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貓離家出走的那天。(上)

1230020_10200554861058377_125991475_n.jpg

拉綺:「張貓說他不想回家,因為大家都很擔心他,他並不想要拖累大家,他覺得媽媽很傷心,但是他有感受到媽媽要擔心的事情很多,卻又要擔心他這件事情,他乾脆走開。
※※※

2002年張貓被我從民雄撿回來以後,就這樣在我家一住至今。去年開始,張貓睡覺的時間變長,飲食少了,貓也顯得懶洋洋,冬天也沒有往年胖墩墩、圓鼓鼓的皮肉飽滿的福泰相。我們都說,啊,張貓也老了,10多歲了,老態顯出來了。
上週二深夜,我媽提醒我最近張貓會用一種奇怪的姿勢舔嘴跟磨牙,當晚我們把張貓抱來一看,發現他嘴唇內側長了個腫起來的膿包,看起來好不舒服。週三白天揀日不如撞日,立刻把張貓拎去他最討厭的獸醫院檢查。
麻醉之後把張貓的嘴掰開,獸醫師說:「張貓牙肉發炎好久了,你看,發炎的面積還蠻大的……」現場當機立斷的就拔了幾小顆爛牙,還打了消炎針,外加確認嘴裡的膿包只是發炎,不是需要送切片的腫塊。
治好牙痛的張貓,回家之後精神奕奕,我跟家人這才發現,原來張貓一整年的精神不濟,不是老,是牙痛。除了牙之外,醫師還提醒我們,張貓已經有糖尿病前期徵兆,雖然不算是被確診為糖尿病,但是血糖偏高,最好還是開始換成吃糖尿病配方飼料。
張貓平常不太理人,牙痛起來益發懶散,平常照吃照睡照樣走動,除了疲態之外一點也沒其他症狀。即使是這樣,我跟家人還是一陣自責,覺得怎麼會這樣對貓不留心,就這樣讓他病了好久。回家之後理所當然的話題就圍繞在「那張貓以後要怎麼辦」、「糖尿病和腎病的飼料混著吃嗎」、「以後可能要定期去醫院檢查會比較好」之類的照護話題上。
從獸醫院回家之後,不知為何,阿鼻脾氣非常壞的一直兇張貓,原本我們以為只是張貓身上有藥味和獸醫院其他貓的貓味,過兩天一起洗個澡就沒事了,沒想到週五凌晨3點,張貓趁我爸把大門一開,就暴衝出家門,身手比李小龍還矯健,連抓他一根毛都來不及。
第一次暴衝我爸還跟著衝下去把張貓抱回來,到家門口我爸把張貓放下,示意他自己走回家,沒想到張貓又一扭頭,二度暴衝,心意堅決的寧願離家也不願意進家門,就這樣衝到找不到的地方去。
清晨7點貓還是找不到,我媽就來叫我找貓了……我緊急聯絡了拉綺,和一位人在東部的朋友。說真的,人在遇到與自己切身相關的問題時,腦袋都會當機,我連要替「找貓」這件事情做srt都忘了,還是朋友提醒我:「你去用srt清掉張貓回家的障礙」,才讓我想起來我還有這招可以用。
朋友跟我拿了張貓和阿鼻正眼看鏡頭的照片,一方面找張貓,一方面問問阿鼻有沒有什麼訊息,我則在清理的過程中,圖表一張一張的翻過去。清著清著,我跟朋友說:「我漸漸安心了,我會將張貓全然的交托給神,就算他最後真的再也找不到了,我也會盡力確認,他在他最高善的道途上走著。」
清到圖表2的時候,聖靈指出了「生命意義/娛樂/玩耍/勇氣」,我說:「ㄟ,張貓該不會是跑出去大冒險、尋找生命的意義外加玩耍了吧?」
朋友說:「張貓回來後,要請家人改變態度,他不認為自己是老貓,也不覺得自己生病,你們的眼神流露出『你好可憐』,而且張貓還覺得你們故意用太軟的飯給他吃。阿鼻則是這樣說:『你們在慌什麼,我兄弟不過是出去玩而已,搞得這麼大條』。」
真的耶!自從我親眼看到他的拔牙手術之後,回家不是罐頭拌乾飼料,就是把乾飼料泡軟給他吃。原來張貓自認為自己還是條硬漢,暴衝出去是為了要完成「貓生30歲之前必做的29件事」,就像電影一路玩到掛,再不去就要走不動了這樣。
朋友還提醒我:「張貓很偉大,他代替你進行你不敢的旅程,你得謝謝他,他作了你們全家人都不敢的事。你清理張貓的同幾張圖表,記得也拿來替自己清理一下。」朋友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昨天才抱怨我今年夏天都沒假期,腳都沒踏到海水,但說穿了,不也是用各種藉口讓自己停在原本的崗位上,連動都懶得動嗎?
替張貓清理回家的障礙時,聖靈說,張貓想要冒險的決心,會讓他接下來脫離動物意識。張貓強烈的「想要做更多、經驗更多」的那個心,會成為一個種子,讓他進入下一個階段,也許是人,或是其他更智能型的生命型態。我那時候想著,張貓如果他玩夠了還要回家,就會回來,如果真的再也找不到的話,我就盡力確認他的靈魂去了更好的地方,尊重他,也守著家等他回來。
但即使說不擔心了,我還是難過。
最後朋友為我抽了張卡,看到卡片,我就說:「這真的是用雲端科技找貓了,雲端=天使。」
582061_353984288068022_268074218_n.jpg

友曰:「這張同時代表你與張貓喔!」
到傍晚,下班的拉綺才快快為我連結一下跟她一起窩著睡覺過的張貓:
「張貓說他不想回家,因為大家都很擔心他,他並不想要拖累大家,他覺得媽媽很傷心,但是他有感受到媽媽要擔心的事情很多,卻又要擔心他這件事情,他乾脆走開。
我覺得張貓不知道怎麼辦,只知道家裡狀況不好,他覺得是因為他才大家心情差的,張貓認為他走了之後,大家心情會比較好,他也不用面對她老了,大家都會特別擔心他,擔心到他也要相信自己是很老的沒用的貓了(畢竟他不認為,也不敢相信這件事情)。」
幾個好友都說張貓在地下室的機率很高,我們之前的經驗也是。其中一位朋友還為張貓起了一卦:「風澤中孚,試著找一下西方和東南方,沒水的管道空間,上面有蓋子蓋住的,中孚表有信,張貓會回家,只是現在還躲著。」
或許人到深夜容易悲觀吧?到晚上10點,我終於忍不住打開張貓的相片資料夾,想說要來張貼尋貓公告。一打開資料夾,看見2005年開始的張貓,胖的瘦的、有毛的剃毛的、跟大家的合照、他自己的照片、和阿鼻窩在一起的照片,我還是忍不住哭了。
張貓的公告一出去,許多的朋友立刻熱心幫忙,其中有擅長動物溝通的朋友問了一下狀況,然後對我說:「同時太多溝通師跟貓連結,其實會讓貓更混亂、更煩。不要忘記也用你的靈擺,說不定會是最準確的。我先讓張貓穩定一點,再看看有什麼可做的,不要慌。」
一語驚醒夢中人!於是我很快的又把張貓的照片撤掉,並且請大家不要主動去連結張貓。
拉綺得知我請大家不要主動療癒或連結張貓之後,也對我說:「我盡量安定他,讓他心情平穩些,他現在沒事,只是緊張又難過,想縮起來,等下我睡覺前再試試看,感覺明天早上應該有個回家的機會,希望可以搭上。」
等到週六傍晚,拉綺又幫我找張貓找了好久:「我問張貓要不要回去,他都不願意回答,但能量的感覺仍然是想回家的,就是卡在他覺得回家之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讓家裡變好、讓自己身體變好(有點像是長輩會覺得不去看醫生就不會生病一樣的逃避掉這些)。」
一聽到張貓這樣說,我氣得罵出來:「他是笨蛋,我們一點也不覺得他沒用啊!他就是家人,家人不用有用啊!我雖然很忙,但是絕不嫌棄他啊!而且他阿嬤超關心他的,我一被他阿嬤看到,馬上就被逼問張貓咧張貓咧?老貓才更有感情啊,況且你不老的每一天也都沒什麼用啊,不會在今天跟你計較的好不好!!」
拉綺說:「我跟他說了你說的這些話,一直告訴他,張貓,妳是家人,大家都只是擔心你,都在想辦法讓你變得更好,最擔心的是你在外面一個人會餓到,大家都不會在意你做什麼事情,或做不到什麼事情,只在意沒有看到你,張貓一直哭。
張貓說了,他怕她真的老了,死了,你們會更難過,所以他不回家,你們就不會知道,就不會難過了。」
我說:「……你又不是蜜蜂,這不是蜜蜂在做的嗎?死至少也見屍,我還能確定你死了,有一天我會痊癒,可是失蹤的話,我永遠都會想你,永遠都會傷心耶!永遠都會想著張貓去哪裡了耶!」
拉綺:「張貓說他不是怕,是你們去找的時候她不想讓你們找到,因為她不想讓你們知道他變怎樣。
我告訴張貓,如果張貓妳真的老了,張貓妳會不會希望在最後閉上眼睛的時候,是媽媽和家人在身旁,抱著你,看你離開?難過是一定的,但是如果那天真的到了,媽媽他們會好好地抱著你,送你平靜溫暖地離開,你會不會希望這樣呢?讓你們彼此都能有美好的善緣,而不會讓家人一輩子都在想,張貓哪去了?張貓哪去了?
張貓好難過,但她說他很想這樣,一直在家人身旁,然後他能量現在很害怕也很無助,看起來是真的很擔心死亡。」
我說:「喔拜託不要怕死帶來的傷害,媽媽最會超渡了你都不知道,絕對把你保送去天堂。張貓真的走的時候,媽媽會陪伴你,也會協助阿公阿嬤舅舅,小鼻,我們想要陪伴張貓到最後一秒,希望張貓也能把這一生的每一秒都跟我們分享。」
拉綺:「是啊,張貓的能量有很多好怕死亡的訊息,他真的很害怕那種悲傷但他又很無助的感覺。
但我剛剛描述的畫面,是張貓很希望的,所以他現在的躲起來是暫時的,他還是很希望最後的時刻是被抱在懷裡的,如果可以的話,因為她心裡還是希望自己是個可以在人家懷裡看著人家眼睛撒嬌的小貓。
但他現在還是希望可以等一等再回家,我沒問為什麼,但我感覺是張貓因為一直還在哭,很難過,可是他就是不希望家人看到他哭也跟著一起難過的樣子,所以要給他一點時間,今天晚上八九點後,張貓應該就會願意回來的,那之後再去找或許會順利多了,比較不會躲。
我跟張貓說那還有一段時間耶,你要做什麼呢?張貓現在比較沒有剛剛那麼難過了,但也是說再等一下,他現在什麼也不想做。
我問她那等下會回家嗎?他說他會想回家了。我順著他的能量,他說他睡一下,平靜一下,等一下再說。我說,妳媽媽說會好好地陪你到最後一秒,你要記得喔。他說好。」
週六晚間,除了每個小時出去找貓之外,各方好友也提供了各種消息。拉綺說:「昨天睡覺前我有稍微跟張貓講說就繼續待地下室,家人真的很想你。今天我比較有精神,這樣聊下來或許張貓獲得發洩了,那總之應該會比較順利一點吧,妳也先休息一下吧,待會再去帶他回來。」
懂起卦的好友看之前起的卦時辰過了,又幫我重起一卦,提醒我:「沖訟卦世爻,張貓現在氣變弱了,去帶貓回來的時候,妳弟不要去,要靠女性慈愛的力量,代表張貓的用爻都出現了,張貓大概很餓,卦裡沒有頑抗的象,表示牠想回家了,寅時去,太早太晚都不要。」
寅時是凌晨3-5點,恰好也符合家貓走失時,深夜才會出來覓食跟活動的習性。雖然朋友們都說早去了也沒用,我跟我媽還是晚上11點的時候,又去巡了一次。
找貓的時候倒是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每次去找貓的時候,我們都拿著貓咪喜歡的柴魚、肉罐頭,結果張貓沒找到,一隻膽大的野生白貓就這樣跟上我跟我媽。野白貓不但不怕我跟我媽,還極盡諂媚之能事的翻肚、喵喵撒嬌、磨蹭,跟前跟後。我媽找貓的時候被另一個住戶看見。
住戶:「你在找貓嗎?」
我媽:「對啊!」
住戶:「你後面有一隻耶!」
我媽立刻回頭(當然只看見野白貓):「……我不是要找那隻啦!」
住戶想了想之後說:「你們找一隻咖啡色的嗎?那隻咖啡色的會跟這隻白貓一起活動喔,兩隻還會一起從地下室走上其他大樓。」
這下糗了,因為地下停車場連通整座社區好幾棟大樓。就這樣,憑著這個住戶一句話,我跟我媽一層一層的巡邏每一棟進得去的大樓,一口氣爬了20幾層樓吧!更別說找貓期間,每一部車我們都蹲下來用手電筒照亮了找貓,那天晚上有如新光三越登高比賽+起立蹲下不知道有沒有100次之後,我媽囧臉說:「張貓是覺得我需要減肥,才跑掉是嗎?」
反正也找不到,我就跟我弟約好先睡一下,凌晨3點再去把貓抓回來。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