我的创造力很强,生命力旺盛,对高潮迭起的人生经验欲求不满……。
  无奈的是,Teen 说我现在应该还处在困境中,尚未完全走出来。
  呃……,奈安捏……。
  
  正式做灵气治疗时,我并没有强烈感受,记得自己半梦半醒,但事后 Teen 说我有小小地打呼。疗程中,只有极短片刻,我感受到一股细微温柔能量,隐隐地从 Teen 的手上,传到我全身。不久,我就开始头痛!而且是头壳上半与左边太阳穴隐隐作疼,然而我向来是个极少头痛的人哪!
  我身体的左半侧时常酸疼,先是在巴黎学舞时,莫名其妙地伤了左膝,尔后在台湾教舞时,左边髋部连带开始疼痛,当我人还在撒哈拉时,想着即将再回台湾,左膝与左边髋骨的疼痛复发,尔后更因时常拍照,伤了左边肩膀。从摩洛哥搭机到巴黎,等著转机回台湾的那个礼拜,我身体左半边根本是废掉的,日夜酸疼肆虐。
  Teen 说,身体左半边代表的是「接受」。
  呵,或许我仍在抗拒、恐惧著与台湾有关的那些吧!
  
  做完灵气治疗,Teen 说,我身体左半侧能量淤塞,右脚能量却虚虚空空的,背也是空的。
  当下一听,好像很惨!我忍不住问:「那我到底是怎样活到今天的呀?!」
  她明快地说:「这只是妳现在的状况,不表示过去跟现在都是这样。」接着问我,是不是即使身边有朋友家人,都觉得自己孤单、无依靠,不喜欢他人协助?因为我的背部能量几乎是空的,就像我没有依靠一样。
  这问题让我困惑,我说:「任何人都不喜欢麻烦别人吧!除非我真的很需要,否则我不喜欢向他人开口。我很习惯独来独往,喜欢孤独与自由。自由对我来说,很重要!」
  
  Teen 帮我看了命盘,说我的情感能量丰沛,今生得学着「理性」这件事,也说到天王星与土星对我生命的影响。
  当她解释天王星如何影响着我的人生时,我在心里碎唸:「啊,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支持我成为一只『外太空来的快乐ㄟ疯狗』的力量,原来来自天王星哪!」
  当她说到土星如何造就人的恐惧与生命课题时,我忍不住嘴角抽蓄,她见了我的反应,很认真地说:「有时候,我也很想把土星给打下来!」
  我心想,啊,或许「后羿射太阳」便是这等心情与气魄吧!
  想了想,我问:「所以这十几颗行星,是每个人都有嘛?」
  她点头。
  我问:「那我不能指定,这种行星我要三颗,那种行星我要两颗,然后这一种的我不要?」
  她摇头。
  唉,令人好感伤、好无奈的答案喔……。
  
  后续聊到许多事,包括我曾在学术与舞蹈间的犹豫摆荡,包括我毅然决然选择了舞蹈,终究放下一切地逃往摩洛哥,于沙漠浪荡,再回台湾。
  许久前,Teen 曾跟我说,生命蓝图是可以修改的。
  不久前,Lach 曾跟我说,我的一意孤行已将此时生命走出命盘上的格局,改变了当初的生命蓝图。
  四年前刚回台湾时,我选择了舞蹈,宁愿在社大接受磨练并坚持理想,都不曾力图在学院卡个教职。
  一年多前,身心俱疲地离开台湾,前往摩洛哥人权组织工作,我在打杂。
  此时回到台湾,依旧打杂,就为还能有那么一丁点进帐。
  反复做着这些无须过多知识与教育程度就能完成的工作,脑中不时有个声音反复说著,嘲讽奚落着:「哈!即使妳唸了个博士,之前为了理想与理念做了那么多,此时也不过沦落到当个打杂工的处境嘛!妳再怎地坚强、勇敢、有能力,又如何?还是算了吧!横在妳眼前的,是一场注定失败的人生!」
  我对那声音笑一笑,埋首继续做我的工作。
  Teen 帮我做「灵气治疗」时,我问:「此时的人生脚本,究竟是我自己选的,还是我改掉了什么?」
  她很认真地说:「都有!每个人出生时,都带了廿几套剧本来。」
  此时回想,当我开始跳舞那刻起,便已注定换上另个人生脚本了,先前暂时离开舞蹈,甚至转了个大弯!此时尚无法预料这个弯将带自己走向什么样的未来。我的人生一直非常颠沛流离,无尽浪荡,但我得承认自己很享受这种「搭云霄飞车」的刺激快感,永远惊奇不断!从来不知道就在下一刻,我还会给自己玩出啥戏剧性的人生安排!
  我见识过许多截然不同的圈子,法国学术圈的知识殿堂、欧洲 Oriental dance状况、台湾社区大学样貌、摩洛哥社会运动、撒哈拉游牧民族生活,以及此时的台北办公室人生。
  飘荡流转中,我愈来愈不羡慕那些享有社会地位与富裕收入的人们,却是较能于每个当下安适地活着,专注地创造著些什么。我愈来愈清楚,能让自己「打从灵魂里快乐起来」的生活方式,绝非由外在条件与世俗认可的拥有所建构。
  谢谢祂,不曾给过我一帆风顺的人生,却是小心翼翼呵护任性走着钢索过人生的我。
  
  趁著灵气治疗的机会,我非常简略地跟 Teen 说了我在沙漠看到的游牧民族困境:经济条件贫困、被剥削的劳工以及医疗资源缺乏等。我想趁这次回来,在台湾学个「疗法」,除了照顾自己,也希望可以帮助当地难以享有医疗资源的游牧子民。
  Teen 说,我可以学个疗法来照顾自己,但没有必要帮别人扛那些。天王星影响之一就是慈悲,低阶的慈悲是「救世主情结」,高阶的慈悲则是知道这些遭遇可以让受苦的灵魂从中学习,在旁边帮忙喊:「加油!」
  之前做SRT,高我就曾说我有「牺牲奉献」跟「救世主情结」,这同样是我为什么选择暂时离开摩洛哥,即使我真的很爱很爱沙漠,极度渴望为游牧民族做些事。
  那时我就知道,会拖垮我的,不是第三世界国家的贫穷,却只会是我的「于心不忍」。
  我不断思考着,这当中,一定有些事情是我可以为当地游牧民族与沙漠生态做的,且可以让所有人走向最好的方向!
  
  针对我的背部能量几乎是空的这件事,Teen 问我是不是即使朋友情感环绕,都觉得孤单?也不喜欢向人寻求协助。
  这些话似乎给了我意想不到的提点,走出咨商室,我持续回想。
  当我发愿要回沙漠做事,很快地,不断有人回应着我,帮我找便宜住宿、找打工机会等等,甚至是愿意赞助我们买骆驼的 Lazycat,有些线,是之前已经布下,在此时被拉动,扩展出更大的网络。
  虽然我喜欢「给予」甚过「接受」,但我时常都在享受他人对我的善待与付出。
  
  在撒哈拉,我意外地与前世恋人重逢,那是一位因沙漠困苦环境而被剥夺受教权的游牧民族贝都因,打从我的手无意间放上他的腰那刻起,我的心便也在爱情中渐渐静定。
  我的贝都因男人需要靠着到遥远矿山上采集化石,揹着重重原矿下山,找人打磨打亮,再卖给观光客。观光旺季,一个月大不了赚个台币三、四千块。沙漠生活极度困苦,但我回沙漠履行与他前世约定的心不曾稍改,这份决心甚至让我在回到台湾后,有了更坚毅果敢的能量与决心来面对现实生存问题。
  刚回台湾,认真寻找工作机会时,我许了个愿,希望能尽快攒够五万块,汇回沙漠,让他买生平第一头骆驼,去赚观光客的钱,好减轻家族经济负担,也可让他不用跑到无水无电的矿山上,可以留在村子里工作,晚上可以学习读书识字,才能为更美好的未来保有一丝希望。
  这份卑微而伟大的愿望,就只需要五万块,却让刚回台湾的我,赚得好辛苦!
  
  周五,Lach 介绍了一位温柔善心的天使亮亮让我认识,聊天时,亮亮说她觉得我的梦想很美、很单纯,她愿意协助我实现梦想,想帮我们买第一头骆驼。
  听着亮亮的想法,想起 Teen 说我不喜欢接受朋友帮忙等等,我开始迟疑犹豫,不知向来抗拒「赞助」二字的我,这回是不是该改变旧有作风?!
  想了许久,我终究说,我不曾期望他人给予我金钱上的协助,但我真心希望能多些赚钱机会,让我用自己的知识、经验与劳力,赚取我的梦想实践基金。
  亮亮说了一句让我当场非常震撼与感动的话:「我是真的很想帮忙,因为我觉得妳的梦想很美,但我没有能力帮妳寻找工作机会,我的能力能够做的,是直接买一头骆驼。」
  然后,我突然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世界上真的有好多人听到我的呼唤,愿意以自己能力许可的方式,前来提供协助。
  最后,亮亮很可爱地说:「妳愿意帮我在沙漠买一头骆驼吗?」
  我困惑地问:「妳在沙漠买骆驼干啥?反正妳又看不到!」
  她说:「虽然我看不到,但我知道骆驼的存在啊!」
  我贼贼地说:「但是如此一来,妳的骆驼会成为我的男人的生财工具!」
  她说:「没关系啊!这同样是我想在沙漠买骆驼的原因之一啊!」
  灵感一来,我问:「妳想要来自马利的白骆驼吗?」这才突然意识到,亮亮身上恰巧穿着一件白外套。
  
  离去前,亮亮再度问:「妳愿意帮我在沙漠买一头白骆驼,请人帮我照顾我的骆驼吗?」
  想起 Teen 在灵气治疗时说的话,生平第一次地,我认真考虑接受她的提议,说:「好奇怪喔!之前有人说想出钱买骆驼给我们,我一直不肯接受,然而现在当妳说,我心里的自我约束的道德门槛竟逐渐降低!我竟然觉得妳的提议可行,而且还蛮开心的!」
  她很可爱地说:「因为骆驼不是买给你们,那是我的骆驼呀!」
  我说:「也对!这样妳在沙漠就有亲人了!」
  当下我真的觉得:有天使来敲门……。
  
  此时再回台湾,好明显地感受到许多人不停默默地祝福着我,帮忙着我。朋友们都知道我渴望再回撒哈拉,为游牧民族人权与沙漠生态尽一份心力,无不尽量给予我需要的支持、鼓励与各种协助。
  我一回来,莉莉安随即与她那在杂志社当记者的朋友杨先生连络,谈了我的事,或许可借由报导,给我些许帮助。杨先生辗转介绍周刊记者林先生,约了今天见面,虽然周刊总编认为我并非「名人」而是「素人」,我与贝都因男人的「撒哈拉之恋」可报导性亦低,终究否决了专访提案,但我仍想认识这位记者林先生。
  以E.-mail 通讯中,我很明快地说了我不谈我与贝都因男人的事,因为这没啥好报导的啊!
  今天见面,聊了许多,我这才知道,原来莉莉安的朋友杨先生向上头提了以我为题的采访报导计画书,被长官否决了,仍不肯放弃任何可以帮助我的可能,热心地向周刊记者林先生提到我的生命故事,还说我是「现代三毛」,鼓励林先生来找我。
  这一听,真的很感动!原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之下,有这么多人默默地以他们想得到的方式,试着协助我完成撒哈拉计画。
  周刊记者林先生认真仔细地问了我之前做过的事,包括在法国唸人类学、跳舞、在台湾的舞蹈教学以及到摩洛哥的种种,我同样尽量仔细地说了关于沙漠困境的种种。
  他说了好几次:「妳的人生经验真的很特别!」
  我心想,对呀,因为我知道地球实相不过是个幻象,我是来玩的,来学习的,为了体验地球生活而来的,或许是因在灵魂底层,我一直记着这件事,所以很自然地走出不同的人生路径吧!
  他认真想了许久,说:「即使想报导妳的故事,都得想出一个好的包装。」
  我点点头,随着对地球生活的认识加深,也较清楚「包装」之于现代消费社会堪称举足轻重、决定生死成败的重要性。
  离别前,我明快诚恳地说:「我知道媒体有媒体的考量与需求,我并不是真的想要一篇报导,就只是希望能够找到让我的撒哈拉计画能够实现的援助罢了。我想回撒哈拉做的事,目前只是我脑中的计画与梦想,虽然我知道这条路很辛苦,但梦想终将实现!然而在我尚未做出一丁点『成绩』之前,是不可能说服任何组织、企业或大老板,给予我协助,但我依旧自信乐观!我愈来愈相信『底层人民的力量』!只要把声音与讯息传递出去,一定会有人被打动,愿意前来加入。借由一个个个体微薄的协助所汇聚起来的力量,反而更有可能让我的梦想计画实现!所以,我真的不奢望一篇报导,只想请你也帮我思考,有什么样的人或组织,愿意给我些许援助,让我早日回沙漠做事!」
  他点点头。
  
  每一天,我都在向宇宙发出召唤,让我早日带着足够资源,回沙漠做事。
  在我眼中,沙漠是那样宁静澄澈,丰沛绝美,游牧子民单纯美丽,我并非抱着「进行慈善事业」的「人道援助」心态想回去,却是渴望构思出一个方案,让游牧子民从自己的劳动与文化中,重拾身为人的愉悦与尊严。
  我不需要全世界都认识我,不知道干啥非得把自己变「名人」才能做事,更不相信唯有得到大老板赏识与资源,才可能实现梦想,就只是需要让能被撒哈拉计画打动的灵魂听到我的声音,前来共同参与这场美好创造。
  这是沙漠教会我的事之一吧,人不需过多物质条件,就能好好地活着,依旧能完成梦想。在沙漠,只需一丁点水,就有棕榈树,就有椰枣,就有动物与人。生命的强韧丰沛与无处不在,远在你我认知之上。
  我想回沙漠做的事有那样多:推广沙漠有机农耕与生态观光,改善当地传统妇女经济条件,让游牧儿童上学,设立活动图书车,让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孩子也有书可以读,让贫病交迫的人,也能享有医疗资源,甚至向富裕国家揭露在沙漠日日上演的水资源分配不均与工业化垃圾问题。
  南北半球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在沙漠愈形尖锐赤裸,我无法在看见撒哈拉游牧民族的生存困境之后,还能安然地过着我的现代生活。只要这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还有着贫穷、战争与杀戮,就没有任何灵魂真能享有宁静和祥,因所有生命皆紧密接连着,形成一个生之网络,相互牵连着。
  若问我,为什么明知沙漠生存条件如此困苦,梦想如此远大且执行难度极高,仍非回去不可?!
  呵,因为撒哈拉让我有梦有爱,而我只想朝光亮与爱的那方走,这让我能够「打从灵魂里快乐起来」。
  我想起作灵气治疗时,抽到的最后一组OH 卡,那个明知前方危机四伏,却仍勇猛前进的我,或许这同样解释些许事。
  
  Teen 提醒我,关于天王星带来的「慈悲」与「救世主情结」等议题,我认真思考着,自己如何可以在这当中找到更「高阶」的实践方式?
  
  忽地,我脑中想起那个卖稻建社区图书馆的云林老农,我相信他的作为不仅让当地孩子们有了接触书本的快乐,更鼓励这社会上许多人,激发更多美善的可能。
  
  我意识到自己有「救世主情结」,也不断在自我调整。
  我知道自己在面对他人协助时,往往有一种羞愧、不自在的沉重感。
  对撒哈拉计画的实践渴望极度炙盛,让我更有决心直接面对这些个生命功课。
  
  人生大半辈子,我活得好似「星际旅人」,无尽漂泊浪荡,对地球生活极度不适应也不耐烦,一心只想早日离开地球。撒哈拉让我有了归乡感,让我与土地取得连结,也才慢慢较不害怕地球。也因着不再那样害怕地球与地球人,渐渐地,自然而然地,我才较能与人和平相处及沟通,这也才看见那些呼应我的召唤,前来协助的地球人的善心。
  
  从上周做完灵气治疗,到今天,短短一周内,似乎发生许多事。
  首先是隔天台大开学后第一堂课与大安社大那堂试教,让我先明感受自己对舞那份热情喜悦的挚爱,且竟愈来愈能享受教舞的过程。
  随即意外地认识了亮亮。
  想到亮亮是那样开心可以在沙漠拥有一头属于她的白骆驼坐骑,我突然强烈意识到这是一场意想不到的「心想事成」──我希望能让贝都因男人能从第一头骆驼,慢慢赚钱,减轻家族经济负担,甚至攒钱购买第二头、第三头骆驼……。愿望才刚诞生,宇宙竟然就在极短时间内,以出其不意的美丽方式,回应了我的召唤,让Lach 将亮亮带入我生命里……。
  
  昨天,是我生平第一场自行开办的肢体工作坊开张大吉的好日子!
  在关灯让同学听音乐、练习即兴时,我好强烈地感受到祂的存在,温柔静默地陪在我身边,陪我重新经历舞蹈教学的过程,以崭新愉悦的方式。
  工作坊之前,我认真思考过带课方式与内容。
  然而带领即兴舞蹈工作坊,非常需要当下教学灵感,现场互动与学员集体及个别状态大大影响教学走向与质感,有些事前设想的练习未必适合现场状况,我时常得专注感受自己当下直觉与灵感,专注在「带领所有来上课的人,走向对彼此都是最好的方向」这个意念上,并让这个意念引导自己带领所有人往前走。
  当我那样鲜明地感受到祂的存在,好像突然接通一条天线,隐约中,感觉到我有一个「指导灵」,静静地站在我身边,告诉我,该如何做,可以让课程更好。
  与工作坊学员聊天时,才知那些个找我私下开课的人儿们,当中不乏专长为环保议题的律师与投入农民运动的人。
  
  今天则是很幸运地与周刊记者林先生见面,此时谁都料不准,他会将我的讯息带向何处,吸引什么样的人前来。
  
  做完灵气治疗当天,我想着给 Teen 的心得回馈要写些什么?该放哪张照片?
  脑中随即浮现这张之前在沙漠拍的照片。
P
  我是个极度渴望自由的灵魂,至今仍热爱冒险浪荡,如同一朵飘浮天空的云。当我见着沙漠,才知云儿四处来去中,仍在地球天空里。只愿化作雨滴,降落撒哈拉,让井水满盈,孕育生命,滋润棕榈树我的弟兄们。
  
  隐隐约约地,我感觉到自己或许必须学着用不同方式与角度来看待「接受他人协助」这件事。
  深刻明确地,我感受到宇宙如何迅速地以极为美丽且出奇不意的方式,呼应着我的召唤,让我心想事成。仿佛我只需专注活着,活在创造美好的过程中,所有我所需的协助与资源将源源不绝地到来,且是朝着对所有人最好的方向发展。当我开放性地让愿意参与的人加入我的撒哈拉计画实践过程,同样是让参与其中的人,得以点亮心中希望与美善火光。
  到了最后,这仍是一场彼此成全的美丽事功。
  
  正如此想着,在脸书收到亮亮的字句,似乎呼应着这样的想法与心得:「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告诉妳,妳心中那些良善的意念,宇宙听到了也会支持妳。妳想做的事很多很广,妳常常感到害怕和怀疑,祂们说,成就的方式有很多种,妳不一定要靠自己才能达到,汇聚在妳身旁的各种力量会凝聚成一股巨大的光束,让美好的事物显化。不要担心妳不配得,因为这些美善会经过妳传递给其他人而再回流到宇宙中,妳唯一要做的就是信任和接受。保持妳思想的纯净,妳的内在指引会告诉妳路在哪里,当妳感到恐惧时,想想当初妳发愿的心情。妳的愿景很宏大,这只是一个起点,可爱的插曲是祂们要妳看到妳本来以为很难的事可以以这种方式实现,其他的部份可以多戏剧多惊彩,好好享受过程。上路吧!不要用金钱来衡量机会或帮助,他人给予的是他们强大的正向意念。而妳要做的就是凝聚它们。」
  
  花了一整个晚上,匆匆打完这篇心得报告,因为如果再不写,只会愈写愈长!
  与 Teen 约了下周进行 SRT,真的很谢谢她,愿意如此善良慷慨地一再帮忙!
  人间行走至此,愈来愈深地感受到神对所有生命那无条件的爱。
  深深感恩著……。

4 留言

  • Vickie
    Posted 2012-02-28 12:57:59 0Likes

    好棒 好美的心得跟愿望唷
    祝福妳们一切安好 顺利 梦想早日圆满实现
    借分享到fb噜
    (っ●ˆヮˆ●) っ Thank You & Love You ♥ ♥
    ♥ NAMASTE ♥ by Vickie
    版主回复:(03/07/2012 12:51:51 PM)
    好的,注明出处就可以了。

  • 访客
    Posted 2012-03-03 09:59:19 0Likes

    真的好棒的分享祝福你能圆梦.
    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如果那位你所谓的男人不在了.你还保有那份要去的热情与渴望吗
    版主回复:(03/07/2012 12:52:16 PM)
    适任已经来回复了,请你自行阅读囉!

  • 蔡适任
    Posted 2012-03-06 19:15:30 0Likes

    简短回答楼上问题。
    我是为了"爱",而想回沙漠,但不是"爱情"。
    我自己很清楚,回沙漠的路途有多难行,尤其当我想进行人权与生态议题时。
    摩洛哥是个国王有实权的国家,牢里关着不少记者,
    我知道自己面对什么样的处境,然而当我走过沙漠,
    感受到宇宙如何在神的一场爱当中诞生,
    沙漠让我对那群受苦中的游牧子民有着深深的爱,
    因为沙漠是那样小心翼翼地照顾著沙漠中的所有生灵。
    因着一份原初自发的爱,我决意回沙漠,
    而不是为了爱情,或是一个特定男人。
    这,是我非常确信的事情。
    版主回复:(03/07/2012 12:50:30 PM)
    感谢适任本人来回答。

  • JOY
    Posted 2012-03-08 06:35:12 0Likes

    谢谢你的回复..许多事是很残酷的与艰辛真是佩服你在爱中前进.祝福你如愿并幸福满满.谢谢你.我爱你.
    版主回复:(03/11/2012 04:38:11 PM)
    :)

Leave a reply

发布回复给「访客」的留言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