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與疾病有關的兩件小事。

與疾病有關的兩件小事。

一、
前幾天和一個朋友見面,對方不免俗的問起我最近在幹嘛。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很自然的把光行者的工作內容說出口。朋友聽完之後,不但沒有轉移話題或奪門而出,反而饒富興味的說起他最近的症狀。
「我前一陣子嘴裡一直有破洞,去看中醫,中醫只叫我多喝水、早點睡、少生氣,我原本也以為是因為自己準備國考,所以火氣大嘴巴破。可是,當我把中醫交代的事情都做到之後,我的嘴還是破,而且破跟痛的程度,已經造成我生活的困擾了,我很確定……這一定是心理的部分有事情沒完成。」
當時我們兩個人在StarBucks,我灌下Venti尺寸的星冰樂之後,向店員要了溫開水喝,當場就邊喝、邊替朋友稍微收了一下訊息。收回來的訊息,大約和「生存壓力太大,對於生存有限制性想法之類的」有關(連結完就忘記了)。
如果這位朋友實踐了指導靈的叮嚀,嘴破真的有改善,再來與大家分享。

Read more

通往光的列車,需要轉搭。

通往光的列車,需要轉搭。

幾個月前,我的連結指導靈技巧還沒有那麼純熟時,我會在MSN上,幫朋友短暫的收一點訊息回來。某一次和大學時代的室友聊天,她問起了工作方面的問題:「我還要多久,才能升上經理?」
這個室友是個聰明能幹又伶俐果決的OL,從助理升到課長的速度,據聞已經算是公司在全台所有分店中,數一數二的(她是國內大型連鎖量販店主管)。問這個問題時,她才剛調店加薪沒多久,算是小幅度的升官。
她的指導靈直接反問:「依照妳升職的速度,根本不需要問這個問題啊!除非妳升官,是為了得到某些跟薪水、職稱無關的東西,妳自己想想,透過升官為手段,妳想得到的究竟是什麼?」
此時,室友有些疲憊跟無奈的聲音傳來:「只要讓我趕快升到經理,我就可以不用被別人外行指導內行,我也不需要跟一些實力落差太大的人一起做團隊工作,大部分的事情,我都可以自己作主。」停了一下,她說:「我想要被尊重。」
我一邊聽著室友的聲音,一邊將指導靈的訊息帶回來:「所以,你想升官其實是為了得到尊重。升官,是你被尊重的手段、踏板而已,是吧?」室友毫不猶豫的說了「是啊!」

Read more

God Box

God Box

前幾天我剛結束了一個暑期的教學課程,心裡對於收入少了一筆有些不安,於是我拿出大天使神諭卡,抽出了「生命的回顧」和「豐足」兩張卡片。翻開Guidebook,我自己解釋為「要療癒自己、跟隨直覺,才能夠得到豐足」。
過幾天和奧林匹克好友M聊起這話題,M以直覺告訴我:「你記得你開始專注在服務與靈性成長之上有多久嗎?大概半年對吧!我問你,你真的有因此窮困潦倒、流落街頭嗎?」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說:「不但沒有,我的存款其實還增加了……人也變得更健康,生活還順暢得多,靈性成長更是突飛猛進,還多了好多光行者伙伴……」
M在網路那端笑出聲音來,說:「天使要你回顧生命,其實是要你回顧這半年多來的成長吧!你看你在半年的時間內,改變有多大?天使們希望你能夠深深的體會,你真的是被他們抱在臂彎裡照顧,當你專注在靈性成長以及服務上時,你一定會受到他們的眷顧。」
然後他跟我分享了一個新玩意兒:God Box。M說根據他抽到的天使卡,原始的God Box作法是「請天使帶你去買個你覺得很特別的盒子,木盒子也可以。盒子拿回來之後,你可以很慎重的告訴上帝及天使,你會把你害怕的事情、負面情緒全都放進這個盒子裡,讓上帝和天使全權接手。使用時,把你害怕的事情跟負面情緒寫在紙上、放進木盒中,然後把盒子冰進冷凍庫,你的負面情緒及恐懼會因此『freeze』!」

Read more

讀者來函-聊一個不在場的人。

讀者來函-聊一個不在場的人。

讀者來函詢問:
是否可以談論、評論別人的呢?如何不這樣做,卻有保持談話呢?有時候在和朋友聊天的時候,自然就會聊到朋友的事,然後就會談論起這個人的是非與故事,那不想去評斷別人的時候,講的話卻又會變得含糊了,就會敷衍的帶過去這樣子,還是評斷人的時候,是要很平靜的這樣?還是說不針對這個人?
Teen’s回覆:
此時此刻,從低到高各式各樣的振頻,同時存在我們的空間中。打個比方,就像是廣播電台一樣,空氣裡充斥著各種不同波長的頻率,我們能做的,就是調整自己的頻率,打開我們的接收器,然後跟某一個頻率共振。跟低頻共振時,就無法跟高頻共振,反之亦然。
我們的每一個念頭都發出了某一種頻率,說話的時候也一樣。我們可以選擇正面的、積極的話語,也可以選擇負面的、消極的話語。我也想請每一位有相同疑問的讀者想一想,談到不在場的人時,除了談論該人的是非/故事/評斷之外,真的沒有別的話題了嗎?

Read more

披著助人外衣的傲慢。

披著助人外衣的傲慢。

「當我們驅除其他魔鬼之後,驕傲之魔就會悄悄的出現。」-《踏上心靈幽徑》
第一次讀到這句話時,我只是覺得「噢,還蠻有道理的!」後來發現這句話真是太實在了,徹徹底底的真話一句。
我一直相信連結指導靈、遠距能量調癒之類的感應力,是每個人都有的能力,只是大部分人久沒有練習,就忘了。我也曾經忘了幾十年,重新開始練習之後,漸漸就恢復。有點像學著說法文,舌根顫音之類的,剛開始可能說不出來(因為懸壅垂閒置太久),多練習幾次,就發得出美妙的顫音。
身邊有的朋友認為這類的感應力不如我所想的,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他們認為You are the chosen one,這是特別的天命。然後提醒我「不要替他人解決問題、扛業力」,理由是「因為你有能力,所以那些會找上你,他們知道你有能力解決」。
也有朋友會告訴我,他們替誰扛了業力、又替誰解決了什麼事情,結果不小心被纏上,不是肩痛就是頭暈,但是能力愈強責任愈大,所以也就認份的摸摸鼻子,繼續忍著身體的不舒服,幫人免費扛業力,算是結緣。我當時只是十分不解的問了一句:「如果你的功課只有你自己可以做,那你又怎能把別人的功課拿來做?」

Read more

讀者來函-「耐心」,要多久?

讀者來函-「耐心」,要多久?

讀者來信詢問:有幾位身心靈工作者協助我與我的指導靈溝通,不約而同的都提到一件相同的注意事項,就是「要有耐心」。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耐心是多久呢?
每次我都是問工作,也過了一年多了,我還是找不出一點頭緒,想到存款越來越少這件事情,我就開始慌張, 請問你會有這樣的疑問嗎?「耐心」是多久呢?
當我點開這封信時,一時間有種看見「過去的自己」的感覺。我當然有過這樣的疑問、經歷過這樣的掙扎,不只我,問了其他的朋友,才知道大家都有這樣的掙扎。我相信現在也不只這位版友,一定還有其他的版友也正在為了這個問題所苦。
幾經考慮,我決定將回信的內容發表在部落格,在這裡我也順便鼓勵大家,發問的話盡量留在部落格文章回應處,我相信不只我會回答,還會有其他的讀者想要一起加入討論,效率會更棒喔!
關於你的問題,我從「內在」跟「外在」兩個部分-

Read more

Angel’s Wings

Angel’s Wings

DSC00603.JPG
「God is watching over us in His special way;He sends us each an angel to guard us night and day.」
無意間在我的抽屜裡,發現一支幾年前在公館校園書坊買的書籤。藍紫色的底,上面寫著美好的句子,白色的線條勾勒著天使。背面也還有字:
「He will cover you with His feathers, and under His wings you will find refuge…」
DSC00604.JPG

Read more

不隱瞞的生活

不隱瞞的生活

寫部落格之初,我也沒想過「我的掙扎真的可以被部落格友們看到嗎?他們看到我那麼懦弱會怎麼想?他們會不會覺得我不夠格當個光行者?」之類的,一來是從S部落格連過來的讀者們,大多數應該也都看過我早期的文章,二來,我不覺得這些掙扎或懦弱,有什麼好捍衛或見不得光的。
就像吸引力法則所說的,我們發出什麼樣的能量,就會為自己吸引來什麼樣的人。作為光行者,我知道自己的懦弱與恐懼,也承認自己心中還有些角落沒有光,我接受自己其實是需要幫助、也還需要為自己的進化付出的,被我吸引來出現在我面前的學生或讀者們,才會是願意自助天助的。
願意自助天助的人,當我跟他一起發光時,他才願意張開眼睛,看清那條被照亮的路。
防衛或隱瞞,其實就是讓你假裝成你不是的人。下次不小心開始防衛自己或隱瞞自己時,試著點亮自己的意識之光,想想看「我為什麼需要隱瞞/捍衛這件事情?」當你開始活得不隱瞞也不防衛時,生活會輕鬆很多,你也會意外的發現自己的光度變得更亮,因為你不需要把某一部份的自己藏起來了嘛!
當我無法看清自己的全貌時,我會觀察來到我身邊的人,因為他們就是我內在的反應,就是別人看見我的模樣。也祝福每位讀者觀察自己身邊的人事物之後,愉悅的發現自己身邊充滿了和平而寧靜的能量。

Read more

先是你自己,然後才是我。

先是你自己,然後才是我。

最近媽媽對於我是光行者一事接受度愈來愈高,之前我一直不好意思替她連結指導靈,都只對她做遠距能量調癒。直到今天,媽媽對我嚷著她胸悶,等不到晚上了,要我立刻幫她整理一下能量場。媽媽都親自來房間挖我去客廳了,當然不能推託,使命必達!~~
閱讀能量場時,我發現媽媽會胸悶,是因為她的胸口上堆積了好多的壓力跟憂慮。以往都是由我替媽媽搬開這些沈重的石塊(我看見的象徵畫面就是石塊),但今天不管我怎麼搬,媽媽的胸悶沒改善就是沒改善。
無計可施之餘,我開始接收媽媽的指導靈傳來的訊息。以前要開口對媽媽說出「妳的指導靈要妳怎樣怎樣」比登天還難,今天我卻順暢的直接對媽媽轉述指導靈交代她要練習的事情。原來,我幫媽媽搬開那些憂慮只是治標,要治本,除非媽媽自己停止一直搬石頭來往自己心上壓。
我流暢的左一句「妳的指導靈說怎樣怎樣」,右一句「妳的指導靈要妳幹嘛幹嘛」,我媽居然聽得很認真,當我轉述指導靈教她的一些技巧時,她也從善如流的跟著比劃了幾下。結束之後,我跟媽媽在廚房裡聊天,她有感而發的說:「這樣可以幫助別人,真的是很好啊!」
我不假思索的說:「啊,我不覺得我在幫助別人耶!」

Read more

謝謝你們,陪我做功課

謝謝你們,陪我做功課

《靈魂的旅程》一書提到「地球是一所學校,只有勇敢的靈魂才會堅定的來到這裡」這句話所言不假。就像當學生的時代,週週有小考,小考一陣子之後,學校就會送來個大考,確認你真的學會了這個課題一樣,我也剛結束了一個自己的大考。
詳細的內容就不必提了,簡單講,我遇見了一場責難,剛開始我一直在心裡對責備我的人說:「你有功課要做!你!你要練習著不把自己的負面情緒丟到別人身上!」大家應該都聽得出來,以上那一串想法就是抱怨哪!只要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無論語言包裝得多麼冠冕堂皇,抱怨就是抱怨。
受到責難的前三天,我的小我不停的在我腦袋裡反覆唱著上面那串戲詞,即使大天使們已經送了「慈悲」的訊息給我,怕我受傷吃虧的小我仍然不肯罷休,一直在我腦海中幫我列出足以駁倒對方的台詞,企圖幫我吵贏這一架。
大約到了第四天,我才發覺這場責難是上天給的大考。像是從葡萄頂端輕輕的把皮剝掉一樣,我把包裝著考題的外皮剝掉,才發現用責難包裝著的,其實是一串等我做決定的選擇題:「妳願意放下對金錢的憂慮嗎?妳做選擇時總覺得自己應該要取悅身邊的人嗎?妳面對憤怒時,還能冷靜自持、保有大我嗎?」
這些,都是我過去曾經有過的經驗。之前一眼就能看破的小考,我都順利的通過了,大約是之前小考成績不錯,宇宙就送來一個稍微拍了我一下的小浪頭,看我是否能站穩腳步,或者立刻害怕的落荒而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