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TriCard-雙子座10/7-10/13

TriCard-雙子座10/7-10/13

雙子2.jpg
雙子座的朋友們本週抽到的是:
07-13 (2).jpg
。身。天使療癒卡的「Listen to Your Intuitive Feeling」。
你的身體其實有著不得了的智慧,本週請你找一段獨處的靜謐時段,仔細的覺察你身上的肌肉。當你察覺到身上有哪一塊肌肉是緊繃的,請用溫柔的語調問問:「你為什麼緊繃呢?」你會驚訝的發現,你的每一個細胞都承載著對你十分有幫助的訊息。

Read more

Teen’s TriCard。來自天使的星座運勢。

Teen’s TriCard。來自天使的星座運勢。

小版卡.jpg
自從開始玩神諭卡,我發覺這類心靈圖卡的準確度,不亞於通靈。加上牌卡上的精美圖案以及豐富的意涵,讓我雖然沒有天天抽牌卡,卻也對牌卡愛不釋手。
10月開始的靈感很多,其中一項就是「星座運勢」。說來有趣,這幾年來我比較常看星座運勢,每次看星座運勢都「挑好的相信」。換句話說,運勢上如果說「破財、逢小人」等等,我會迅速用食指點點滑鼠,關掉網頁,並且要自己快快忘記。
後來我心想,與其看別人寫的星座運勢,不如我自己抽天使卡試試看吧!於是,「Teen’s TriCard」就這樣出現了。取名叫TriCard,源自於幾個想法:
一、我抽牌卡時,請天使從「身」、「心」、「靈」三個層面給予建議。身心靈三層各有不同,但最後還是要合一,才能完整。「Tri」這個字首有「三角」的意義,三角形只要少了一個點或一邊,就無法成形。就像人,身心靈也不可能只強化任何一項,必須三項平衡的發展、成長,靈性成長的路才走得穩。

Read more

生活中的瑜(ㄌㄧㄢˊ)珈(ㄐㄧㄝˊ)

生活中的瑜(ㄌㄧㄢˊ)珈(ㄐㄧㄝˊ)

參加瑜珈營之後一直沒寫文章,除了作息被調得非常健康之外,另一部份是從營隊中帶回了很多的知識,那些都需要消化,太補了……
其中一堂課的老師一上課,就笑瞇瞇的問我們:「瑜珈,這兩個字的本意是什麼?」大家都很害羞,不太好意思發言,老師接著說:「瑜珈的本意,是指『連結』。」
在練習瑜珈的過程中,跟自己的內在能量連結;不練習瑜珈的生活中,跟外在的人、事、物連結,這就是瑜珈生活化、生活瑜珈化。
在新時代的知識裡面呆久了,一不小心人都會有點飄,太過的重視靈性的生活,卻忘記人的大腦應該是要左右腦並用,而不是靈性那邊的大腦特別發達。以前我也經驗過這樣的生活,追求靈性成長的同時,變得跟現實人生有點格格不入。與內在的連結很強,卻斷了跟外界的連結。
就像和尚把門關著躲在清靜的山上念經一樣,心情真的會很好,人真的會很平靜(哪能不平靜啊拜託)!可是這樣的平靜不是真正的平靜,這樣的平靜,也不會讓人成長。

Read more

看得見河水和陽光的窗台

看得見河水和陽光的窗台

上週沒課的日子,一個人背著背包跑去紅毛城附近,在看得見河水跟陽光的窗台邊,寫信給以前教過的學生。
學生在暑假的時候寫了信給我,大意是學校的老師因為成績而大小眼,讓他上學的日子倍感受挫。那些寫在信裡的情緒,像是在發洩、又像是在求救。
我因此想起了國三那年,英文課堂上老師的一句話,讓我10多年不敢開口說英文。一直到上週的瑜珈營,我不知為何的大起膽子,當著全班的面用英文問老師問題,人很好的老師不但仔細講解,還稱讚我英文說得好,10多年不敢開口說英文的魔咒才就此破除。
我在信裡跟學生分享了這件往事,要他「不要做下對自己有所損失的決定」就好。10多年的恐懼及對於說英文的沒有信心,因為機會來了,所以得到療癒、得到釋放。
但是我學習英文的時機就這樣慢了10幾年。如果是在感情上受到傷害呢?如果是在金錢上受到傷害呢?還要停滯多久,那些卡住的舊能量才會重新流動起來,變成活水?

Read more

讀者來函-臣服,是什麼?

讀者來函-臣服,是什麼?

讀者來函詢問:
我們需要臣服,但還要堅持些什麼呢?有時候順著事情走,接受每樣事物的如如本相,但有時候感覺卻像在擺爛,不知道是我功課做的不夠,還是得持續的學習,但這樣不會增加我執嗎?
Teen’s回覆:
這個問題我決定直接分享我對「臣服」一事的親身經驗及想法,因為我以前讀了很多跟「臣服」有關的知識,只要談到「臣服」這概念的,我都很仔細的來回讀,可是……當時的我真的看不太懂,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實踐。後來乾脆丟了書,直接在生活當中摸索跟經驗所謂的「臣服」。
以下發言全部主觀,因為完全來自我的個人經驗,沒有科學驗證。所以……我誠摯的邀請所有對這個話題有想法的朋友,不吝跟我分享,不管是你的親身經歷或者想法,我都歡迎^^

Read more

在你體內冬眠的,無與倫比的美麗

在你體內冬眠的,無與倫比的美麗

剛結束一個瑜珈訓練課程,我住抵達火車站需要開車一個鐘頭的地方,度過了四天只吃素食、只喝開水,每天至少三堂動態瑜珈課程、兩堂冥想課,以及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唸心經、爬山,晚上十點半睡覺的隱士生活。
在這裡,大部分的學生得以體會到完全不同於日常生活的愉悅感。仍然有一些人掛心著工作、小孩、帳單,畢竟要全然脫離舊的生活,真的是有一點困難,所以有些同學會提早結束這個課程,也有一些人身在,心早已不在。
但對我來說,這個前所未有的經驗卻來得正好,如果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投入這樣一個課程,一個能深刻的跟內在的自己相處、百分百的面對你從未好好看過的,內在的自己,那將會是一段對於靈性成長非常深刻而有益的經驗。
和100多個瑜珈人同寢共食的日子裡,絕大多數的時間我跟自己相處。在每一個體位法流轉的過程中,內在的自我、內在的神性、早就存在體內的矛盾,乃至於內在的黑暗,全都浮現出來。
我練習瑜珈的時間並不長,學習靈性成長的時間也是,我也還是會抗拒、會虛榮、會驕傲、會自卑的普通人。然而,不管浮現的是光明還是黑暗,只要願意學習、願意療癒,你會發現那都是睡在我們體內的,無與倫比的美麗。

Read more

在我眼中的未知

在我眼中的未知

剛開始踏上靈性成長的道路時,正好是我人生劇烈轉變的時期。那時候的我發現舊的生活盡是在完成別人的夢想,新的生活卻一點頭緒也沒有,飄飄搖搖的,像沒根的植物在水上漂。
看待未知時,我爸的恐懼比我還大。所以我從小認知到的人生目標,就是成為公立學校的老師或者公務員。對我爸來說,女孩子不適合從事這兩個職業之外的任何工作,其他的可能性很早就都被修剪掉。
例如國一的週末時想要跟同學去打桌球,我爸怒沖沖的痛罵,要我「打得像陳靜那麼好才准去」(陳靜是我國中時很有名的大陸桌球選手)。其實那時候我心裡想的是「陳靜也是從新手練習起的吧!」卻不敢多說什麼。
其他的我也忘了,總之,對於「穩定」的強大渴求推動著我爸,要求我進入從一上任就能穩定到65歲的工作裡。我也就花了25年實踐這個目標,到最後已經搞不清楚,究竟他是為了讓我安定的生活,還是為了安他自己的心。
我也不怪我爸,他盡力的想要把我放在一個他覺得最安全的地方,我快不快樂或者內在的狀態如何,他不是故意忽視,是真的無暇顧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