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貓離家出走的那天。(中)

541383_10200621761650850_1031961220_n.jpg
張貓找回來的當天白天,曬著太陽睡翻了。

出發去抓貓的時候,我爸我弟勸不退的跟上來,我心裡有點緊張,畢竟起卦的好友說男生不要去。
我們在一塊兩邊都有通道的水泥機具間外面包抄了張貓,野白貓就緊緊的跟在張貓旁邊。當我們靠近張貓時,張貓完全不認得人,也靜不下來,我打開罐頭都沒辦法吸引張貓的注意力。最後我爸跟我弟守住一條通道,我守住另一條通道。張貓心慌的東看西看之後,向著我這邊衝過來突圍。
好哩加在我平常訓練有素,眼明手快的扔了罐頭,居然抓住了爆衝的張貓,只不過當我把掙扎個沒完、又露出獠牙大叫的張貓緊緊挾在懷裡時,面對野白貓衝上來尖叫著猛抓狂咬的攻擊,就毫無招架之力。還好野白貓對我發動的攻擊,只持續了幾秒鐘,我爸跟我弟就趕到,把野白貓趕開。
就這樣,緊挾著還神智不清的張貓,直接衝回家裡,確定門都關好了,我才鬆手放下貓。一放下貓,我才發現張貓身上好好的,剛才並不是像我爸猜的「張貓跟野白貓在我身上打架」,是野白貓真的在攻擊我。我身上好些流血的傷口,每個傷口裡都卡著白毛。
把張貓找回家之後,他還是有點神智不清,一直想要從家裡跑出去,我們4個人圍繞著他,給他平常愛吃的罐頭+柴魚,給他水,他喝著喝著,才慢慢的冷靜下來,也開始認得家裡、認得每個人。
順利把張貓帶回家,大家都很振奮。我才發現,家裡其實大家各自為政好一段時間了,幾乎都沒什麼聊天跟互動,這次為了找貓,全家人團結了兩天,貓找回來的凌晨3:30,家裡跟開慶功宴一樣開心。所有人全都坐在餐廳裡,圍著貓,興奮的講著剛剛驚險抓貓的過程。
1235294_10200621761770853_2050113009_n.jpg
剛找回來的時候,髒兮兮的窩在他最愛的鹽燈旁邊。

只不過張貓找回來之後,阿鼻還是跟張貓水火不容,兩隻貓互相哈氣、奮力攻擊,我們都覺得很奇怪,因為以前無論哪隻貓去獸醫院,都沒有這種狀況。我弟說,他覺得這兩隻貓有種「有你沒我」的感覺。
我用SRT清了一下,但成效不彰,不知道是不是張貓身上有其他貓的味道,以致於阿鼻以為家裡來了野貓?家裡每個人都一直跟阿鼻說那隻是張貓,可是他看起來整個相當的怒。
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情況下,只好有請拉綺為張貓阿鼻瞧瞧狀況,看看他們為什麼忽然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拉綺說:「我先問阿鼻,剛接觸的時候阿鼻的能量就是很生氣,但也有一點難過,我稍微解釋一下這些能量。
阿鼻不知道張貓現在狀況的細節,阿鼻在張貓回家那時候,的確是覺得張貓跟以前不一樣,我感受了一下當時的氣氛,應該是因為你們得到了一些訊息之後,很關心接下來張貓的生活要怎麼辦、要不要改吃什麼,或有要注意哪些事情之類的。
這些在阿鼻的感覺中,雖然嫉妒有是有,但絕大部分是阿鼻無法消化他感受到的年老、死亡、難過等等的氣息,無法接受張貓變這樣(就算外表沒什麼差別,阿鼻仍然會知道有很多部分變了),轉而用生氣的方式表現,這感覺有點像是單純地覺得這樣吼一吼、打一打張貓,張貓就會變成原來的樣子。
有些電影的橋段會有摯愛的家人在病房中起不來,主角會大吼大叫,甚至很生氣地要對方快起床那樣,無法消化之後的直接反應。而對張貓阿鼻而言,兩人對這些能量算是第一次這麼切身地接觸吧!
畢竟像之前奶奶的離開,他們的衝擊沒有那麼大,只是覺得家人那陣子很忙,但是這次他們害怕的是,竟然發現有一天緊密相處的家人也會消失溫度那樣,所以很焦慮。
也難怪昨天我跟張貓覆述妳說的話的時候,講到阿鼻,張貓感覺有點複雜,甚至有一點不相信阿鼻會捨不得他,我當時沒有再細問這個細節,現在瞭解了。
不過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阿鼻對攻擊張貓這件事情已經是快要被其他事情混雜了(比如說你提到的有其他貓的味道),阿鼻再過沒多久,會更無法了解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對張貓這麼兇,然後變成習慣,所以這部分我等下會跟阿鼻好好溝通一下。
先繼續看張貓的部分,我有看到有朋友問是不是張貓發情。我看看張貓和白貓,發現好像不是這個原因,因為他們算是朋友。張貓昨天說『他很想要躲起來,不要讓家人知道他現在是變怎麼樣了』,但其實他一個人在外面表面輕鬆,但還是緊張的,剛好有一個對外面比較熟的朋友,就一起走了。
這隻白貓也算瀟灑,因為他知道張貓的狀況,所以比較俠氣一點要保護他,也跟張貓說不要怕。但是他們兩個昨天被發現,而且(他們認為)被拆散的那時候,其實是瞬間有點混亂。張貓雖然心裡想回家了,但那種感覺就像我們小時候去哪邊玩,覺得有交到朋友,即便累到想回家了,但真的要走的時候心裡還是會拉扯那樣。
尤其張貓心裡又擔心回去又要重覆這些氣氛、小鼻對他的爆炸,但被你抱著又好感動,心裡有些矛盾,而對白貓而言就更強烈了,畢竟難得有像張貓這樣可以讓他照顧的朋友。
張貓也是很擔心自己那些老去的狀況,也擔心他真的要離開了家人會難過,所以他自己也是有很多焦慮無法消化的,跟小鼻一樣,所以就像家人面對一些燙手山芋、不知如何處理的時候,很可能會因為太焦慮,反而先對無辜的彼此大爆炸那樣。
所以張貓阿鼻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啊,之前去妳家,張貓一直喵喵叫,竟然是因為他沒有看到躲在冷氣機上面的阿鼻,抱去看一看就不叫了(註一),所以張貓還是很在意很在意阿鼻的,相信阿鼻也是,不然不會這幾天忽然變這樣。
今天張貓回來的時候,阿鼻有很多表面的憤怒,內涵是因為他在氣張貓都這樣了還在外面這麼久,真的都不管家裡人了嗎?以為自己一個在外面逍遙就沒事了嗎?也不想想看自己現在是怎麼樣的人!只會逃避真討人厭!(有很多父母在孩子走詩好幾天之後才被找到,拎回來的第一個反應也是這樣狂吼。)
我問阿鼻,是不是真的很捨不得張貓這樣?阿鼻起初非常不想說,但我又告訴他,別擔心,你可能很擔心張貓是不是明天後天就忽然消失,但不會的,張貓不會這麼快就離開,你們的媽媽、爺爺奶奶和哥哥都會想辦法好好照顧你們,也讓張貓可以在家裡好好陪伴大家再久一點。然後我又跟阿鼻解釋了一下張貓現在的狀況,和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阿鼻看起來軟化很多,只是一直哭。
張貓的部分看起來有比較穩定一點,至少跟昨天還有阿鼻比起來,願意看著我好好聽我說,我跟張貓說,家人不會把你當病人,你也不要覺得自己是老病人,你還是很棒的貓咪,只是大家都捨不得你不舒服,所以可能會限制你吃一些東西,你要好好遵守,因為這樣一來,你就會有更多時間可以跟家人好好相處,你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吧?張貓說是。
我也跟張貓解釋了一下阿鼻生氣的原因,張貓了解之後也軟化多了。
現在就讓他們哭一哭吧,可能下午彼此還是不太會說話,但是應該漸漸會有試探性地接觸、放出善意,然後你再看情況好好跟他們個別解釋一下,要他們別擔心,張貓絕對不是明天就會消失了。」
我說:「我媽昨天就說,野白貓應該是怕張貓被抓走,他沒朋友。」
拉綺說:「的確是這樣沒錯,妳媽媽好厲害啊!白貓他難得有這樣想依靠他的朋友出現,心裡會想延續這段關係的。野白貓是表面瀟灑內心寂寞的貓咪,再想個辦法照顧他吧?以後常讓他來玩?只是真這樣的話,也要注意阿鼻的心情,還有他跑出去的時候,張貓可能會想跟著走就是。」
結果跟拉綺聊著,我才想起來前一陣子一直颱風下大雨,有一次我回家,就看到野白貓在我家那棟大樓的一樓大門裡躲雨,我看野白貓背影零落,就從家裡拿了張貓吃剩的罐頭,追著野白貓餵他吃了大半罐。追了幾次才餵到,野白貓可能因此對我有印象。
我說:「那就要謝謝他照顧張貓了,不然我一度覺得該不會是他拐走張貓。」
拉綺說:「他人很好的,真的是俠氣又孤單的貓咪,不要誤會人家喔,哈哈!那之後你要多帶幾個罐頭給他。」
仔細想想,這次為了找張貓,我真的是把社區裡不是張貓的貓都找出來了。有一天白天我在中庭找貓,爬到磚塊比較高處往下一看,恰好一隻貓在中庭樹叢隱密的磚塊上躺著曬太陽。我仔細多看了兩眼(因為那隻也是虎斑,看到的一瞬間還以為是張貓,定睛一看,才發現差很多)。
但就是多看了那幾秒,那貓忽然也感覺到我的存在,猛然轉頭面向我,呆了一下……
瞬間瞪大眼睛!!!!
他臉上就寫著:「……那是人嗎?我被人類發現了嗎?(整個呆掉)」
我當時看著那隻貓,很誠心誠意的跟他說「我在找我的貓,他是咖啡色的,他叫張貓,他有點膽小,你如果看到他,請他留在地下室,他家人都在找他,我們都很想他。」
曬太陽貓:「那是人嗎那是人嗎那是人嗎那是人嗎那是人嗎那是人嗎我被人類發現了嗎我被人類發現了嗎我被人類發現了嗎我被人類發現了嗎我被人類發現了嗎我被人類發現了嗎(一直瞪大眼睛)」
看著他呆掉的臉,我才想跟他說:「……我才想跟你說我為什麼一直找到不是張貓的貓。」整社區的其他貓都被我挖出來了吧?
有朋友問,為什麼張貓養得好好的忽然間要爆衝,我們想,張貓牙痛治好的當天,他立刻生龍活虎,我們才發現他根本沒老化!他是病……再隔天他反常的爆衝出去。是說,若是我住院一年了,出院第一天我也會想要去開趴吧?或許就是「老子想開趴踢+家裡好有壓力」,造成張貓離家出走48小時。
註一。去年張貓阿鼻第一次剪毛,阿鼻羞憤到躲在建築物外面的冷氣上不願意下來。張貓起床以後,滿屋子繞來繞去的狂喵,我們都不知道他到底要什麼。好險當天拉綺剛好住在我家,我們才知道張貓是四處找小鼻,當我們抱著張貓,rise 張貓 up,讓他看見躲在冷氣上的小鼻之後,非常神奇的立馬冷靜下來不叫,就能吃他的、睡他的,過他的日子了。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