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不是我不好。

長達幾年的時間裡,我一直在對自己說一句話:「是我不好。」
這句話就像呼吸一樣,一不留神就會在我的嘴裡自動播放起來,彷彿跟我的唇舌齒牙全都共生在一起,我一不小心就會喃喃自語的說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這一兩年一直想要把這句話改掉,卻怎麼樣都沒辦法治本,彷彿這句話已經變成了店家自動感應的玻璃門一樣,我的雙唇不停的播放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然而,我到底是哪裡不好?我卻說不出來,也想不起來,這句咕嚕嚕冒出來的咒語,到底是從什麼時候放進我的生活中的。
一兩個月前,我和一群已婚媽媽們聊天,聊到教育小孩如何自動收拾玩具,我用說笑話的姿態說起我的成長經驗:
小時候我擁有一桶非常喜歡的樂高積木,那桶樂高積木沒有特別的主題,就是非常純粹的、各種幾何形狀的樂高積木而已,我經常用把那些樂高積木蓋成一個長方形的空罐子,心理學說喜歡囤積空箱子空罐子的人,都是對生活沒有安全感的象徵,看來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顯露出了這樣的徵兆。
不過我有個壞習慣,積木玩完經常就灑得滿地不收,我老母替我收了一兩年之後,終於耐性漸失的下了最後通牒:「下次再不收,就整桶丟掉。」當時我並沒有當真(畢竟天天都在玩樂高,也沒想過樂高不見的那一天),隨口就答應了下來,隔天玩完積木又灑了一地忘記收,再隔天,當我要把積木找出來玩時,就發現整桶樂高都不見了。
我笑著對所有在場的媽媽說:「後來啊!我就學會收玩具了,我媽這招超有效的!」
發現整桶樂高不見的時候,我心裡空蕩蕩的,卻不敢說些什麼,因為我知道,是我自己沒收玩具造成的,是我不好。對,是我不好。
我的樂高積木在20多年前就被丟掉了,這件事情我也20多年沒有想起來,然而事實一再證明,除非經過特別的釋放,不然未經處理的事件是絕對不會被忘記的,一定會一直放在我們的大腦裡,只是你沒有想起來罷了。這兩個禮拜我一直有機會說我的樂高往事,我也一直有機會自我調侃,直到有一天晚上,我躺在棉被裡,想起那桶樂高積木時,眼淚忽然就流了下來,我嗚咽的對自己說著:
「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原來重複播放不停的「是我不好」魔咒,是從這件兒時的記憶來的。發現自己的積木被丟掉的那一刻,震驚又自責的心情擊毀了5歲(或者更小)的我,埋下了我對自己的自我催眠種子,讓我在之後的20幾年中,不斷的在潛意識裡,告訴自己「我是不好的,壞事發生在我身上都是應該的,因為我不好,我一點都不好……」
我流著淚睡去,往後的幾天,「是我不好」的魔咒解除了,我不再喃喃自語的對自己說這句話。
第一個月的薪水,我想去玩具店買一桶樂高積木。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