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綻放。

IMG_0152

上週六早上我作了一個夢。
我夢見我生小孩,生完小孩之後,覺得肚子裡面鼓鼓的,好像還有很多其他的東西要排出來,可是在夢裡我卻馬上要上班,還要穿窄裙。於是我就在夢裡很用力的提肛收陰,夾緊骨盆底肌,很怕一站起來,肚子裡還要繼續排出來的血啊之類的,全部都要湧出來。
在夢裡,我很小心的、小步小步的往前走,生怕一不小心,肚子裡的血就要漏出來。
我很少記得夢,但最近卻總是有讓我印象深刻的夢。從這個夢裡醒來時,我真的覺得肚子很悶,夢境還沒從身上褪去一樣。刷牙的時候才想起來之前進行case reading時,讀到一個很類似的例子--
「她在家裡生產,而且分娩後流血不止了好一段時間。助產士很擔心她流血的情況,泰拉自己也感受到整個房間裡瀰漫著害怕的情緒。她很刻意地想要壓抑她的子宮,讓它不再流血。所以,她沒有進行分娩後的自然釋放,泰拉一直把分娩的能量留在身體裡。」(註一)
我曾經被好友問過一個問題:「妳想過妳為什麼一直需要變強壯嗎?」
被問的當下,我低下頭,眼神飄來飄去不太確定的說,我想要可以支持我身邊的人,為我身邊的人撐起一片天。這和之前被Lach作SRT個案的時候的答案已經很不一樣了。我們當時也討論過這個問題,那時候被覺察到的原因,和我與我爸之間的關係有關。
「妳想過妳為什麼一直需要變強壯嗎?」這問題我回家又思考了好幾天,偶然想起了一句曾經讀過的話:「當緊縮在花苞裡終究比綻放更痛苦,時機就成熟了。」(註二)
如果我是花苞的話,我或許是一朵幾乎要綻放的花苞吧?讓自己的花苞保持緊閉,其實比讓花綻放更花力氣。我一直要讓自己變得強壯,是否不完全是為了要支持別人,而是為了要壓抑自己的綻放呢?
我以為讓我自身的能量自然流動、綻放我獨一無二的樣貌之後,會帶給別人困擾(就像生產之後用力命令自己止血的泰拉一樣?),所以我用花苞緊閉的方式,以為這樣就能成為支持別人的力量。
我透過壓抑自己,以為這樣可以讓別人感覺放心、感覺安全嗎?針對那個夢,我幫自己作了一節SRT個案,高我給了我一個意識重生的肯定語:
「我充滿活力的表現自我。」

前幾天和朋友聊起作個案的一些心得和看法時,朋友說:「我們只是在與神同工」。
是啊,在作個案或教課的當下,我們都只是神聖力量的管道。個案過程中,真正的療癒能量來自神,我同樣的也得到了療癒;教瑜珈課的時候,真正流動在課堂中的是瑜珈幾千年來的精神與意識,我同樣的探索著這自然脈動的流。
我在瑜珈課的介紹文中這樣寫著:「與其說教學,我倒覺得這次開課,會更像是分享我在瑜珈中得到的好,並以誠摯的心,邀請有興趣的學友們,一起開始這趟身心靈合一之旅。
寫的當下直覺課程會這樣進行,真正開始教課,與學友們一起在練習過程中重新連結自己的身體、大膽的綻放自己每一個細胞裡的光芒、表達自己所理解的瑜珈時,也重新檢視自己對瑜珈的詮釋……跟想像中完全不一樣。
聖經裡是這麼說的:「我們只要想著今天,因為草地上的百合,既不辛勤耕作,也不紡紗織布,卻沐浴在神的榮光裡。」花僅僅自然的綻放,就是與神同工了。
是的,花僅僅自然的綻放出原本的面貌,就是與神同工了
註一,《女人的身心療癒地圖》,書出版前我受邀寫了簡短的介紹,名字還被印在書腰上。只不過當時因為一些沒有搞清楚的狀況,我的名字被誤植為「張絲絲」。
IMG_20121222_225004
IMG_20121222_225313

註二,《破碎重生》,這本書兩年前讀完後就送進二手書店去了,卻在兩年之後讓我想起其中的一句話。
註三,推薦大家一個很美的花朵縮時攝影,拍得非常有生命力:

攝影師的官方網站,在官網中有更高解析度的影片可選擇。

1 Comment

  • jiydodo
    Posted 2013-03-13 03:11:18 0Likes

    花朵縮時攝影拍的真好,看完就覺得像生命一樣的成熟與綻花,但最終的凋謝並不美嗎? 因為攝影只拍到美好的那面,像人只想看到好的一面一樣嗎? 但美好與醜陋是同時並存的不是嗎?
    版主回覆:(06/27/2013 04:15:46 AM)
    縮時攝影還蠻常見的,我想這是攝影師取材上的主觀選擇。
    花開花落原本就是相生的兩件事,至於你說的「人只想看到好的一面」,我猜攝影師可能沒想那麼多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