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我心中那眼盲的阿修羅(四)

事實上,完美主義是純然的愚蠢,人永遠無法完美。天天用完美主義要求自己,等於讓自己天天活在失敗的陰影下。更何況,我發現我的其中一個完美的標準,可能就是我爸不經意脫口而出的那句話:
「像個男人,更好」!這句話更深的期望和失望是--「妳如果是男的就好了」。
我做了很多事情,希望自己是完美的;但無論我多麼的完美,多麼的令人不用擔心,我終究是個令人失望的孩子。當我像個男人的時候,我可以得到「better」,如果我真的是個男的,我就能得到「Best」。
我做盡一切也得不到那個Best的……除非重新投胎,或是去泰國動個手術,搞不好還有可能點。
我還在練習放下對Best的需求,有時候老症頭還是會牙起來,又忍不住逼迫自己跟虐待自己,我在認知的層面上,知道追求那些有多麼的愚蠢,但這個模式的軌跡還在,一不注意,我就會不小心又順著那個舊軌跡走。
這些頑固的習氣,衍生出的所有課題,到最後也都糾結成一團,分不清誰是因、誰是果,包含那無以名狀的巨大寂寞。我真的是為了逃避寂寞,所以才拼命逼迫自己變得完美的嗎?那我為什麼覺得只要自己變得完美,就會不寂寞了呢?
因為只要我是完美的,大家就都會愛我,那時候,我就不寂寞了,不是嗎……?原來,孤鳥還在慢飛,還沒找到可以棲息的樹枝。
人無法從來自外界的愛中,得到解脫的。人的匱乏只會因為自己,人的滿足也只會因為自己。我不知道我的寂寞從何而來,我只知道,我已經逃避了30年的、無法正視的寂寞,終究到了要好好處理及面對的時候。
這一路來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在引導我回頭看我心中那寂寞的大黑洞,但我只是不停的粉飾太平。我用忙著寫文章、忙著教課,來逃避心中的寂寞;我用談戀愛來逃避那片寂寞;我用無比的上進和高效率學習動力來逃避那片寂寞……
也許,當我不正視我的寂寞時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包含了一點點逃避寂寞的企圖在裡頭?每當我失去任何一件人、事、物時,我的痛不欲生,除了來自那些關係失落的撕扯之外,另一個更根源的原因是--
我是如此的無法面對我心中的寂寞。失去那些,就代表我逃無可逃的,得去面對我心中那個莫大的夢魘--那片荒涼的寂寞黑洞,吞天吞地的把我淹沒。
我孤單一人,在那樣的寂寞裡,我感覺不到愛。跟我急躁、跟我逼迫自己的時候一樣,寂寞也讓我脫離了愛的流動。我分不清,究竟是我對寂寞的害怕,逼得我心中生出了阿修羅來,還是先有了無法感受愛/表達愛/理解愛的阿修羅,然後我才變得如此寂寞?
我是極端的,我相信每個人也都同時持有一種特質的兩個極端點。面對距離之外的人,我會很自然的維持親切又有禮貌的形象,唸書的時候,同學甚至用了「冷漠而有禮貌」來形容我。
可是一旦進入了我的距離之內,我往往看不清愛與控制應當停止的界線,於是熱切而充滿侵略性的那一面,就隨之擺盪出來。我給出去的愛要不就是太冷漠,要不就是太壓迫,彷彿找不到一個界線或平衡點。

2 Comments

  • 訪客
    Posted 2011-09-07 15:44:10 0Likes

    Je t’aime.
    送妳一首我很喜歡的歌

    版主回覆:(09/08/2011 02:49:08 AM)
    謝謝~我還查了一下你寫的法文的意思哩~

  • 蚊子
    Posted 2011-09-08 04:58:53 0Likes

    對於自已的兩個極端點, 有時連自己都無法馬上發現, 總是在事情之後才看到,
    這些習性真的太頑固了~
    版主回覆:(09/09/2011 04:01:50 AM)
    不過開始練習之後,至少會從不知不覺變成後知後覺,然後會慢慢的當下知覺,目標是有一天先知先覺…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