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预约制,不接受未经预约访客 - 10.00am-10.30pm

退行的意义

最近正值土星退行,大约会带来的影响是「原本以为已经通过的考验,会再回过头来再考一次」这样的状况。

我看了看自己的星盘,顺便对照一下星历,发现之前土星之前带来的考验集中在工作上,好不容易土星的压迫跟窒息感快要离开我的相关宫位时,咚咚咚的居然又倒退噜,再一次的把土星相关的一些特质带回到我的工作里。

Read more

灵魂的底层,走调的歌--凯龙星一二事。

人的命运分为宿命跟造命的话,最初踏入灵修时,我比较常接触的是造命的部分。我对「造命」的理解是「我们能作些什么,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这部分我得出来的结论是得靠「养气」;占星,是我第一次学习关于宿命的部分。
对于宿命,我的理解是「看着命盘,我们可以试着了解你是一颗有哪些潜力的种子」。换言之,如果我们这一生的潜力是成为一株苹果树,偏偏掉进了一个期待我们成为牡丹花的家庭里,那么早点发现自己长成苹果树,比长成牡丹花要来得顺利、自在、也开心得多的话,可以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另外,很多我们习焉不察的东西,也可以在自己的命盘里找到一些未完的蛛丝马迹。
就在行星的部分上到凯龙星(注一)的时候,老师看了看我的星盘,问我:「你以前曾经因为外表的美丑而受过创伤吗?」我呆了一下,说:「我觉得中华民国开国以来最大的德政是--换发新版身份证。因为我的旧身份证上用的是国中的照片,拿出来都会被笑。」
国中的时候我真的是丑小鸭……念国中时,训导主任总是拖着断掉的木棍在走廊上巡视,随时就在大庭广众之下痛揍学生。怕丢脸也怕处罚的我,非常遵守校规的把头发剪到耳上3公分,偏偏我又有一点点的自然卷,所以中分又没有流海、还蓬蓬的短头发,加上全口牙齿矫正和满脸的痘痘,跟大的要命的眼镜,还真的是其貌不扬到极点。班上的美女同学从来不跟我讲话,正眼看到我的时候,经常是很讥笑的眼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