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技能的傳遞,更是價值觀的相溶。

重編講義雖然辛苦卻覺得很幸福,看著自己以前寫的內容,幾年過去了,也瞭解了自己的專長跟和順手的工具/技能是哪些,雖然不像從前上那麼多課,卻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持續更深的研讀和練習。

於是大多數的時間,我投注在練習瑜伽、手觸能量療癒(靈氣)與光的課程的備課,做個案、教課、寫講義,就像是我所有內在的鍛鍊向外流瀉與分享的時刻。

有一次和瑜珈同修聊起怎麼選擇喜歡的瑜珈老師。我說我的標準是「喜歡老師的上課內容,跟老師感覺也蠻合得來的」我就會跟,他說他的標準跟我一樣,但還有一個點他會考量,一個我沒想過的點。

他說:「老師的體態與身材。」

他的理由是,「老師現在的身材,就是他平常的練習結果啊!他每天的練習塑造了他的上課內容,和他的身材。我如果跟著他練習,我的身材就是會變成他那個樣子,那我當然要挑我喜歡的樣子啊!」

這同樣適用於靈性工作。就像我們不可能跟隨一個瑜珈老師練習,在使用身體的方式上卻完全不受老師影響(誒你就是請老師改變你使用身體的方式的耶!);我們也不可能只學到一個靈性老師的技能,卻不受他的價值觀的影響。

表現在外的一切,無論是身材,還是教學或做個案時講的每一個字,和價值觀以及人格,都是揉合在一起的。

你跟一般朋友在一起都會受朋友影響了,更何況是跟一個花時間、聽他講話、讓他教你的老師?怎麼可能不受老師各方面的影響?你就是請老師來改變你看待自己和這個世界的方式耶!來往的朋友尚且要慎選,老師更要慎選。

那絕非只是技能的傳遞,那是價值觀的相溶。

我的瑜伽同修說:「我挑瑜珈老師的時候都會想像,我的身材會漸漸地像老師的身材,我可以接受嗎?可以我才會上他的課。」

你看世界、看自己的方式,是會受到你生命中的權威的影響的,你信任的老師如果看不起你,你很有可能會跟著他看不起你自己。挑老師的時候想一想,你整個人待人處事、開口講話都像那個老師的時候,你能接受嗎?

如果答案是不想,那你為什麼要花錢花時間請他影響你?

(編講義有感)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