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時間:預約制,不接受未經預約訪客 - 10.00am-10.30pm

SRT-我要面對的,是我自己。

Teen

感謝妳! 在2012年的5月28日 我在妳那裏做過一次SRT 到今年底 己經近兩年半.

當初在進行SRT時 我並不是非常了解這個療程 聽起來是有點匪夷所思

但在這個療程的兩年半之後 我再回顧這個療程 應該是說SRT揭開了一個起點 讓我開始學習釋放執著 認清這一切的外在幻相

SRT並不是催眠也不是鐵口直斷地指引人生下一個步驟 但是我可以感知的是: 它將我看事情的角度 轉個方向 這個是暫時的 並不是永久的 換個方向後 我所感受和看到的人事物 有不同於過去以往 我開始經驗和實地感受後 我才能開始察覺和提問自己很多問題.

“你認為可不可以做得到 其實都是正確的” 這句話在我換個角度再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 我確知是真實的 若還是執著於過去以往 一樣地 又會轉回去 回到之前看事物的角度

我們通常是只會看到自己想要看的 自己想要感覺到的 儘管是相同的事物 但若只執著於原來的角度 結果就還是一樣的 原地踏步並沒有得到我們心中祈求的結果 中間的落差造成我們來回不斷地失望和沮喪 進而忿忿不平

我們很少認知和察覺到 這一切都是可以經由我們自由意志重新選擇 不需要畫地自限將自己綑綁住 重新選擇另一個起點 SRT將我們願意重新選擇的決心加強

治療過程中 我從未提及我的母親及妹妹 只聚焦在職場上的人物情節 過程中 我不斷的詢問 為何是這樣子的結果 當時 我是一個充滿不平的當然受害者 我只想要討回應該屬於我的公道

現在 我再重新回頭看這一切 我己經熱淚盈眶 因為上主將祂的祝福隱藏起來 當我勇敢地跨出 看清這些一層又一層的幻相

其實 我要面對的是我自己

妳說 我接下來 我要用愛來解決事情 我記得在做完治療之後 有寫信給妳 那時的我 不是很清楚這個定義和應該要有的SOP 用”愛”這個字來回答 其實心裡是有一點嗤之以鼻 因為這過於平常 聽起來就不是一個高深莫測的創世紀方法

但這兩年半中 我感受經歷到 這個並不容易 聽起來是簡單 但做起來和認知到 真的不容易 “簡單”和”容易”這兩者並無絕對關係

我們身邊的人事物 其實都是心中的自我反射 我們不斷的評斷 不斷將別人所欠的一筆一筆在心中算計 (如果是從他們那裏損失 照理說 他們就應該是我們獲取報酬的來源 可是又不盡然) 不斷的分辨 這是別人的問題 不是自己的問題 說到底 只是將自己更加地分離於這個世界 明顯的是 這樣多年過去了 明明是別人的問題 自己也算得一清二楚 但為何 心中仍不是平靜的 反而愈是不安和煩躁?

這兩年半 我重新面對自己 不求外 往自己內心找尋答案 中間過程 我常常不斷徘徊和質疑 很多問題在我腦中浮現 很多排列機率組合及”是與否的路線圖” 常不斷的跳出來恐嚇我 但是心中常常會有不同的聲音出現 我常常會有一瞬間的領悟 很短暫 我畏畏縮縮的向前進 有時是眷戀的往後看

去年母親節前 我鼓起勇氣 和媽媽重新相處 電話上 我們兩個不斷的啜泣 我知道我們己經錯過太多 過去她常常不經意的惡毒咒罵 現在的我以慈悲同理心學習去了解和接受她 這也是接受我自己 同時 我也開始重新認識我的妹妹 我的女兒和我的妹妹是同一天生日同一個血型 我在醫院花了近五天才生下我女兒 看起來是個巧合 但只有我知道 當我用愛對待我女兒時 我看到我妹妹的影子 這不是一個巧合

這些事情看起來都是個別 不相干的 但我實地的體會是 當一個動作開始

當“改變”己經進行時 生命中的過往,現在及未來的每一個現在畫面 會慢慢地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新畫面

自己原來是關鍵 外在的幻相只是順應著自己的內心和意識不斷顯化

去年我開始嘗試做一些事情 我還在摸索及學習 不盡然是完全上手 但是 我試試看 中間發生不少的事 很幸運地 這一路上都有人一直給我協助

我幾乎在大學畢業後 就沒有特別和同學聯絡 很奇妙 去年的暑假 我開始和這些同學連絡上 我們現在每天都用LINE 美國 英國 西班牙 台北 全天候24小時不休息的隨時分享 有17個人 我知道在轉變的過程中 有些人會出現 有些人會漸漸地消失 我重新遇到這些同學 很有趣

我記得問過妳 要如何說服別人這些發生的所有 妳的回答很好 我還記得 如果別人看妳很開心 來問你時 你就再分享給他們

是的 我的同學們都很訝異現在的我 (我並沒有煙霧迷漫外加瑞氣千條的布景!) 我的刺比較短了 笑容也多了 我也知道我為何會開始重新遇上這些同學

我的大學同學今天到你那裏做SRT 很好玩 真的 我大學全部整整四年和她說話的次數應該不到十次 我是今年九月份才開始重新認識她 我看到她 好像看到之前的我

再次謝謝妳 ~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