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苦中不知苦。

這段時間做的,不過就是看清楚自己生活所循的軌跡,是由習慣、命運和覺知互相影響出來的。

 

這幾週我對於「身在苦中不知苦」這句話格外有感。

很慶幸幾個月前,我決定暫停所有的工作,讓自己慢下來。因為慢下來,並且離開原本運作得順暢到幾乎不用思考的排程,我才有機會得已重新感受一下:「我做這些到底是為什麼?」而這段時間做的,不過就是看清楚自己生活所循的軌跡,是由習慣、命運和覺知互相影響出來的。

這禮拜片段片段的寫下一些想分享的東西,主要是關於如何藉由能量、時間和精力的管理,讓改變順利發生的練習與心得分享。寫來寫去,總覺得每一片資訊都很好,卻找不到主軸跟架構。

毫無頭緒地對著文件檔東寫西寫了一個多禮拜,早上內觀的時候主軸才浮現出來——

我一直試著從能量管理的角度切入,可是事實上,這一年我都在體驗跟修復我的神經緊繃跟負荷過重的問題。

 

不覺得自己痛苦,這個痛苦就不會結束,真的是「身在苦中不知苦」。

 

一段時間之前,朋友幫我做了一次個案,特別提醒我:

「你不是神經大條,正好相反,你神經很敏銳,長時間資訊負荷超載和過勞,讓你神經麻木跟斷線,所以你對自己的感受才會慢好幾拍。

你想事情速度真的很快,但是長時間讓腦神經負荷超載,反而會因為不小心把太多能量花在想上面,結果等到要做的時候,已經沒力氣了。

在古早年代,原始人類如果在森林裡遇到猛獸,人們轉身逃走的過程中心臟怦怦跳的,但是到了水邊,他們躺下來,心跳和神經系統就會復原;可是在現代社會,連電視新聞都充滿了刺激性,於是現代人就一直處在無法放鬆的神經緊張狀態當中(註一)。

你的身體僵硬也是從這裡來的,因為下意識一直受到外界的刺激,會覺得外面的世界很危險你要試著保護自己,設法降低外界的資訊對你的刺激及干擾,然後我們來看看會有什麼樣的轉變。」

從他提醒我之後,我就開始觀察跟處理自己神經緊繃的狀況,並進行一連串的保護自己、降低外界干擾降低實驗。

仔細觀察並記錄之後才發現,以前因為對自己的狀態麻木,沒注意過自己神經的負擔很大,也就不覺得自己有問題、活在痛苦的狀況中。不覺得自己痛苦,這個痛苦就不會結束,真的是身在苦中不知苦。

早在2010年第一次上擴大療癒初階時,我就學過神經系統的修復,以及神經系統和誠信之間的關聯;更別說今年的新增一日課,多了一大堆篇幅,全都在講神經系統。去年參加瑜伽師資200小時訓練時,老師也多次在體位法、呼吸法的練習中講到讓神經放鬆並柔和的伸展的重要性。可是,只要不覺得自己苦,感受不到自己是痛苦的,即使看再多、聽再多神經系統的事情,接收到再多的技巧跟資訊,都無法改善自己的生活。(註二)

這段時間暫時的遠離了已經習慣成自然、自動運作的生活,才發現自己一直有未察覺的苦。命運對我也蠻好的,好像這一年就帶著我去認清自己的苦,正視自己的苦,接受「我其實並沒有解決生活中的苦」這個事實,不管我察覺得早或晚,命運彷彿就這樣牽引著我,朝著漸漸不苦的方向去。

苦不是說我不幸福,苦是指「無法放鬆的狀態」。這一年所遇到的人,聽到的資訊,接收到的訊息,做的各種改變,都跟修復我的神經系統有關。

一開始,我安裝了紀錄手機和電腦上網時間、使用狀況的軟體(註三)。這類程式運作一段時間之後,歸納出了我使用3C產品的模式,這才發現,網路和3C產品浪費掉的時間,和引我分心的狀況,比我所以為的還要多得多,超多。

於是我狠下心來,設定每天只能使用手機2小時,時間一到手機就會被鎖定;電腦則是詳細記錄每日的使用狀況(上網多久、打開哪些程式多久)。過程中我很強烈的感受到自己在戒掉手機和網路,下定這決心之後,發生了一件蠻妙的事情——

減少手機用量的第一天,我的胃糾結僵硬到從外面摸起來,跟石板一樣,朋友問我怎麼了,我當時的形容詞是:「我覺得有顆石頭卡在胃裡。」自己做阿育吠陀的腸胃潔淨法也沒用,練瑜珈也彎不下去,飯也不用吃了。後來沒辦法,只得找治療師幫忙,接受了一次阿育吠陀的Shirodhara個案(註四)。油滴在額頭上的過程中,胃痛一度蔓延到整個胸口和身體側面,連腋下都痛,然後一路痛到背後。

奇怪,油滴在頭上,為什麼是胃痛在蔓延?

我後來想了想,應該是腦神經受到的刺激開始減少之後,身體才有足夠的能量可以開始處理太陽神經叢的壓力和感受。平常可能光是腦神經就吃掉所有的注意力跟記憶體,以至於太陽神經叢就是一個長期以來分配不到資源跟預算的地方,好不容易腦這邊釋出一些資源,腹部的神經叢也可以開始復原。

 

 「鬆開你的神經系統,你會比較能感覺得到自己的感受,也會比較表達得出來,肩頸也就不會那麼緊了。」

 

少用網路和3C產品之後,我確實覺得生活品質變好,於是也就積極地繼續實驗和練習管理精力及注意力的生活習慣,所以後來才有了「電子郵件回信不超過5句話」和「24小時之內只會檢查一次電子郵件」的改變(因為我每天只能用手機120分鐘啊!)。

前幾週,我待在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進行吠陀經典的研習。這次的吠陀經典與人體的能量管理有關,課堂中當然也討論到很多很多很多關於拙火(也稱亢達里尼)的修煉及本質,幾週下來,對拙火的理解不只跳一級,是連跳好幾級……(註五)

腦袋塞滿各種新資訊不說,這些資料根本不用肖想中文了,連英文資料都非常少。為了搞定吠陀經典,我行李箱裡還多了一本梵英吠陀辭典(還不是一般的梵英辭典咧),K書K到差點K掉我一條命。然而,身體確實也在古老經典的具體練習步驟中,感受到精微體轉變後開始影響肉體。

我跟親近的朋友開玩笑說過,我的特異功能是想忘記誰就忘記誰,想忘記什麼就忘記什麼XD,其實是記性不好。但就像〈因為人,一切都變得美麗〉裡寫過的:

「所有的事情都因為記憶過篩,而變得美麗。即使是當下覺得痛苦、憤怒或失落的事件,到頭來,也會覺得在其中得到許多。我變得常常處在幸福而感恩的心情中,常常覺得我的人生很被祝福。」

我忘記很多事情,但就我還回想得出來的片段看來,命運跟神始終都把我照顧得很好,只有我沒把自己照顧好。

理解這點之後,很多事情我就不急了。

 

 

急,其實就是從當下分心、想著未來了。與其急,不如讓自己有效率的生活。
很肯定的認知到自己是有效率的人,知道自己做得到、做得完,就不會急,也是一種活在當下。

 

吠陀經典的老師說:「開悟,指的是你有能力更好的運用能量,把能量用在創造美好和幸褔的生活上。」(註六)這段時間我雖然教課跟做個案都停了,但確實感覺到我把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在創造跟體驗上,理論看似減少,但實際上應該是又教又學這麼多年,我所喜愛的價值觀終於浸透到我的生命裡。

我想,今年教課會在理論性的靈性法則與實務的落實生活之間,找到更好的平衡吧!

註一:他說著到水邊躺下來的那一段時,不知為何,我聯想起聖經詩篇23說的「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或許聖經這裡說的,是指當人們心中對自己的命運有了安全感,就能真正的放鬆下來?

註二:寫到這裡有點羞赧,因為我不只學擴大療癒跟練瑜珈,我都還教擴大療癒跟教瑜珈了,可是即使是教課,也還是有盲點;慶幸的是,這些學過的東西,會因為察覺到自己的盲點,而更加落實在生活中。

註三:手機上我用了MomentForest的軟體,電腦上則用了RescueTime

註四:Shirodhara Massage一看圖就知道了,即阿育吠陀將溫的草藥油滴在額頭上的療法。

註五:好消息是,我接收到很多跟拙火有關的資訊,所以亢達里尼靈氣會有大更新;另一個更好的消息是,既然學到了新的東西,我就會堅持要搞清楚之後才能教,所以亢達里尼靈氣的課近期之內(我想大約一年內吧)不會有工作坊。

阿育吠陀靈氣則因為課程設計和特質的緣故,所以不用等那麼久,三階也會順利設計出來,只是也還是要讓我把新的東西吸收完才行,sorry,個人堅持,我不想只是像學舌鳥一樣複誦聽到的東西出來給大家聽。

註六:所以今年的光的課程初階班另外有指定課外讀物,光課課本是理論,在生活中如何落實理論則有其他的具體步驟。

小記:

我跟朋友說:「誒,吠陀經典已經夠難了,85歲印度老師的英文,讓我在課堂上死了又死、死了又死耶!」

友曰:「85歲+印度,聽起來就是很不妙的英文組合啊!」

吠陀經典研習過程中,聽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修分享他們在課堂上或自己的生活中,在自己和學生身上觀察到的各種拙火的狀態和練習心得,真的覺得好有趣!這種事真的不能閉門造車,因為同修講了很多我從來沒遇過的狀況,大家也討論了好多我從來沒想過的問題。

有個同修在課堂上傳紙條問了一個問題,老師唸出來以後,全班大笑:「Once kundalini awakening, can it go back to sleep?(如果拙火醒來了,可以叫他回去睡嗎?)」

所以呢?你們覺得可以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